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3.第583章 衣服破了个洞
    两日过去,苏陌凉也大致习惯了军中生活,这日大家正好在练武场操练,听说帝尊等会要来阅兵,大伙儿都干劲儿十足。

    苏陌凉混在人群中,每一招每一式倒是打得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一来,锻炼她的身手,二来,还能强身健体,所以苏陌凉对待这种训练还是很认真的。

    就在大伙儿比划的时候,练武场入口处传来洪亮的通报——

    “帝尊驾到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大伙儿纷纷停下动作,整队站好,等待他的检阅。

    君颢苍在尹揽枫和三位老将军的陪同下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云楼帝尊,士兵们都是激动得面红耳赤,满目崇拜的追随着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一身玉白锦缎在太阳的照耀下绽放出耀目的光泽,帝尊整个人仿佛被一层银光笼罩,把他衬得如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,光彩夺人。

    冰蓝色的美眸如同深沉的大海,深邃而妖冶,散发着犹如冰雪的幽幽蓝光,眉间那若隐若现的红色火焰,像是画龙点睛之笔,在他惊为天人的眉宇间添上了妖艳。

    绝美的容颜,雕刻般的轮廓,配着颀长笔直的身段,苏陌凉不得不感叹,自己的男人美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啊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盯着君颢苍,忍不住陶醉起来,目光变得有些发痴。

    而君颢苍何等敏锐的人,目光猛地扫向了苏陌凉,见她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眸中闪过一丝诧异,心里也跟着涌上些异样。

    就连一旁的尹揽枫都注意到了两人的视线交汇,也不知道为什么,当下就愤怒的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一想到苏牧主动为帝尊洗衣服的事儿,他心里就各种不舒服。

    现在见她看帝尊那种痴迷的目光,尹揽枫就更是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气个什么劲儿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忽然有士兵指着君颢苍的后背大喊一声,“哎呀,帝尊,你衣服后面破了个洞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大伙儿全都惊讶的朝君颢苍的后背望去,果然,在腰部的位置有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“哎呀,帝尊,还真是有个洞啊。”一旁的段将军,也被惊了一跳,指着君颢苍的洞,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尹揽枫也是震惊的瞪圆了眼睛,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向严谨的帝尊,怎么会出这么糗事儿,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练武场的士兵们看到这一幕,惊讶之后,都是捂嘴偷笑起来,窃窃私语的讨论着帝尊衣服破洞的事儿。

    苏陌凉则是惊得一下子捂住了嘴巴,她记得那件衣服似乎是那天晚上她洗的啊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洗破了?

    不可能啊,当时她看着还好好的,并没有任何异常啊。

    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嬉笑的目光,君颢苍伸手摸了摸后背的破洞,再冷硬的脸蛋,也有些挂不住,忍无可忍的大吼,“曹鸣!给本尊滚出来!”

    他的衣服一直是由曹鸣在打理,好端端的衣服怎么会破洞?

    曹鸣看到这一幕,早就被吓傻了,跌跌撞撞的从队伍里跑出来,一下子跪在君颢苍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曹鸣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你给本尊解释清楚!”害他在全军将士面前,丢了这么大个脸,君颢苍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曹鸣哪里知道衣服为何会破洞,吓得连连磕头,“小的不知道啊,小的冤枉啊,绝对不是小的干的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拧眉,“平日一直都是你在打理本尊的衣物,不是你,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曹鸣被那两道尖锐的目光刺得浑身发抖,顿时想起苏牧接手洗衣服的时候,立马招供,“帝尊,不是小的,是苏牧,是苏牧啊!”

    尹揽枫一听苏牧的名字,震惊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而君颢苍则是挑眉,望向了人群中的苏陌凉,瞳孔跃上了疑惑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曹鸣哭兮兮的指着苏陌凉,大声解释,“前两日苏牧主动帮小的洗衣服,还说以后帝尊的衣服都可以交给他洗,小的见他这么热情,就把衣服交给他了,哪知道——哪知道洗出个破洞来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苏牧干的,不关小的的事儿啊。”曹鸣又是磕了几个响头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大伙儿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到了苏陌凉的身上。

    君颢苍更是拧紧了眉头,大声质问,“苏牧,这衣服是你洗的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心底一片悲凉,只有硬着头皮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对本尊有何不满?为何要这样捉弄本尊?”君颢苍目光如炬的盯着她,企图从她其貌不扬的脸蛋上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苏陌凉何其无辜,她当初看到衣服好好的,她哪知道会出这种纰漏啊。

    一旁的贺将军也是横眉竖目,大声呵斥,“大胆小兵,竟敢捉弄帝尊,你活得不耐烦了吗?来人啊,拖下去打五十军棍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听到五十军棍,熊正捂着嘴巴,笑得浑身抽搐不停。

    看苏牧以后还敢不敢巴结讨好帝尊,还敢不敢在他背后告他的状!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,惊得面色一变,立马大声反驳,“慢着,这不是我干的,凭什么惩罚我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都承认这衣服是你洗的了,还敢狡辩不是你干的?”贺将军鼓着眼睛,凶戾呵斥。

    苏陌凉这下子还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尹揽枫见此,赶紧打圆场,“帝尊,贺将军,这可能是个误会,苏牧应该不是故意的,可能只是不小心。打五十军棍,会不会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看不是不小心,而是别有企图吧。大家都知道曹鸣在打理帝尊的衣服,而他却抢着来争这个苦差事,一看就是居心不良!”贺将军狠狠瞪了苏陌凉一眼。

    大伙儿闻言,都是觉得有理的点头,望着苏陌凉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血战团的兄弟看到这儿,都是捏了把冷汗。

    就在大伙儿各种猜忌的时候,君颢苍眉头轻挑,意味深长的看了苏陌凉一眼,打破了这个僵局,“算了,五十军棍就不用了。既然你抢着干粗活,那本尊日后的寝食起居就由你来负责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