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4.第584章 给本尊捶腿
    负责他的饮食起居?

    那岂不是天天都得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了吗?

    不行不行,这要是露出了马脚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想着,苏陌凉着急的摆手,斩钉截铁的拒绝,“不行!”

    听到她竟然敢拒绝帝尊的命令,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,满脸惊诧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疾言厉色的贺将军本就一肚子火,现在看帝尊饶他一命已经觉得不妥,没想到这小子非但不知道感恩,还敢拒绝,当下怒不可遏,咬牙大吼,“放肆!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,今天本将军非严惩你不可!来人啊,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行军打仗,最忌讳军心涣散,纪律松散,要是一个小兵都敢随便戏弄,违抗帝尊,那以后岂不是什么人都敢骑到帝尊头上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帝尊的威严何在,还怎么领兵打仗!

    士兵听到贺将军的命令,纷纷上前欲要擒拿苏陌凉。

    尹揽枫这下急坏了,赶紧上前挡在了苏陌凉的跟前,“退下,有本将军在,你们休想动苏牧一根汗毛。”

    贺将军没想到尹揽枫居然在这个节骨眼跟他对着干,气得吹胡子瞪眼,大声质问,“尹将军,你是怎么了?你一向纪律严明,怎么会纵容这种败坏纪律的老鼠屎啊!”

    “贺老将军,我之前跟你说过,这次能夺回宣科城,杀敌人个片甲不留,全都是因为他出谋划策,为这次大获全胜立下了战功,你这样随意处置他,以后谁还敢为我们卖命?还请贺老将军三思。”尹揽枫抱拳,一脸诚恳。

    贺将军听到这话,更是气得浑身发抖,“你居然把全军将士的功劳,推到这毛头小子身上,尹将军,你是不是太糊涂了!”

    照他看来,这分明是大家的功劳,怎么能算在苏牧一个人头上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,君颢苍深深看了苏陌凉一眼,以不容违抗的姿态警告他,“要想继续留在军中,就到本尊营帐伺候,不然,立刻离开军营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也不废话,转身就离开了练武场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吼得一震,眉头不自觉的蹙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君颢苍为什么要让她到营帐伺候?

    难道是认出她来了?

    不对啊,如果认出来了,那他何必装出一脸冷冰冰的样子,做给谁看呢!

    望着他离开的背影,苏陌凉费解的叹了口气,看来,想留在军营,非去他跟前伺候不可了。

    尹揽枫看到帝尊离开,这才冲着大伙儿,命令一声,“今日操练就到这里,原地解散。”

    大伙儿闻言,全都兴高采烈的回自己营帐休息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也垂头丧气的想要离开,不料被尹揽枫一口叫住。

    “苏牧,你留下!”

    她身形一震,微微转身,不解的望向尹揽枫,“尹将军还有什么事儿吗?”

    尹揽枫冷着脸,大步走过去,高大的身影顿时逼得苏陌凉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给帝尊洗衣服?”这个问题困扰他两天了,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。

    苏陌凉扯起嘴角,干笑了两声,“那****看曹鸣身体状况不好,所以就想搭把手,战友之间互相关爱嘛!”

    “本将军要听实话!”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,吓得苏陌凉浑身一抖,瞳孔布满惊愕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这就是实话啊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见她还在撒谎,气得咬牙,狠狠瞪了她一眼,甩袖子离开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背影,觉得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难道说他在生气她把帝尊的衣服洗破了?

    连君颢苍都没那么生气,他这是生的哪门子气啊?

    苏陌凉想不通,微微摇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刚回到营帐,就见林婉儿和萧凛尘几个人从营帐里走出来,拉着她走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真要到帝尊营帐里去伺候吗?”林婉儿一想到她在君颢苍眼皮子底下晃悠,就觉得各种不靠谱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她一眼,无奈道,“他都放话了,不去也得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万一被他发现了怎么办?”萧凛尘皱眉,总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苏陌凉轻轻叹了口气,“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。不过,好歹我也吃了易容丹的,只要行为举止注意一下,肯定没问题的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她还不相信君颢苍眼神能厉害到这种程度,她的容貌改了,声音改了,连性别都改了,只要在他眼皮底下小心活动,应该没那么容易识破的。

    大伙儿这一次看到苏陌凉自信满满的样子,非但没有放心,反而更加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依他们看,君颢苍可不是省油的灯,论头脑并不在他家主子之下,这一次,想要糊弄过去,怕是难啊,难——

    这边几个人还在感叹呢,远处就有士兵走过来,传唤苏陌凉,“苏牧,赶紧到帝尊营帐当差!”

    苏陌凉拍了拍萧凛尘的肩膀,嘱咐了一声,“你们好好待在这里,别惹是生非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陌凉已经转身朝着帝尊的营帐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嘴上说不会被识破,但身体还是有点心虚的站在门口,踌躇着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就在苏陌凉纠结的时候,里面传来冷如冰刺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陌凉只有硬着头皮,撩开帐幕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此时,君颢苍慵懒的倚在软塌上,轻轻阖着眼睑,将那双勾魂摄魄的瑰丽眸子遮掩而去,颀长的身子半躺,手腕撑着脖子,浑身散发着魅惑冰凉的气息,似睡非睡,撩人心境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这一幕,眸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惊艳,手募得握紧,不让自己失态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他闭着眼睛,冷冷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陌凉小心翼翼的凑到跟前,“帝尊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君颢苍缓缓睁眼,睨她一眼,冰蓝眸子闪过一丝明显的不悦,“本尊叫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额,我已经过来了啊。”苏陌凉回答。

    君颢苍看了看两人的距离,足有两米之远,英俊的眉宇募得蹙紧,“本尊叫你到跟前来,你站那么远,是怕本尊吃了你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话,神情一震,惊讶的看了一眼他的表情,发现依然冷冰冰的,没什么异常,这才轻轻松了口气,被逼无奈的朝前挪动了两步,缓缓地凑到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帝尊有何吩咐?”苏陌凉低着头,尽量不与那双犀利的冰蓝眸子对视。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唇角划过一丝隐匿的笑容,低吟吩咐,“给本尊按按肩膀捶捶腿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