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5.第585章 擦出了鼻血
    苏陌凉当场就被震住了。

    这君颢苍居然还让她按摩捶腿,真把她当丫鬟使了啊,搞错没有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?”阴沉的声音夹着几分冰冷的不悦,君颢苍没什么耐性,见她一直不动手,便开始催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憋着火气,一咬牙,双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,“重重”的按摩了起来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君颢苍,忽然睁眼,直勾勾的盯着她,“你这是想谋杀本尊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扯嘴笑起来,连忙否认,手脚也不自觉的放轻了,“小的哪里敢!”

    “不敢,就好好按。”责备了一声,君颢苍再度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的态度气得深吸了一口气,不满的移开视线,并没有注意到那张绝美的容颜逐渐从冷硬变为了柔和。

    按了将近一个时辰,苏陌凉的手都快酸了,心心念念什么时候能结束,结果,君颢苍非但没有饶过她,还变本加厉,“还有腿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气得呼吸一滞,努力抑制掐死他的冲动,还是忍耐着转移阵地,在他腿上轻轻捶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力气,怎么上阵杀敌?”君颢苍闭着眼睛,眉头却是皱起的,显然对她的服务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,眼睛一鼓,顿时卯足劲,狠狠捶打在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君颢苍的承受能力异于常人,就算那么大的力气,他也纹丝不动,面不改色,只是睁开了眼睛,冷冷的盯着她,低沉的声音透着嗖嗖凉气,“本尊看你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盯得莫名一颤,赶紧低头,错开视线,害怕真的把他惹毛了,这才规矩的捶打起来。

    君颢苍见她听话了,勾了勾唇角,又是沉默了好一阵,直到外面走来了两个士兵。

    一个抬着木桶,一个提着热水,准备妥当后,两人朝着君颢苍喊了一声,“帝尊,洗澡水放好了。”说着,两个士兵便是快步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缓缓睁开眼,冷声吩咐,“好了,不用捶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如蒙大赦,高兴得不得了,正要准备退下,不料还没走出两步,就被君颢苍给叫住了,“慢着,本尊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刹住脚,僵硬的转过身,“帝尊你不是要洗澡了吗,小的怎敢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眉头一挑,从软塌上站了起来,张开手臂,“伺候本尊宽衣,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还要伺候你洗澡!”苏陌凉惊得瞪大了眼珠,面色一阵红一阵青,好不精彩。

    他会不会太得寸进尺了,给他按摩捶腿已经仁至义尽了好吧。

    现在还要帮他宽衣洗澡,他还真是蹬鼻子上脸啊。

    可是,君颢苍根本不容她拒绝,薄唇微动,冷冷道,“既然不愿意伺候,那就离开军营吧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心头一慌,赶紧堆上了谄媚的笑容,“帝尊说的哪里话,小的愿意,小的愿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才迈着灌了铅似的步子走到君颢苍的跟前,小心翼翼的替他解开衣带。

    君颢苍看到跟前的脑袋瓜,冰蓝瞳孔跃上几分笑意,似乎还挺享受这一刻。

    苏陌凉虽然早已和他滚过床单,但每次看到他的身体,还是会觉得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解开衣带,看着他结实的胸膛渐渐露了出来,顿时尴尬的转过身,避开了视线,“好了,帝尊可以沐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给本尊解了腰带,衣服还没脱,本尊要如何沐浴?”君颢苍沉声反问,冰蓝眸子划过一抹狡黠。

    苏陌凉咬牙,硬着头皮转了过去,继续替他脱下剩下的衣服,这才露出了他整个上半身。

    视线触碰到他的身体,苏陌凉面颊就跟烧似的,又红又烫,脑子也不能正常思考。

    可君颢苍却没有放过她,指了指下面,“还有裤子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深吸一口气,僵硬的,微微有些颤抖的双手伸向了裤腰带,动作极快,两三下就把君颢苍的裤子给彻底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请帝尊沐浴。”苏陌凉连看都不敢看一眼,脑袋都要垂到地上去了,就差在地上打个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君颢苍见此,憋着笑意,面上装作冷漠的样子,缓缓泡进了木桶里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看着苏陌凉一直站在远处,别扭的不愿意靠近,君颢苍才忍不住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无奈的走了过去,来到木桶边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君颢苍突然拿起木桶边缘搭着的浴帕,递给了苏陌凉,“愣着干嘛,帮本尊擦身子。”

    擦身子!

    伺候完按摩,又伺候宽衣,现在还要伺候擦身子,他还有完没完了!

    可面对那双犀利的蓝眸,她又不得不妥协,被逼无奈的接过帕子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看到他那雪白的肌肤,结实的肌肉,苏陌凉的脑海里全都是在云楼宫打架的暧昧画面,整个人都燥热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不让君颢苍察觉出任何端倪,她还要强装镇定的拿着帕子在他身上轻轻擦拭。

    只是,每擦一下,她的心就荡漾一下,擦着擦着,思想总要偏离航道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直不停的提醒自己现在是个男人,男人给男人擦身子很正常,所以要努力维持淡定,不能露出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君颢苍终于忍无可忍的开口了,“你到底会不会擦身子?怎么只擦上边,下边呢?”

    下边!!!

    他竟然还要她给他擦下边,苏陌凉只觉得一股血液涌上了脑门,俏脸募得通红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水里竟是绽放出两朵血花。

    君颢苍怔了一下,惊讶的抬头望向苏陌凉,看到她鼻子居然溢出了鲜血,若不是他定力了得,此刻差点没憋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水里的鲜血,猛地惊醒,惊慌失措的抹了一把鼻子,顿时发现一手的鲜血,差点羞愤得晕过去。

    她给君颢苍洗澡,居然连鼻血都洗出来了,天啊,老天爷下道闪电劈死她吧,这也太丢人了!

    接收到君颢苍略微诧异的目光,苏陌凉猛地丢下手帕,逃似的奔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看到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君颢苍这才低低的笑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