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6.第586章 尹揽枫的疑问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只见一个小兵快步走进了营帐,抱拳禀告,“尹将军,刚才小的看到苏牧从帝尊的营帐里跑了出来,满脸通红,还流着鼻血。”

    心头毛躁的尹揽枫听到这话,猛地抬起头,炯炯有神的眸子瞬间投射出惊讶的冷意,“满脸通红,还流着鼻血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兵皱眉,“小的也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是苏牧神色古怪,让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“流着鼻血?难道他被帝尊打了吗?”尹揽枫英武的剑眉深深蹙在一起,瞳孔跳跃着疑惑。

    小兵微微摇头,似乎不大赞同他的猜测,“依小的看,并不像,如果苏牧真的惹帝尊生气了,怎么可能只是打伤了鼻子,怕是直接被人抬着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们跟随帝尊打仗,早已摸清了帝尊的脾气,帝尊这人性格冷酷,手段铁血,果决干脆,惹毛了他,只有死路一条,绝对没有任何例外,怎么可能只是打伤对方的鼻子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尹揽枫比这些士兵更了解君颢苍,听了这话,也是觉得有理。

    “知道帝尊和苏牧在营帐里干什么吗?”尹揽枫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从来不八卦君颢苍的私生活,可是现在却忍不住打听。

    小兵听了,顿时为难的皱起了眉头,“尹将军,你知道帝尊不喜欢有人打听他的事儿,具体的小的也不知晓,不过小的,看有两个士兵拿着澡盆和热水走进了营长,小的猜想,应该是在洗澡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闻言,眉宇皱得更紧,一向镇定的俊脸此刻也涌上些惊讶,“洗澡?帝尊洗澡,怎么会让苏牧在场!”

    “嗯,小的也想不通,不过看样子,帝尊是让苏牧伺候洗澡呢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顿觉不可思议的摇头,据他所知,君颢苍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人,洗个澡,怎么会让小兵进帐伺候。

    就连平时,他也不会让人跟在身边伺候,独来独往惯了,更别说是干这种私密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样的君颢苍实在是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而苏牧更是流着鼻血跑出来,岂不是更奇怪!

    “将军,小的觉着吧,那苏牧像是别有用意,先是主动替帝尊洗衣服,现在又伺候帝尊洗澡,我看八成是为了引起帝尊的注意,想要接近帝尊。”小兵忍不住提醒。

    尹揽枫面色更加阴沉,一想到苏牧可能是奸细,他的内心竟然相当抵触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是奸细,那他为何要帮他们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奸细,那他为何要拒绝担任副将一职?

    照理说,他有了权力,不是更好在军中办事儿吗!

    要说奸细,有太多漏洞,可如果他不是奸细,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越想越想不通,尹揽枫心头更是烦躁起来,烦闷的挥挥手,“好了,你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士兵领命,这才抱拳,退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尹揽枫看着桌上的作战图,企图转移注意力,专心投入到战事中,可脑海里总是浮现苏牧和君颢苍两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思绪一乱,胸口微微作痛,让他情不自禁的抚上了被苏牧包扎过的伤口。

    这都好多天过去了,自从那晚苏牧替他包扎后,他就忙的再也没有处理过伤口。

    没想到,自己一不管它,它竟然有恶化的趋势。

    要知道以前这点伤势对他来说,根本不足挂齿,他打起仗来,常常忘记包扎上药,直到最后伤口还是自动愈合了,可是现在,他居然有些在意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在意这伤口,还是在意包扎这伤口的人。

    尹揽枫第一次觉得心烦意乱,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在烦什么,气什么,只是想到苏牧和帝尊在一起,心里就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估计是第一次遭到别人的拒绝,自尊心受创吧。

    不行,他还是得去了解清楚。

    想着,他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君颢苍已经穿好了衣服,坐在案几之后,研究着战术。

    忽然有士兵来报,尹将军求见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挑,瞳中的讶异一闪而逝,淡漠的蹦出一个字,“请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这才撩开帐幕走了进去:“末将参见帝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是有什么好的战术建议吗?”君颢苍头也不抬,只是淡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尹揽枫仔细打量了他一眼,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这才开口道,“其实今晚末将不是来商讨战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关于苏牧的事儿。”君颢苍冰冷的声音透着几分笃定,反而弄得尹揽枫一怔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君颢苍连他想什么都知道,也不绕弯子,开门见山道,“是,帝尊平时从来不喜欢人近身伺候,这次为何要让那苏牧近身伺候?”

    君颢苍执笔的手微微一顿,这才慢悠悠的抬起头盯着他,阴沉着反问,“尹将军,这是本尊的私事儿,你是不是越矩了?”

    尹揽枫面色一变,立马抱拳请罪,“帝尊恕罪!”

    君颢苍注视他很久,最终低头,再度动笔写起来,只是这时却幽幽飘出一句话,“他虽然洗破了本尊的衣服,但之前为这场战役立了功,不罚他,没办法立威,罚他,又太不近人情,所以就让他干些粗活,以示惩戒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君颢苍给出的解释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解释,却让尹揽枫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话看似合情合理,可他太了解君颢苍的性子,对于这样的说辞,他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尹将军,你以前从不关心这些小事儿,这次为何对一个小兵如此上心呢?”君颢苍微微抬眸,冰蓝眸子闪过一抹寒意,低沉的声音竟然夹着些许薄怒。

    尹揽枫被问得一怔,急忙解释,“末将怕那苏牧是奸细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吗?只是因为担心他是奸细,所以如此关心他的动向?”君颢苍俊美的容颜仿佛覆上了一层冰霜,浑身散发着袭人的冷气。

    尹揽枫被那双如鹰般的蓝色眸子盯得有些心虚,连忙低头抱拳,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既然怀疑他是奸细,当初为何奋不顾身的替他挡箭,又请求本尊封他为副将,在贺将军要对他军法处置的时候,为何那么着急的站出来替他解围,你不觉得你为一个奸细做得太多了吗?”君颢苍轻飘飘的反问,顿时让尹揽枫神情大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