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89.第589章 他有断袖之癖!
    “哼,焚血天城手段真是歹毒,他们明知道中了这种毒素,需要清毒幽丹,而这清毒幽丹虽然对药材要求不高,但对炼丹师的要求却极高,就算我们现在找到了丹皇强者,若是没有异火炼制,也无济于事啊。”段将军愤怒的哼了一声,满脸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其他将军听了,面色更是难堪不已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现在找到了丹皇强者,但拥有异火的丹皇强者,在丹皇强者中又是百万里挑一的存在,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毒素侵体,不能耽搁时间,若是再晚一点,帝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难怪这次焚血天城会突然夜袭庚州城,他们明知道有帝尊在,庚州城完全没有攻下的可能,却依然涉身犯险,原来他们的目的在此。

    实在是阴险狡诈,歹毒至极。

    想到焚血天城的毒心,所有人都握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的苏陌凉,悲痛的心猛然一颤,急忙内心传音追问道,“真君老人,空间里有没有清毒幽丹的药材?”

    真君老人叹了口气,“哎,总共需要四味药材,空间里有三味,还缺少一味叫赤羊藤的药材。不过,这药材算不上特别稀有,如果现在去寻找的话,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苏陌凉的眼睛一亮,不敢耽搁,猛地掉头跑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她如今是名中期皇灵师,又拥有幻地寒焰这种稀少的异火,只要找到那一味药材,完全可以炼制清毒幽丹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将军愁眉不展,心思全都落在君颢苍的身上,并没有注意到苏陌凉的离开。

    只有一直观察着她的尹揽枫发现了她的异常,见她跑了出去,不禁睁大眼睛,闪过疑惑。

    苏陌凉撩开帐幕,快步冲了出来,迎面就看到血战团的兄弟们。

    萧凛尘看到苏陌凉跑出来,赶紧拦住她,追问道:“帝尊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林婉儿也是点点头,“是呀,不知道帝尊现在怎么样了,有没有救啊?”

    苏陌凉点点头,赶紧吩咐,“你们现在马上兵分几路寻找一种叫赤羊藤的药材,抓紧时间,君颢苍耽误不起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陌凉便是拨开人群,欲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萧凛尘听到这话,惊得挑高了眉头,一把抓住苏陌凉的胳膊,“老大,你是说赤羊藤?”

    苏陌凉现在急得要命,连连点头,“嗯,快去找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大,不用找了,我这里刚好有赤羊藤。”萧凛尘也是一名炼丹师,等级虽然没有苏陌凉高,但身为炼丹师,自然喜欢收集药材,好巧不巧,他这儿有好几株呢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欲要奔出去的脚步一顿,满脸惊讶的盯着他,“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幸福来得太突然,苏陌凉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萧凛尘勾唇轻笑起来,一双美眸闪烁着得意的精光,俊美如玉的也仿佛万般琉璃,精彩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苏陌凉心中大喜,冲着萧凛尘深深鞠了一躬,“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萧凛尘见她如此真挚,笑着点头,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了药材,“这些可是我珍藏了好久的药材,君颢苍醒来后,可要好好感谢我才行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一把抢过药材,“这是自然。你们帮我掩护,我去找个偏僻的地方炼丹,不能让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她可是要动用邪血鼎和幻地寒焰,这可是她的底牌宝贝,断不能让人发现。

    萧凛尘等人自然明白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这才朝着附近偏僻的森林跑去。

    她前脚一走,不放心的尹揽枫后脚就跟着出了营帐,看到林婉儿等人,厉声质问,“苏牧人呢?”

    血战团的众人被问得一愣,一时不知道如何遮掩。

    “额,她——她拉屎去了。”王锋这次脑子倒是转得快,只是说出来的答案,却带着味道。

    尹揽枫顿时皱眉,半信半疑的盯了他一眼,“哼,既然如此,那本将军亲自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众人吓得面色大变,林婉儿立马挡在了尹揽枫的跟前,“将军别去,我家老大在拉屎,你这样去,怕是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挑眉,眼珠一转,松了口,“好,我不去,那你们得告诉我,苏牧和帝尊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这群人既然是苏牧的小弟,常年跟在他身后,必定知道些内幕,既然苏牧不愿意说实话,那他只有从他们的口中得知真相了。

    血战团的大伙儿听到这话,表情比刚才更加为难。

    苏陌凉的身份不能暴露,他们要怎么解释啊。

    大伙儿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想要从对方眼睛里得知答案,就这么沉默僵持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尹揽枫看到这里,更是觉得大有猫腻,“看来,你们是不打算说了,那本将军亲自去问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尹揽枫就要推开林婉儿,去找苏陌凉。

    林婉儿吓得心肝一颤,慌忙拦住他,灵机一动,立马解释,“尹将军,其实我家老大有难言之隐,所以一直都隐瞒着,不敢让别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难言之隐?”尹揽枫瞳孔涌上惊讶。

    林婉儿见他肯静下心来听自己说,这才微微松了口气,表情难过的叹气,“将军,你有所不知,我家老大——其实——其实——他是断袖!”

    尹揽枫一听这话,惊讶的瞪大了双眼,“什么?断袖!!!”

    林婉儿点头如捣蒜,举着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,“尹将军,小声点,这是我家老大难以启齿的秘密,他一直爱慕帝尊,费尽心思想要留在帝尊身边,就是想每天能看到帝尊,仅此而已,我家老大之所以参军,也是为了帝尊,可是,他是男子,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帝尊在一起啊!”

    说着,林婉儿还故作伤心的抹了抹根本没有眼泪的眼睛,说得到真像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尹揽枫听到这话,犹如五雷轰顶,震撼的后退一步,俊美的面庞涌动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苏牧,听到他说要去与庚州城的帝尊汇合,上前线打仗,他竟然出奇的兴奋,实在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后来,他说起庚州城出事儿,苏牧表现出的紧张也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到了庚州城后,他拒绝了副将一职,却愿意到帝尊帐里近身伺候,也是让他郁闷了好久。

    后来他还伺候帝尊洗澡,满脸通红,流着鼻血跑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事情联系起来,尹揽枫才恍然大悟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