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0.第590章 为他解毒炼丹
    他想了很多种原因,独独没有这一种。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到,苏牧竟然是因为爱慕帝尊,才做出了这么多常人不可理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得知这样的真相,他竟然觉得比苏牧是奸细还让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心像是打翻了调味瓶,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林婉儿一直观察着尹揽枫的表情,确认他是否相信自己的说辞,本以为他会缓和面色,不料他的表情更是阴沉起来,还涌上些愤怒,更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尹将军,你——”林婉儿还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尹揽枫不想再听,顿时打断,“好了,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便是拂袖转身回了营帐,留下血战团的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他这态度是信还是不信啊?

    林婉儿求助的望向了萧凛尘。

    萧凛尘皱眉摇头,压低声音回应,“哎呀,管他信不信,反正先掩护老大把丹药炼出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蒋征想到林婉儿那套说辞忍俊不禁,揶揄道,“要是让老大知道,自己就离开这么一会儿,就拥有了难以启齿的断袖之癖,不知道会不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林婉儿闻言,浑身一抖,面色爬上惊恐,“不会吧。”

    王锋轻笑,“我觉得很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连王锋都这么说了,林婉儿顿觉如临深渊。

    她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!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找了僻静的山洞,一钻进去,就是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由于这清毒幽丹难度系数很大,就算苏陌凉已经达到了中期丹皇,依然感到吃力,更何况还动用了异火,精神力的消耗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因为一度的掌握不好,已经浪费了三株药材,好在萧凛尘给了她好几株,不然,她还真没办法炼制出来。

    面对最后一株药材,苏陌凉一咬牙,指尖挑动,顿时将幻地寒焰撩了起来,再度灼烧起惊人的温度。

    一阵噼里啪啦之后,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。

    熬了一夜的苏陌凉总算是闻到了药香味,心头的石头猛地落了下去,让她舒出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想到君颢苍的毒,她立马伸手取过清毒幽丹,快速收起邪血鼎,朝着营地赶回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营地,人心惶惶,所有人都担心着帝尊的身体。

    帝尊的营帐也是站满了人,几个大将军已经陪了一天一夜了。

    太医看到毒素渐渐扩散,伤口隐隐发黑,无礼的摇头叹息,“哎——”

    贺将军见此,吓得变了脸色,一把揪住太医的衣领,瞋目切齿的大吼,“你叹气是什么意思!你摇头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段将军和潘将军也是鼓得眼睛充血,死死盯着太医,面色黑得跟锅底有得一拼。

    太医被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,抖着身子回答,“毒素太深,已经扩散全身,若是没有清毒幽丹,你就算勒死我,也无济于事啊!”

    尹揽枫见此,上前一步,掰开贺将军的手,将太医解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得对,没有丹药,就算杀了他,也没用,现在我们是要想办法找到清毒幽丹。”

    贺将军勃然大怒,眼珠瞪得拳头大,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尹揽枫,“清毒幽丹是拥有异火的丹皇炼丹师才能炼制出来的,我们要到哪里去找?若是能找到,我还用在这里干着急吗!”

    “就算希望渺茫,我们也得去找啊,总比在这里坐以待毙强。”尹揽枫同样着急。

    太医听了,微微摇头,“怕是来不及了,过了今晚,帝尊怕是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心像是被蒙上了雪霜,冷得透彻心扉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不敢想象,如果云楼暗域没了云楼帝尊会是什么样?

    就在大伙儿难过之时,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猛地扬起,惊得所有人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苏陌凉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兴奋的欲要冲到君颢苍跟前,“我能救活他!”

    贺将军见此,立马伸手拦住她,横眉竖目的呵斥,“你想干嘛!”

    “我有清毒幽丹,可以解帝尊的毒啊!”

    段将军闻言,惊了一脸,“你说什么!你竟然有清毒幽丹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随后面上涌上狂喜。

    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,本以为帝尊这次死定了,没想到清毒幽丹自己就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,快,快喂帝尊吃下。”潘将军激动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贺将军却是皱紧了眉头,一脸警惕的盯着苏陌凉,“你这丹药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大伙儿都冷静了下来,全都好奇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这种丹药虽然品级不高,但却是相当稀有的,要是在拍卖行可是能拍出天价,而眼前一个小兵怎么会有这样贵重稀有的丹药?

    这不是太奇怪了吗?

    尹揽枫也是古怪的盯着她,不由得想起她前天突然离开。

    难道是跟这丹药有关?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大伙儿怀疑的眼神,无奈解释,“我以前救过一个老前辈,老前辈为了报恩,就把这丹药送给我了,你们也犹豫了,现在救人要紧啊。”

    贺将军显然是个固执的,挡在她跟前,不打算挪动半步,“哼,这都是你的说辞,谁知道是真是假,你现在随便拿出一颗丹药就说是珍贵的清毒幽丹,谁会信?万一你是敌军派来的奸细,我们岂不是中了你的计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是警惕的盯着苏陌凉,心里蒙上了一层怀疑的阴翳。

    苏陌凉无语,深吸一口气,迎视贺将军犀利的黑瞳,厉声指责,“贺将军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没看到帝尊躺在那里生死未卜吗,你怀疑我陷害帝尊,那他现在不吃丹药,不是照样死吗?你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我手里的丹药了,不吃必死,吃了,他还有一线生机,现在你竟然宁愿他被毒死,也不愿意尝试,这样百般阻挠我救他,到底是何居心?我看你才是那个陷害帝尊的奸细吧!”苏陌凉气势凶悍的质问,竟是逼得贺将军后退了一步,面色涌上惊愕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放肆!”贺将军气得面色涨红,眼睛鼓得很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