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2.第592章 竟然伤在那儿(加更)
    说着,君颢苍坐了起来,敞开了白色的里衣,露出了白皙精壮的胸膛。

    胸膛处一道血淋淋的伤痕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苏陌凉的心整个儿都被抓了起来,生出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?”君颢苍抬眸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这才回神,急忙拿过一旁桌上的药膏,走了过来,“你忍着点,我帮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凑到了跟前,用手指沾染上药膏,轻轻擦拭在了伤口上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很轻很柔,生怕弄痛了他,君颢苍低头看着那张紧张得都要皱成一团的小脸,冰蓝眸子浮动起笑意,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她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直到她擦好了,君颢苍才收敛了表情。

    “还好伤口不是特别深,相信只要擦了药,过不了几天就会好的。”苏陌凉替他包扎好,再次打量了他的其他位置,“你还有其他伤口吗?赶紧让我帮你擦擦吧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眉头一挑,眸中划过精光,“嗯,还有!”

    “啊?还有啊,快让我瞧瞧。”苏陌凉一脸的担心。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直接下了榻,站了起来,还不等苏陌凉反应,伸手一下子解开了腰带,褪下了裤子。

    就这么赤果果的站在苏陌凉面前,指了指自己的下腹,“还有这儿!”

    苏陌凉惊得倒抽一口冷气,只觉得一股热血瞬间供上脑门,这次她忽然不知道是该捂眼睛还是捂鼻子,她怕自己又要流鼻血出丑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香艳的一幕出现在她眼前,苏陌凉实在没有勇气继续注视,最终捂住了眼睛,羞愤得面颊烧红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伤口居然在小腹,这要她怎么淡定的帮他擦药啊,可恶!

    看到她这副表情,君颢苍忍俊不禁,却还要装作不解的反问,“你一个男的,捂眼睛干嘛,怎么跟个姑娘一样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刺激得苏陌凉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她刚才竟然忘记自己现在是男人了。

    男人看男人,并没有什么稀奇,刚才的确是她失态了。

    许是害怕君颢苍怀疑,苏陌凉扯起嘴角干笑了两声,解释道,“我这人比较内敛,还从未见过别的男人的那个——所以,这药,还是帝尊你自己擦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陌凉就要从榻上站起身,欲要逃跑。

    谁知道,她还没彻底起身,就被君颢苍双手一伸,压了回去,那张俊美得让人流鼻血的脸近在咫尺,她竟是能从他冰蓝眸子里看到自己慌乱的神情。

    低沉悦耳,带着几分暧昧的声音,忽然在耳边响起,“你说的那个是哪个啊?”

    苏陌凉只觉得一股热气喷在了自己的脸上,体内的那股子邪火翻腾而起,更是让她羞愤的脸红得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自从被他吃干抹净后,苏陌凉现在也没以前那么单纯,一看到他这样,就能想到少儿不宜的画面,简直就是折磨。

    “帝尊,你的伤口,我实在无能为力,你还是自己上药吧!”苏陌凉近乎一种哀求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君颢苍微微皱眉,“本尊现在是病号,没有力气,现在命令你,赶紧上药!”

    苏陌凉欲哭无泪,那个伤口在小腹,也就在那玩意儿的上面一点,叫她如何能做到视而不见?

    可是,面对那双犀利得不容反驳的冰蓝眸子,苏陌凉又不敢说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她要是做得太过,害怕惹他怀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陌凉只有一咬牙,从榻上起身,沾着药膏,闭着眼睛抹上去。

    君颢苍见此,眸含笑意,动了捉弄她的心思,见她伸手过来,故意挪动了角度。

    苏陌凉的手一下子摸到了他的那玩意儿上。

    察觉出不对,苏陌凉睁眼一瞧,吓得立马撒手,大叫一声,“啊!”

    虽然她感受过那玩意儿的威力,但还从来没用手触碰过,现在——现在她——

    苏陌凉的脸蛋已经热得快要爆炸了!!!

    “伤口在上边,你却擦到下边去了,你难道眼瞎吗?”君颢苍最后还落井下石的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弄得苏陌凉险些崩溃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——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苏陌凉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君颢苍挑眉,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好好擦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硬着头皮,眼睛瞪得大大的,再也不敢闭上,就这样盯着他那玩儿,动作神速,两三下上好药,立马丢手,连忙脚底抹油的朝外边走,“好了好了,擦完了,我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嘴角一勾,满意的穿上了裤子,慢悠悠的坐回榻上,还不等她走出营帐,轻飘飘的话再度传来,“每天三次,记得准时来帮本尊上药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身形一震,惊讶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每天都要上药,一天还要上三次!

    那岂不是每天都要面对他那玩意儿三次吗!!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陌凉头顶像是炸了个响雷,僵硬的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看到她僵直的背影,君颢苍也能想象得出,她青红交替的表情,一定很精彩。

    思及此,君颢苍缓缓勾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自从君颢苍受伤,苏陌凉这几天一直都没闲着,忙上忙下的伺候他,不是给他擦药,就是给他炖汤,做了不少补身子的汤水。

    君颢苍看到她辛苦,也心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“别上蹿下跳的,看得本尊眼睛花,坐在一边消停会儿。”君颢苍心疼苏陌凉忙里忙外,佯装着不悦的呵斥。

    苏陌凉得了呵斥,这才安生的坐在一边,静静的看他办公。

    这看着看着,困意袭来,她竟是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君颢苍见她趴在桌上睡着了,才掐灭了一旁的安神香,起身抱起她走向了睡榻,轻轻的放下她,为她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而后亲亲在她额头印下一吻,才抽身走到了桌边,重新投入了战事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尹揽枫忽然从外边走了进来,刚要开口,便见君颢苍紧张的嘘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满脸错愕,还没反应过来,余光便是瞄到一旁睡榻上的苏陌凉。

    心猛然一震,整个人仿佛被钉在那里,好像土地就要在脚前裂开似的。

    一种强烈的吃味直涌心尖。

    他印象中清心寡欲,冷酷无情的帝尊,居然会让一个小兵睡在自己的榻上,还一脸紧张的样子,害怕苏牧被打扰,这意味着什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