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3.第593章 两个男人的火药味
    尹揽枫不敢想,他只知道苏牧爱慕帝尊,却没料到帝尊的态度竟然是纵容。

    难道他不知道苏牧对他的心意?

    亦或者,帝尊知道,却欣然接受了他的心意?

    不!这不可能,苏牧可是个男人啊,云楼暗域的帝尊,怎么可能喜欢男人?

    也许帝尊只是因为欣赏苏牧,所以才高看他几分,给了他别人没有的殊荣。

    就像他自己一样啊,当初也是欣赏苏牧这样有胆有识,头脑聪明的年轻人,所以才对他多了关注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这一点,尹揽枫竟然有些心虚,如果他只是单纯的欣赏,为何看到这一幕,会涌上说不出的别扭,说不出的愤怒?

    照理说,帝尊和苏牧什么关系,相处如何,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他在别扭什么,生气什么啊?

    思及此,尹揽枫的心蒙上了一层阴翳,一股说不清的情绪萦绕心尖,竟然分外的难受。

    这还是第一次,他会因为这种小事儿烦恼。

    虽然一时想不明白,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,他非常不喜欢看到苏牧和帝尊在一块。

    不喜欢听到关于苏牧爱慕帝尊,照顾帝尊的消息,更不喜欢帝尊给苏牧任何特殊待遇。

    想着,尹揽枫浑身已经散发出一股,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戾气,就连远处的君颢苍都敏锐的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看他站在那儿,目不转睛的盯着苏陌凉,俊美的面孔没有平时的冷硬,破天荒的涌上些不易察觉的怒意,君颢苍的冰蓝眸子渐渐眯了起来,瞳孔掠出几分沁人心脾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尹将军,看够了吗?”低沉性感的声音忽而扬起,带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意,锋利如刀,仿佛刮上了尹揽枫的脸。

    尹揽枫被他一唤,这才反应过来,收敛了戾气,却故意大声,抱拳开口,“苏牧那小子实在太无礼,居然睡到帝尊床上去了,是末将管教不严,还请帝尊责罚。”

    平时的尹揽枫说话带劲儿,可绝不像现在这样,声音大得跟打雷似的,意图极其的明显。

    果然,苏陌凉再好的瞌睡也被他给整醒了,睡眼惺忪的眨巴了几下眼睛,感受到身上的被子,这才噌的一下,坐了起来,满目震惊的望着君颢苍和尹揽枫。

    还不等苏陌凉搞清楚状况,尹揽枫已经大步走上前,一把拉起苏陌凉,厉声呵斥,“你真是好大的胆子,居然睡到帝尊床上去了,给本将军滚出去受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要拉着苏陌凉往外走,他实在不喜欢看到苏牧和帝尊共处一个屋檐下。

    君颢苍看到两人交握得手,眉头瞬间拧起来,冰蓝眸子犀利如刀,一个挥袖打去一道力量,霎时撞开了两人交握的手。

    冰冷刺骨的声音杀机四伏,显然压抑了极大的愤怒,“尹将军,你是不是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尹揽枫面对那双犹如浸泡在寒潭里的冰冷眸子,心咯噔一下,涌上被人看穿的心虚,俊美的面容微微僵硬,一时无法面对他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,只是末将想到帝尊受了伤,身体需要静养,苏牧这小兔崽子太无法无天,叨扰了帝尊休息,末将这就带他出去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听到这话,冷笑一声,尖锐如刀的眸子忽然软化,可那里边蕴含的万千杀机,尹揽枫瞧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和君颢苍一起长大,虽然是君臣关系,但多少有惺惺相惜的兄弟之情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帝尊的敌意,并且出人意料的强烈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你也敢越矩,过问本尊的私事儿了?”

    尹揽枫知道君颢苍发怒了,吓得身形一抖,立马抱拳请罪,“末将冒犯了帝尊,末将该死!”

    感受到这剑拔弩张,还有点尴尬的气氛,被夹在中间的苏陌凉嘴角抽搐,连忙打圆场,“是小的的错,不关尹将军的事儿,小的不知天高地厚,竟然在帝尊的榻上睡着了,小的这就出去领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脚底抹油,根本不等君颢苍开口,便如泥鳅似的跑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出来,呼吸到新鲜空气,她才缓缓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君颢苍和尹揽枫不是情如兄弟吗?怎么跟见到杀父仇人一样?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的摇摇头,回了自己的营帐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事儿,营帐里只有林婉儿一个人,其他士兵却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苏陌凉诧异的挑眉,还没来得及问出口,只见林婉儿急忙凑上前,皱巴着小脸,压着声音说道,“主子,刚才贺将军下令,让全军整理内务,清洁卫生,现在所有士兵都去河边洗澡了,好在我聪明,故意撒谎说身体不舒服,才没去成。你说整个军队,就我们两个不去,会不会惹人怀疑啊?”

    林婉儿虽然蒙混过关了,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,微微敛眉,“应该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好想洗澡啊,我都将近一个月没洗了,实在是受不了了。”林婉儿哭丧着脸,拉着衣服嗅了嗅身体的味道,自己都不能忍的避开鼻子,皱紧眉头,一副被熏得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那群男人兴冲冲的去洗澡,鬼知道她羡慕得要死。

    苏陌凉唇角一勾,凑到她耳边低吟了几句。

    林婉儿顿时眼前一亮,一扫刚才的郁闷,立马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个主意好,就今晚,我一刻都等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入夜,黑沉沉的天空,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的涂抹在天际,稀稀拉拉几颗星星挂在上边,像是在为苏陌凉和林婉儿放哨。

    夜雾袭来,空气微凉,却丝毫不影响热气腾腾的温泉。

    泉水只有齐胸深,林婉儿末在水里,感受到暖意侵入毛孔,在她四肢百骸流淌,不禁舒服的叹了一口,“太舒服了,终于洗上澡了!”

    “主子,你是怎么知道这森林里有个温泉的啊,你也太深了吧。”林婉儿撩动着热水,兴奋的询问。

    苏陌凉勾唇一笑,也洗了洗自己的身体,“上次我给君颢苍炼丹,找了个僻静的地方,就是前面的山洞,当初路过这里,看到有个温泉,便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,你实在是太棒了,不管做什么都能未雨绸缪!”林婉儿激动的赞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