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5.第595章 故意捉弄她
    苏陌凉呆呆的望着他,彻底傻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林婉儿冲出水面,吐了几口水,满脸惊骇,结结巴巴的开口,“帝--帝尊!!!”

    为了能顺利的待在帝尊身边,她们故意伪装身份,女扮男装,一来是应付君颢苍,二来是应付其他将军和士兵。

    如果让别人知道,君颢苍带着家属上战场,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不但不能鼓舞士气,还会背上贪图享乐,纵情声色的骂名。

    更何况,苏陌凉现在的实力不足以与他并肩作战,所以不用猜也知道她的存在会遭到所有人的反对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她才极力隐瞒身份,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留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!

    这样一来,前面的努力不就是功亏一篑了吗!

    “夫人,你以这种姿态盯着我,是在邀请我鸳鸯戏水吗?”

    看到苏陌凉因为震惊,而暴露在外的雪白****,随着荡漾的水波上下起伏,君颢苍的小腹霎时烧起一股难耐的骚动,冰蓝眸子忽而变得更加深邃有神,像是被蒙上了一缕淡淡的薄雾,显得他的眼睛氤氲迷离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,对于一分钟见不到苏陌凉,就想得要命的君颢苍来说,看到这么香艳的画面,他怎么可能把持得住。

    若不是林婉儿也在场,他估计真要跳进水里,好好惩罚她一番。

    听到这暧昧不明的话,苏陌凉顿时回过神来,顺着他的视线,低头一瞧,吓得立马捂住胸口,羞愤的低吼,“君颢苍,你无耻!”

    君颢苍唇角一勾,好看的蓝眸溢出丝丝笑意,低沉性感的声音,羞得让人无法自处,“等会还有更无耻的,你这话可说早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那双闪烁着异样光泽的眸子,苏陌凉身体轻颤,脸蛋募得烧红。

    那样的眼神,她太熟悉,不用猜也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君颢苍顿时将手里的衣服扔到了林婉儿的附近,“穿上,赶紧回去,别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显然是冲着林婉儿说的,说完他就揪着不安分却又无能为力的天魔貂,避嫌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林婉儿见此,心中大喜,这才冒出水面,赶紧拿过衣服套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她穿戴完毕,急的半死,冲着君颢苍远去的方向大喊,“混蛋,你给我回来,我的衣服呢,为什么只有林婉儿一个人的!你什么意思啊!”

    林婉儿知道,帝尊摆明了在捉弄苏陌凉。

    平时她总是运筹帷幄的样子,难得见她这么狼狈的时候,就连林婉儿都起了看笑话的心思,憋着满腔笑意,佯装着赶时间的样子,落井下石道,“主子,我们离开那么久,营地那边肯定闹翻了天,我得赶紧回去替你兜着,就先走一步了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林婉儿跟道闪电似的,眨眼就跑得没了人影,气得苏陌凉咬牙切齿,“林婉儿,你个没良心的,居然抛弃我!记得回去帮我拿衣服,听到了没有!”

    看到林婉儿那幸灾乐祸的背影,苏陌凉无语的扶额,她觉得还是不要寄希望在林婉儿身上了,看样子,她还是得让青云豹再跑一趟。

    就在她打算召唤出青云豹的时候,君颢苍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,慢悠悠的走回来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他还敢来,怒目圆睁,咬牙道,“你不是走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君颢苍挑眉,一脸无辜的回答,“刚才听到夫人很不舍的唤我回来,所以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苏陌凉气得深吸一口气,努力压住心头的怒火,口气不善的哼道,“鬼才舍不得你,赶紧走,别在我面前晃悠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微微挑眉,扬了扬手里的衣服,“看来,夫人是不想要衣服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需要了,我自己想办法。”苏陌凉狠狠瞪他一眼,不打算接受他的施舍。

    他这样戏弄她,她要是低头了,岂不是太没骨气了。

    君颢苍嘴角一勾,也不生气,盯着她被泉水泡得有些粉嫩的肌肤,蓝眸微暗,将手里的衣服丢到了一旁,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衣襟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苏陌凉吓得双目大睁,瞳孔涌上惊恐,结结巴巴的质问,“你——你要干嘛!!!”

    君颢苍嘴角斜着一抹坏笑,直勾勾的盯着她,修长白皙的手指不紧不慢的解开扣子,一点一点敞开自己的胸膛,逐渐露出让人血脉贲张的腹肌。

    他薄唇微动,喑哑的声音透着毫不遮掩的情域,“夫人不愿出来,那为夫只能下去捞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捞字,被他咬得有些重,苏陌凉自然听出了言外之意,顿时吓得脸色大变,慌张的叫停,“别——你别下来!君颢苍,你疯了,这里是野外!”

    君颢苍却不管不顾,我行我素的解着扣子,真有下来,与她鸳鸯戏水的趋势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苏陌凉彻底慌了,她相信厚脸皮的君颢苍绝对干得出来这事儿!

    她可不想在野外被他吃干抹净啊,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得多羞人啊。

    苏陌凉急得面色涨红,咬牙切齿,“好了好了,我穿我穿还不行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飞快的游过去,伸手拿衣服,显然被君颢苍逼得没了办法。

    想她一世英名,从来没虚过谁,却被君颢苍吃得死死的,完全没有挣扎翻身的机会,实在憋屈。

    见她老实了,君颢苍蓝眸闪过笑意,眉头轻挑,这才停下了动作,站在一旁盯着她。

    苏陌凉是答应穿衣服出来,但衣服却离她有一段拒绝,她的手臂不够长,够了半天没够着,再加上旁边一双蓝幽幽的眼睛正盯着自己,她也不好起身去拿,满脸涨红得瞪了君颢苍一眼,“你能不能背过身去。”

    依照君颢苍腹黑的性子,她严重怀疑这是他故意的,故意把衣服丢那么远,就打准注意看她出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现在的苏陌凉实在太了解君颢苍。

    此时的君颢苍完全没有心思想其他的,看她红晕的脸蛋因为羞愤更加鲜艳,羞红渐渐蔓延到雪白脖颈和耳根,衬得她白里透红,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沾着水的睫毛,轻轻颤动,绽放出水晶晶的光泽,像是亮晶晶的羽毛扫在他的心上,心痒痒的,如今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冲下去把她搂入怀中,狠狠蹂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