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6.第596章 他就是个无赖
    苏陌凉见君颢苍没有动静,像是生了根似的,站在原地,完全没有回避的意思,忍无可忍的大吼,“君颢苍,我让你转过身去,你听不懂话吗?”

    她脸皮薄,虽然已经和他干过那事儿,但裸着身子,在他面前穿衣服,还是非常难为情。

    君颢苍却是唇角轻扬,没皮没脸的戏谑道,“夫人全身上下,哪一处我没看过,现在害羞,不觉得有些迟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气得半死,若不是没穿衣服,此时此刻她真想冲上去打得君颢苍满地找牙,这人实在太无耻太无赖了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要是不转过去,以后就别想上我的床!”苏陌凉被逼无奈,只有用这事儿来威胁他。

    可惜,君颢苍不吃她这套,低低的笑了两声,“没关系,夫人上我的床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苏陌凉气结,面对那张妖冶的俊脸,戏谑的蓝眸,无耻的态度,她竟然没辙了。

    “君颢苍,你要这样,我以后真不理你了!”苏陌凉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太没用,居然没有可以威胁君颢苍的把柄。

    他似乎没什么特别在乎的东西,对人对事儿十分冷漠。

    唯独对她,是刻在骨子里的在乎。

    所以,苏陌凉被逼无奈,只有用自己来威胁他。

    从另一个角度想,这样的君颢苍还真是让人窝心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这话,君颢苍无奈妥协,他虽然想惩罚她欺骗自己跑到战场上来,但一想到苏陌凉要跟自己闹别扭,他立马投降,重新扣上衣服,转过身去,“这下总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语气带着些无奈,还含着他自己的察觉不出的宠溺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这才气愤的哼了一声,赶紧起身,拿起衣服快速穿上去,一边穿,一边警惕着他转过头来,紧张得连扣子错位了也没注意。

    苏陌凉趁着他背过身去的空挡,穿好衣服,猛地朝着营地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君颢苍似乎预料之中,连眼皮都不抬一下,眼疾手快,一下子逮住了她的后领,硬生生的将她拽了回来,“夫人,你这么着急,是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苏陌凉苦着脸,表情都皱成了一团,“我离开营地很久了,必须得赶着回去,不然,会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不以为意的幽幽道,“你跟本尊在一起,谁敢怀疑你?”

    苏陌凉气急败坏的反驳,“就是跟你在一起,更惹人怀疑好吗?”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两人从森林回来,配上她凌乱狼狈的样子,别人看了,不知道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本来撒个谎,就能把事情圆过去,但要是跟着君颢苍回去,依照他的吸睛程度,估计要轰动全军吧,到时候小事儿变成大事儿,她还真是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此时的君颢苍没心思注意她不满的情绪,视线一下子被她胸口错位的扣子给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看到里边的雪白双峰若隐若现,君颢苍眼神微沉,挑眉问道,“夫人,这是你勾引为夫的新手段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愣了一下后,才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瞧去,这才发现自己的扣子竟然错位了,露出一个大口子,里面的春光暴露无疑,说有多羞人就有多羞人。

    她吓得立马捂住外****刚想开口大骂,不料君颢苍一个伸手,猛地抓住她的小蛮腰,朝着自己用力一拉,顿时将她娇小的身子拥入怀中,一个低头,狠狠吻上了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久没有尝到她的滋味了,此时此刻品尝着嘴里的香甜,感受着怀里的柔软,君颢苍浑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,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,满脑子只叫嚣着两个字——要她!要她!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箍得喘不上气,轻颤着承受着他狂风暴雨的爱意。

    君颢苍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,感受到胸前的柔软,看到她眼里雾蒙蒙的水润,脸上还带着洗澡后的潮红,发丝更是滴着晶莹的水珠,如此诱人的一幕,简直让他为之疯狂,呼吸变得极为的灼热,嘴上更是凶猛霸道的与她的****缠绕,吮吸着她一切美好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切还不够,他想要更多更多,手臂情不自禁的用力,将她整个人紧紧贴向自己,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是能调动起他所有的**!

    “凉儿——凉儿——”他意乱情迷的低吟了两声,呼吸越来越急促,暧昧的呼吸喷洒在苏陌凉的脸上,让她软了身子。

    由于君颢苍吻得太过激烈,苏陌凉此刻已经晕乎乎的了,渐渐忘记抵抗,条件反射般地回吻着他。

    同样的,她也好想好想他!

    就这样吻了很久,君颢苍实在把持不住,猛地松开她的唇瓣,一个伸手将她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可是想要挣扎,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他吻的软绵绵的,一点力气都使不上,“你放我下来,你要抱我去哪啊?”

    君颢苍蓝眸幽深,低头轻轻啄了一口,被自己吻得红润丰腴的嘴唇,“回营地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一听这话,吓得双目大睁,“你疯了!你快放我下来,你这样抱着我回营地,会让人怀疑的!”

    苏陌凉不敢想象,君颢苍抱着她出现在众人视线内,会是怎样惊世骇俗的场面。

    她实在承受不起别人诡异的目光,着急的扭动身子,想要下来。

    君颢苍却是没有理会她的反对,他现在一刻都忍不了,只想赶紧回营地,把她吃干抹净。

    要是放她下来,指不定又是各种不听话,还不如直接抱回去,简单直接效率粗暴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君颢苍的作风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盯上,这辈子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营地

    “尹将军,苏牧还没回来,听那林完说,好像是拉肚子,拉屎去了。”粱副将抱拳禀报。

    尹揽枫放下兵书,眉头紧皱,一脸的担心,“派人去找了吗?”

    拉屎也拉不到这么久啊!

    “嗯刚才去后山找过,都没找到苏牧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地方去了吗?”尹揽枫心头更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附近有个林子还没去,不过帝尊似乎在那边练功,特意吩咐不准人打扰,兄弟们就没敢过去。”粱副将一五一十的回答。

    尹揽枫听到这儿,瞳孔掠过惊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帝尊居然去林子练功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