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7.第597章 帝尊抱着士兵
    尹揽枫不禁回想起刚才他在林子的时候,帝尊忽然唤他回来,说是有急事商讨。

    其实不过是让他交出攻打天燕城的战术方案,并不是多急的事儿。

    他当时还在纳闷,帝尊到底有何用意,没想到转个背就听到他去了林子,还不让人打扰。

    虽然想不明白,但他总觉得其中有理不清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尹将军,还派人去找吗?”粱副将见尹揽枫陷入了沉思,摸不准他的想法,小心翼翼的询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尹揽枫闻言,顿时站起身,“本将军亲自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这就不用了吧,苏牧不过是个小兵,哪能劳你老的大驾,还是让小的派人去找吧。”粱副将连忙劝阻。

    尹揽枫长袖一挥,大声阻止,“不用了,本将君亲自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不等粱副将劝说,已经大步踱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他刚走出来,预备往林子去,不料,正巧瞧见君颢苍抱着苏牧,朝着这边,快步走来。

    眼尖的士兵,一下子认出了苏牧,顿时亢奋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!是帝尊和苏牧!帝尊居然抱着苏牧,天啊,我看错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也看到了,这是演的哪一出啊!”

    “苏牧和帝尊到底什么关系啊,为什么会被帝尊抱着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听说苏牧最近在帝尊身边伺候,怎么伺候到怀里去了?”

    这么一叫,整个营地都喧哗起来,就连营帐里的士兵都纷纷跑出来围观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直在营帐里筹划着战术的几位老将军,听到外边的吵闹,也跟着跑了出来,看到帝尊居然抱着一个士兵,那老脸比打翻了七彩盘还要精彩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这—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段将军指着苏牧,转眸望向身边的贺将军和潘将军,一双眼睛鼓得很大,满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潘将军则是震惊的摇摇头,同样一肚子问号。

    苏陌凉感受到四面八方惊诧的目光,耳边回荡着无数的议论,更是尴尬得将头埋进了君颢苍的胸膛。

    尹揽枫看到这里,瞳孔瞬间涌上震惊,还有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愤怒。

    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他便是大步上前,一下子挡在了帝尊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帝尊,这是怎么回事?”若照以往的尹揽枫,决然不敢用这样的态度质问君颢苍,只是也不知道他中了什么邪,看到苏牧窝在君颢苍的怀里,就各种窝火,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听到尹揽枫的质问,苏陌凉心虚的变了脸色,脑子快速运转,想着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哪知道,君颢苍根本不给她表现的机会,冷冷开口,“苏牧掉进坑里了,本尊发现了他,所以把他救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完美的谎话,再看到那张淡定得不像话的俊脸,苏陌凉不由得佩服起君颢苍,撒起谎来,简直合乎自然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关键是那理直气壮的气势,就算是不相信,似乎也没人有胆子开口质疑。

    尹揽枫不傻,怎么肯信,“真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君颢苍挑眉,蓝眸投射出一抹凌厉的寒意,“不是这样,那尹将军认为是怎样?”

    尹揽枫被他反问得开不起口,只是死死的盯着苏牧,转了话锋,“苏牧,你一个士兵,怎么能让帝尊抱着,成何体统,立马给本将军下来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低沉的声音带了隐忍的薄怒,厉声指责,“苏牧掉进坑里,脚受了伤,目前不能下地走动。他再怎么说也是为云楼暗域出生入死的士兵,对云楼暗域的百姓有功,本尊的关心是理所应当,怎么到你嘴里就是不成体统了呢?”

    君颢苍这话一出,顿时引起了其他士兵的共鸣。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君王说出这番话,大伙儿都感动得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士兵,在帝尊眼里,居然也如此重要。

    “帝尊说得好,帝尊万岁!”

    很快人群中就爆发出支持君颢苍的吼声,那气势震耳欲聋,听得苏陌凉满脸震撼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这张嘴,已经够能胡编乱造了,没想到君颢苍比她更能吹,吹得天花乱坠,还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睁眼说瞎话也就不提了,关键是还把这瞎话说得这么清新脱俗,三言两句不但将事情遮盖过去,还鼓舞了士气,凝聚了军心,把自己的形象衬托得更加光辉伟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君颢苍的腹黑程度,简直更上一层楼啊,连苏陌凉都要甘拜下风了。

    现在士兵们这么一闹,尹揽枫就算还想反驳,也没了反驳的勇气。

    他要是再揪着不放,岂不是背上不关心士兵的骂名了吗?

    自己不但不关心士兵,还阻止帝尊关心士兵,这样的作风,肯定会惹来骂声的,实在不利于他带兵打仗。

    好在,愤怒的尹揽枫还有点脑子,总算是隐忍下来,“末将不是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君颢苍没有回话,只是冷冷扫他一眼,直接错开他,大步走回营帐。

    尹揽枫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帝尊抱着苏牧离开,自己却没资格上前阻止,气得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苏陌凉之前还以为君颢苍是精虫上脑,想要抱着她奔回营帐缠绵,不过这样看来嘛,似乎并不全是。

    如果她一个人单独回来,一定会受到其他将军和士兵的为难和责罚,她擅自离开队伍这么久,很容易被人当场逃兵或者奸细。

    要是追究下来,她还真不容易脱身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这样明目张胆的抱着她回来,摆明了是给她做靠山,让大家知道,苏牧是帝尊跟前的红人,不是随便可以欺负的对象,也编造了完美的谎话,什么掉进坑里,腿脚受了伤,被他发现了后才救回来。

    表面功夫做得合情合理,找不出任何错处,不但保护她安然无恙,不被责罚,还顺带树立了关心士兵的高大形象,凝聚了军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段不仅高超,还包含了对她的细心和爱护。

    此时,望着那张冷硬的俊脸,苏陌凉的心头涌上惺惺相惜的感动——

    “夫人这样含情脉脉的望着我,看来是做好了准备。”君颢苍就算没有低头瞧她,也能感受到她火热的注视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话,才回过神,只是现在反应过来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整个人已经被他丢到了榻上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