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8.第598章 抵死缠绵
    “君颢苍,你别冲动,这可是营帐啊,要是弄出动静,被人听见了,可怎么得了。”苏陌凉一边颤巍巍的说,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他那敞开衣衫,暴露在外的胸膛和腹肌,嗓子眼像是发干似的,咽了几下口水。

    君颢苍非常高兴苏陌凉欣赏自己的身材,唇角轻轻扬起炫目的弧度,慢慢的压下去,妖冶的蓝眸倒映着她潮红的俏脸,泛起亮晶晶的光泽。

    苏陌凉像是被蛊惑了一般,傻傻的盯着那张勾魂摄魄的俊脸,就连他压上来,都忘记了反应。

    君颢苍见她沉迷自己的美色,眸中的笑意加深,薄唇轻启,吐出一口暧昧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,苏陌凉瞬间激起一阵酥麻的战栗,“夫人放心,为夫争取不弄出声音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深邃的蓝眸移向了她润泽丰腴的红唇,心中微动,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猛兽,狠狠吻住了她的柔软,真如野兽一般疯狂掠夺着她的气息,探索她每一处角落,不断的进攻,不断的深入,从最开始凶猛的咬磨,到后来的抵死缠绵。

    他仿佛吻得不是唇,而是在品尝上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,每一下都饱含着浓得化不开的深情,像是一张大网,紧紧笼罩着苏陌凉,让她溺死在他的柔情蜜意里。

    苏陌凉因为缺氧,无力的挣扎了几下身子,可是他的双臂像铁一样,牢牢钳住她,顿时将挣扎变成了两人缠绵的摩擦,刺激的君颢苍红了眼睛,已经迫不及待的伸手扒掉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感觉身体一凉,苏陌凉才彻底惊醒过来,瞪大双眸,使出吃奶的力气,推开君颢苍的胸膛。

    被迫离开她的红唇,君颢苍欲求不满的皱起了眉头,盯着被自己亲得湿润红肿的红唇,正一张一合的大口喘气,就连那喘息声都能让他浑身紧绷,血液上涌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总是能折磨他的神经,可恶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颢苍一肚子的邪火没处发泄,再度霸道的吻上去。

    苏陌凉这下子有了防备,顿时偏头,避开他的嘴唇,而君颢苍又是个不气馁的,非要吻个够本才罢休,这一来二去,君颢苍的嘴唇在苏陌凉的俏脸上都快擦出火花来。

    苏陌凉忍无可忍,咬牙低吼,“君颢苍,你非要在这种地方,干这种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夫人,你之前可是答应我干这事儿的,怎么能反悔呢?”君颢苍压着她的身体,染满情域的蓝眸深深描着她的轮廓,凑到她耳边,轻轻啃了一口,低沉的声音沙哑暧昧,让人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苏陌凉绯红的俏脸快要滴出血来,厉声反驳,“你胡说,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?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在温泉里说,如果不转过身去,就不让我上你的床,不就代表,只要我转过身去,就允许我上你的床吗?后来我转了。怎么?现在打算不认账?”君颢苍眼角轻扬,语气不满的质问,蓝眸却划过隐晦的精光。

    苏陌凉面对他理直气壮的态度,怒不可遏,“你——你强词夺理!!!”

    她真没遇到这么无赖的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,为夫必须提醒你,你要是还想继续留在军营,就要学着讨好为夫,比如从这里开始——”君颢苍的话没有说完,可是手已经不规矩的解开她的扣子,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苏陌凉羞愤的瞋目切齿,一把按住他不安分的手,不打算屈服在他淫威之下,硬气的反驳,“哼,我想要留下,谁也拦不住我!”

    君颢苍眉头一挑,语气轻飘飘,分量却不轻,“我说我有一百种让你离开军营的方式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苏陌凉被那幽深的蓝眸,笃定的口气,震得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她知道君颢苍的阴险狡诈,花样百出,论头脑手段,丝毫不输她半分。

    她更是知道若是他想,他一定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苏陌凉深深吸了一口气,被逼无奈的放弃挣扎,羞愤的咬住唇瓣,仿佛要咬出血来,“你——你轻点!”

    就这娇羞扭捏的三个字,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,却让君颢苍瞬间燃起浴火,彻底失去理智,连衣服都没耐心脱,直接大手一挥,将其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如此激烈的反应吓了一大跳,望着那双微微充血的蓝眸,更是担心的缩了缩脑袋。

    她感受过他在榻上的威猛,太了解每次被他折腾得下不了床的痛楚。

    他们好多天没做那事儿,不用想也知道,君颢苍一定可劲儿折腾她。

    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女扮男装的士兵,要是天天窝在帝尊的床榻上,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说到底她其实不是抗拒跟君颢苍亲热,而是心虚难以招架君颢苍的火热。

    看出苏陌凉的退缩,早已急不可耐的君颢苍,却难得温柔下来,吻着她的面颊,耳朵,脖颈。

    “凉儿,我好想你,好想好想好想——”君颢苍吻着她的耳朵,动情的呢喃,每一句好想都让苏陌凉浑身战栗,雪白的肌肤也泛起一层潮红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的温柔和强烈的爱意,苏陌凉也软在了他的怀里,双手攀着他的后背,生涩的回应着他,“我也好想你,每时每刻都想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难得动情的告白,君颢苍仿佛打了鸡血似的,更加卖力的将两人送上了幸福的巅峰。

    这一晚,帐内**,春意荡漾,红烛随着起伏的身影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听,还能听到里面传来隐忍克制,细碎得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边的营帐,却是冷冷清清,还添了几分不清不楚的烦躁。

    尹揽枫拿着兵书,想要分散注意力,集中精神思考攻打天燕城的战术,可无论怎么强迫自己,思绪总要飘远,满脑子都是苏牧和君颢苍的画面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在营帐里做什么,不知道君颢苍对苏牧到底是什么心思——

    他烦躁的放下兵书,在营帐内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粱副将进去的时候,看他这样,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起来,“将军,你是在为苏牧的事儿烦恼吗?”

    尹揽枫愣了一下,心虚的看他一眼,“你在说什么呢,我为一个新兵蛋子烦恼什么?”

    粱副将看他闪躲的眼神,心中更是确定,“将军,你也不用自欺欺人了,末将看得出来,你挺在乎那苏牧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