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9.第599章 他居然在吃醋?
    被人揭穿心底的想法,尹揽枫虽然觉得有些尴尬,但还是大方的承认了,“额,那小子是个不错的将才,以后大有作为。”

    粱副将冷笑,“末将看,不尽其然吧。将军不觉得自己对苏牧的关心已经超出了惜才的范围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看到尹将军居然对一个新兵蛋子如此上心,粱副将心头实在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他承认苏牧是脑子聪明,挺有本事,但还不至于让尹将军紧张成这样吧。

    紧张到公然与帝尊翻脸,这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尹揽枫听到这话,神情一震,猛地皱眉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末将只是觉得,将军对苏牧的关心太过。末将听说,你之前还因为苏牧跟帝尊吵了一架,今天更是大胆的质问帝尊,你以前对帝尊可是毕恭毕敬的啊,这次怎么会如此冲动?”

    粱副将当初听到他们吵架的消息,还以为只是不可信的传闻,可是亲眼看了今天这一幕,他不得不相信。

    只是,他想不到对忠心耿耿的尹将军居然会做出如此过激的行为,实在匪夷所思!

    尹揽枫被他这话问得愣住了,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生气。

    只要看到苏牧和帝尊在一起,他就觉得各种碍眼,浑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很想克制这种情绪,不去理会,可偏偏就是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难道是病了吗?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不清楚你对那苏牧到底存了什么心思,但末将必须提醒你,苏牧只是个小兵,实在不值得让你跟帝尊翻脸,要知道,你和帝尊才是好多年的兄弟,怎么能让一个新兵蛋子破坏了这种感情呢!”粱副将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    尹揽枫越想越烦,面色变得相当难看,不悦大吼,“好了,你没有事儿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尹将军,你得好好想想啊——”粱副将还想再说。

    “够了,滚出去!”尹揽枫已经火冒三丈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那态度,粱副将无奈的叹了口气,只有转身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尹揽枫耳边一直回荡着粱副将的话,脑子里苏牧的身影却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苏牧长得明明其貌不扬,可却有一双明亮得如繁星的黑眸,时常带着自信睿智的笑容。

    就连面对自己,苏牧也能散发出丝毫不逊色他的霸道强势,当然最让他欣赏的还是他面对危险困境时的运筹帷幄和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他一早就知道苏牧不平凡,因为他举手投足间总是彰显着高贵优雅,并不像是普通百姓。

    他的聪慧,他的冷静,他的气场,他的自信,吸引着他的目光,让他忍不住欣赏,靠近。

    可是,君颢苍是他的兄弟,他自然不能因为一个小兵跟自己兄弟翻脸,只是他心头一直有个疑问,一向冷心冷肺的帝尊为何会对苏牧另眼相看,难道跟他一样,也是忍不住欣赏苏牧吗?

    可共同欣赏一个人不是好事儿吗,为什么会充满敌意和掠夺呢?

    尹揽枫思绪越来越混乱,撩开帐幕走了出去,想要前往帝尊的营帐,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只是双腿像是灌了铅,抬都抬不起来,就这么定在原地,望着君颢苍营帐的方向,不由得想入了神。

    一旁站岗的士兵看到尹揽枫面色不佳,忍不住抱拳询问,“尹将军有什么事儿,可以吩咐小的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闻言,这才回过神,挥挥手,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打算转身,重新回营帐的时候,他忽然停下步子,望向士兵,“本将军问你,你看到一个人跟其他男人很亲密,会不会生气?”

    士兵愣了一下,挠着脑袋,嘿嘿的笑了两声,“看到其他人倒是不会,不过,要是看到媳妇儿跟其他男人亲密,那当然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尹揽枫顿时睁大眼睛,面色更是沉了几分,“媳妇儿?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到一个男的和另一个男的在一起会生气吗?”尹揽枫着急的追问。

    士兵被他问懵了,皱起眉头,满脸的困惑,“我又不喜欢男的,为什么要生气啊?我喜欢我家媳妇,所以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密,我才会吃醋生气。不过,我家媳妇安分,她才不会跟其他男人亲密,这个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士兵又嘿嘿的笑起来,看来是想媳妇了。

    尹揽枫听到吃醋两个字,神情大震,俊美的脸庞瞬间涌上惊愕。

    吃醋?

    难道他这是在吃醋?

    天啊,别告诉他他在吃一个男人的醋?

    如果他真是在吃苏牧的醋,那岂不是代表他喜欢上苏牧了?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尹揽枫仿佛中了个晴天霹雳,不堪打击的身形一晃,后退两步,震惊的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清楚,苏牧可是个男人啊!

    他堂堂七尺男儿,怎么会喜欢上男人!

    不,这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尹揽枫吓得白了脸色,惊慌失措的跑回了营帐,反倒把站岗的士兵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苏陌凉睁开第一眼便望进了深邃如海的蓝眸。

    里面仿佛蕴藏了无数的小星星,此刻正汇聚在一起,绽放出迷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双美得人神共愤的眼睛,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痴迷,温柔,宠溺的目光只属于自己,苏陌凉就觉得,仿佛就要溺死在他给的甜蜜里。

    只是一想到昨晚的疯狂,感受到浑身的酸痛,苏陌凉还是有些咬牙切齿,“你就不能轻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夫人冤枉,为夫已经很轻了,是你太过瘦弱,必须得把身子养起来,不然往后的日子,你可承受不起。”君颢苍十分无辜,就昨晚那力度,他还是克制了好半天的呢,要是释放真实的战斗力,估计她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苏陌凉狠狠剜他一眼,没好气的嘟哝,“哼,你一天就想着那事儿,就不能做点浪漫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顿时皱眉,对浪漫这个词似乎很陌生,一时没明白其中的含义,凭着自己的理解开口道,“浪慢?好啊,你在床上浪一点,我动作稍微慢一点!”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,差点喷出一口老血,抬起一拳头,狠狠捶上他的胸膛,“你个流氓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