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0.第600章 撞破真相
    君颢苍一把握住她的拳头,挑眉提醒,“你好像又忘记了,打我几次,我就做几次,看来,你是还想来啊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这话弄得身形一抖,连忙害怕的往里边缩了缩,她发现身边睡的不是人,根本就是个禽兽。

    君颢苍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,一个伸手再度将她拉入怀里,低头埋进她的颈窝,无奈的叹道,“我好像中毒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陌凉变了脸色,紧张的追问,“你体内的毒素还没清除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体内,是心。”君颢苍吻了吻她的脖颈,贪恋的嗅了一口她的香气。

    苏陌凉愣了一下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君颢苍啄了一口她的红唇,眼眸里流动着遮掩不了的深情,“你就是我心上的毒,让人上瘾,还戒不掉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真是难得听他说情话,俏脸一红,没好气的瞪他,“少油嘴滑舌,你要是戒不掉,当初为何抛弃我一个人离开,认出我的身份,还故意捉弄我,实在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苏陌凉也不傻,她可不认为昨晚温泉的事儿是偶然,从尹揽枫被君颢苍调开开始,她就觉得有猫腻,直到看到他主动来了林子里,苏陌凉就更加确定,这丫的根本早就认出了她的身份,可就是没有拆穿,一再的戏弄她。

    想到当初,他还故意让她按摩,端茶递水,非要她给他下腹上药,捉弄得她苦不堪言,苏陌凉就有一肚子火,没处发。

    君颢苍也严肃的敛起了眉头,“谁让你瞒着我跑到边境来的,还故意隐瞒身份,欺骗我,你知不知道边境有多危险,我只要一想到你在汤光城遇到敌军突袭和埋伏,若不是尹揽枫替你挡一箭,差点就受伤,我的心就揪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不但做法任性妄为,还敢欺骗他,混在军队里,他完全不敢想象,她要是真出了事儿,他要怎么办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这样恶劣的行径,君颢苍不惩罚她,实在难消心头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苏陌凉自认理亏,这才小声哼哼,“我还不是担心你,你不告而别,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心中微动,胸口热热的,一个用力将她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尹揽枫忽然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,看到眼前一幕,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,脸上霎时一片青白,随后涌上绯红。

    他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看到的一切!

    帝尊居然和苏牧睡在一张床上,还亲热的抱在一起!

    这绝不是真的!

    他一定是在做梦,一定不是真的!

    尹揽枫震撼的摇摇头,现在除了震惊以外,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君颢苍哪料到尹揽枫会突然冲进来,气得眉头紧拧,暴怒大吼,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以前的尹揽枫再如何狂妄嚣张,在他面前也是恭敬的。

    有事找他,至少也会让人通报一声,没想到这次他居然如此放肆,横冲直撞的闯进来,实在可恨!

    尹揽枫站在原地,像是被钉住了,面对君颢苍的愤怒,也无动于衷,眼珠子像是生了锈,死死盯着被君颢苍抱在怀里,掩护着的苏牧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愤怒不比君颢苍的少,更多的还有他控制不了的酸楚。

    第一次,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吃醋了!

    君颢苍见他没有打算离开的趋势,立马拉着被子将苏陌凉裹得严严实实,这才翻身起来,伸手拿过衣服套在身上,大步走过去,一拳挥在了尹揽枫的脸上,直接将他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随后,君颢苍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这一幕,吓了一大跳,也赶紧拿过衣服,快速穿上,忍着下身的痛楚,快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她出去的时候,外面已经围了不少的士兵,大家震惊的目睹君颢苍殴打尹揽枫,全都吓傻了。

    很快,这么大的事情,也惊动了几位老将军,几个老家伙得到消息,纷纷赶来,看到尹揽枫鼻青脸肿,嘴角还挂着血迹,吓得大声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怎么了啊?帝尊,尹将军到底是犯了什么错,让你气成这样?”贺将军一来就难以置信的大声询问,实在想不通,什么事情严重到动手的程度。

    就算打了败仗,两人也不至于这样啊。

    潘将军也是纠结着表情,震惊的盯着君颢苍,劝道,“帝尊,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事情坐下来,慢慢商讨,没必要动粗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帝尊,尹将军行军打仗这么多年,打了不少胜仗,是个有计划,有分寸的人,你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”段将军也跟着劝说。

    尹揽枫闻言,不等君颢苍开口,便是冷笑一声,“误会?我们之间可没什么误会,我只是撞破了帝尊的秘密,所以他才恼羞成怒的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秘密?”众人一听这话,全都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老将军也是一脸的疑问。

    君颢苍害怕他道出苏陌凉的事儿,黑着脸色,厉声警告,“尹揽枫,你给本尊闭嘴!”

    尹揽枫盯着站在一旁满脸焦色的苏陌凉,看到她脖颈处有明显的吻痕,心像是被针了一下,鬼使神差的大声反驳,“帝尊,你都和苏牧抱在一起了,为何不敢承认!”

    其实他可以不说,把这个秘密隐瞒下去,可心却嫉妒得要命,实在没办法纵容他们天天腻歪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清楚,只要说出真相,他们两人一定会遭到几个老将军的反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几个老将军听到这话,吓得如五雷轰顶,震在当场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帝尊和苏牧抱在一起?

    他们听错了没有?

    男人和男人抱在一起,那岂就是断袖?

    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贺将军,又惊又怒,指着苏陌凉,大声呵斥,“荒唐!现在云楼暗域还在跟焚血天城交战,帝尊,你居然跟个士兵厮混在一起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“是呀,帝尊,今早焚血天城才下了战书,定在十日后开战,你怎么能不顾战事,沉溺儿女私情呢,况且,还是个士兵,我的天啊——”段将军也是怒其不争的叹了一声,看到这一幕,脑袋都要痛得炸裂了。

    面对几位老将军的反对,君颢苍冷静开口,“他不是士兵,我已经封他为副将了,他在我营帐,是为了商讨战事,并不是尹将军想的那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