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1.第601章 遭到质疑
    面对四面八方反对的声音,君颢苍的面色微微有些难看,只是声音依然沉稳有力,底气十足,“苏牧已经被提拔成本尊的副将了,昨晚他与本尊商讨战事到很晚,又因为他的脚受伤了,诸多不便,所以本尊就让他歇在榻上,尹将军进来看到我们睡在同一张榻上,显然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发现,君颢苍无论撒什么谎,都面不红气不喘的,镇定自若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果然,刚还被尹揽枫的话吓得惊愕失色的众人,纷纷松了口气,开始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毕竟断袖之癖实在罕见,更何况还是发生在帝尊身上,实在太难让人相信。

    或许,真如帝尊所说,是时间太晚了,苏牧脚又受了伤,害怕打扰其他士兵休息,才暂时让他歇在榻上,凑合一晚的。

    毕竟,苏牧再怎么说也算是帝尊的救命恩人,帝尊对他特殊点,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虽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但跟断袖之癖相比,大伙儿似乎更愿意相信帝尊所说的,这只是个误会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糙汉子来说,要不是尹将军故意渲染,他们根本还想不到断袖之癖那层面上去。

    当然若不是林婉儿的那番话,感情迟钝的尹揽枫也很难想将帝尊和苏牧联想成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现在的心态,也不允许帝尊和苏牧是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是没想到君颢苍为了保护苏牧,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,实在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君颢苍之所以这么说,还是为了遮掩苏陌凉女儿身的真相。

    现在两军交战,正是稳定军心的关键时候,要是让其他士兵知道他们的帝尊居然和女人睡在同一个营帐,就算他想圆谎,也没人会信,他必定会背上纵情声色,昏庸无道的骂名。

    到时候士兵无心作战,反倒坏了大事儿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有打着副将的幌子让苏陌凉名正言顺的待在身边。

    男人的身份,说话办事儿总归是要方便许多的,就算他和苏陌凉有个什么,大伙儿也不会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可是,几个老将军听到苏牧突然晋升为副将,全都不满的皱紧了眉头,挑剔的目光在苏陌凉的身上来回打量。

    潘将军看到苏陌凉那瘦弱的小身板,一脸不赞同,大声质疑道,“帝尊,这苏牧不过是个新兵,没有作战经验,还瘦弱得跟个小鸡子似的,末将看,就是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,你让他当你的副将,怕是难以服众吧。”

    副将算得上将军了,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,更何况还是当帝尊的副将,纵观全军,怕是没有几个人能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苏牧,没有任何资历,才加入军队没多久,瘦小得连普通士兵都不如,如何能胜任副将一职?

    段将军也是觉得不妥,连忙劝道,“帝尊,你突然封个新兵当副将,会不会太儿戏了,你让全军将士怎么想啊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不用说了,当初苏牧为尹将军提出了作战策略,帮助我们打下了宣科城,后来又帮助本尊解毒,立下如此大功,已经配得上副将一职了。”君颢苍拧眉,挥袖打断。

    “帝尊,苏牧不过是会耍点小聪明,小手段,单凭这个,怎么能当将军?末将承认,他对帝尊有恩,但将军一职,没有真本事儿,就靠耍小聪明,如何让全军将士服他?这关系到整个云楼暗域的生死存亡,还望帝尊三思!”贺将军皱着眉头,厉声反对。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听了,也是满心不服的大声喧哗起来,无疑是不赞同苏牧成为副将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不服,苏牧一个新兵蛋子,凭什么当副将!”

    “帝尊,不能因为他是你的救命恩人,你就偏心,我们不服!”

    “带兵打仗,哪个将领,不是靠着实力说话,如果苏牧真想当副将,就得让我们大伙儿服气了才行,不然,我们都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对,不同意,我比他强壮,实力比他厉害,在军队里资历也比他老,苏牧当副将,我熊正第一个不服!”熊正本就嫉妒苏牧成了帝尊跟前的红人,之前也没少得罪他和血战团的兄弟,现在苏牧要是当了副将,岂不是公报私仇吗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也要极力阻止。

    熊正一开头,所有人士兵都大胆的反对起来,一下子,整个军营闹成一片,全对苏陌凉不服气。

    军队里,身形壮硕的,实力强悍的,大有人在,苏陌凉的确是有些不够格。

    看到大伙儿闹成一片,君颢苍都没有松口的迹象,段将军忍不住提议道,“帝尊,你若是执意让苏牧当副将也行,但起码要让这些士兵心服口服才行,依末将看,不如来场比试,只要苏牧战胜了挑战者,我们就认可他这个副将。刚好,通过这场比试,大家也锻炼了身手,正好为出征做准备,两全其美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方法极好,很快得到了大家的响应。

    “恩,是个好办法,苏牧,不知道你敢不敢接受挑战啊?”潘将军闻言,眼前一亮,顿时望向苏陌凉,大声质问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问,在场所有士兵都期待的望着他,眼神里除了好奇,更多的是嘲讽,讥笑和不屑。

    光是看着他那身板,就能让人笑掉大牙,更别说上场比试了,很显然,段将军这个方法就是让苏牧知难而退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苏牧,我要挑战你,不知道你敢不敢应!”熊正看到这里,高兴坏了,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尹将军的关系,不能教训这小子,后来又因为帝尊的关系,不敢随便找麻烦,他可是忍了好久了。

    现在有个名正言顺教训他的机会,熊正怎么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大,苏牧怎么敢和你比试啊,他估计还来不及出手,就被你一掌打得吐血,你那力量,我们又不是不知道!”跟在熊正身边的好几个士兵全都笑起来,踩着苏陌凉,拍着熊正的马屁。

    听那口气,他们似乎都被熊正教训过,十分忌惮他的威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