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5.第605章 不可能完成的挑战
    单拿性别来说,苏陌凉一个女人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,更别说,还是李奎鹏这样彪悍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也有脸说八成!

    所以才惹得蒋征丝毫不给面子的回击。

    苏陌凉倒是不在意,只笑不语,心里自有打算。

    李奎鹏灵力强度在她之上,她要想赢,很难。

    可是拳脚的话,看似不可能,却可以凭着巧劲儿,借力打力,反而多了胜算。

    只是血战团的大伙儿并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他们愁眉锁眼的,担心得不行,看她这么淡定,心里也涌上些疑惑。

    他们跟在苏陌凉身边那么久,至今都摸不太清楚她的想法,只明白一点,她决定要做的事儿,就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,他们着急也没用,只有盼着明天能顺利了。

    想着大伙儿都是无奈的摇摇头,放弃劝说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微微抬眸,望向不远处的君颢苍,见后者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,眸子里闪着信任的亮光,心里莫名一暖。

    无论在什么环境下,无论面对什么困难,只有君颢苍从始至终的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想着,苏陌凉的唇角情不自禁的绽放出一个温暖的笑容,虽然很浅很淡,但还是被不远处的尹揽枫给捕捉到了

    看到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,他心里不是滋味儿,忍不住大步上前,挡住了他们的视线,皱眉质问,“苏牧,你疯了吗?你明知道那李奎鹏身手了得,你还敢放出豪言,比拳脚!我当初还认为你脑子聪明,现在看来,你蠢笨如猪!”

    “尹将军,我已经应下了挑战,你再劝,也没有任何意义,还是等明日的结果吧。”苏陌凉并不想和尹揽枫多说,淡淡的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尹揽枫真是恨透了她对自己冷淡的态度,气得横眉竖眼,“苏牧,你为什么一定要接受这个挑战?之前我让你当副将,你说你担不起这个重任,现在又为什么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争取副将之位,你对官位不是不在乎吗,现在又是为什么,你告诉我!”

    其实他明知道原因,却还是不甘心的想要听她亲口说。

    苏陌凉没想到自己的举动会让尹揽枫这么大的反应,微微有些错愕的盯着他,只是面对他的质问,却心虚的回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总不能说是为了待在帝尊身边吧。

    “额,其实是我想通了,人生在世,需要建功立业,才不枉走这么一遭。”苏陌凉跟君颢苍待久了,撒起慌来,也淡定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了,闭嘴!本将军不想再听你们鬼话连篇!为了帝尊,你也是煞费苦心。我劝过你,提醒过你,那李奎鹏不是个简单的人物,你自己好自为之。”尹揽枫愤怒的低吼,心里隐隐作痛,说完便气冲冲的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望着尹揽枫愤怒的背影,苏陌凉愣在当场,面色染上几分惊讶。

    她觉得尹揽枫最近越来越古怪,好像有心事儿。

    君颢苍见她盯着其他男人,眉头一蹙,沉了脸色,大步走过去,冷声问道,“人都走远了,还没看够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这才回过神,疑惑的望向他,“你说尹揽枫是怎么了啊?我感觉他好像对我有敌意。”

    最近好几次,尹揽枫面对自己的时候,总是怒容满脸,不是呵斥就是责备,她是哪里得罪过他吗?

    君颢苍抬眸扫了一眼尹揽枫远去的背影,冷哼一声,“他不是对你有敌意,而是对我有敌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对你?你们不是好兄弟吗?”苏陌凉诧异。

    君颢苍瞪她一眼,“是啊,所以这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更不解了,“你们两人的事儿,关我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君颢苍庆幸苏陌凉是个感情白痴,不然,依照她招蜂引蝶的体质,不知道要处理多少情敌呢。

    想着,他轻轻叹了口气,拉着苏陌凉要往营帐走。

    苏陌凉猛地挣脱他的手,挤眉弄眼的警告,“大庭广众之下,注意一下影响,以后也别三天两头的让我去你营帐,次数多了,总该惹人怀疑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陌凉不等君颢苍反应,便是泥鳅似的溜走了。

    君颢苍无语,他还没跟她腻歪够呢,她就开始跟他划清界限了。

    他发现让她待在军营就是个错误,那种看得到,吃不到的滋味,比看不到还难受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营帐,苏陌凉倒是好好的休息了一晚,仿佛并没有将比赛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血战团的众人看她悠哉的样子,却是着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晨曦徐徐拉开帷幕,从东方洒下的一片霞光,闪耀着金色的光华。

    这一天,军营相当的热闹,因为苏牧要跟李奎鹏比拳脚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军营,大伙儿除了震惊,还有浓浓的好奇。

    毕竟,这可是军营里第一个敢挑衅李奎鹏的士兵,也是第一个敢跟李奎鹏赤手空拳搏斗的士兵,光是这份勇气,就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当然,苏陌凉这番豪举,在大多数眼里,是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的练武场热闹非凡,密密麻麻的士兵们已经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李奎鹏看到那么多观众,满脸横肉上挂着几分轻蔑的笑意,在苏陌凉之前,大摇大摆的走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他的登台,立马赢得了大伙儿的欢呼和支持,声浪如潮,回荡在练武场上空。

    “咦,那苏牧这个时辰,还没出现,该不会是害怕不敢来了吧,哈哈哈——”人群中不见苏陌凉的身影,已经有人嘲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看是苏牧昨天脑子不清楚,不但答应挑战,还蠢到提出比拳脚的提议,现在睡一觉,估计清醒过来,八成是不敢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李奎鹏听了也是得意的冷哼,等了一会儿不见苏陌凉的身影,这才望向帝尊,开口道:“帝尊,苏牧那小子是个怂包,没资格成为你的副将,这副将之位非我莫属!”

    然而他的话音刚落,便听远处传来洪亮的声音,声音中带了些许讥笑,“李奎鹏,这比试还没开始呢,你怎么就开始做白日梦了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声音,浑身一震,纷纷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苏陌凉和血战团的兄弟们正从远处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李奎鹏没料到苏陌凉真敢来,当下就惊讶的瞪圆了眼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