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7.第607章 商讨战事
    听到这里,大伙儿才恍然大悟,望着苏陌凉的眼神也变得敬佩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苏陌凉对醉拳和太极拳这种借力打力的拳法,并不太了解,这一招她还是从电视上学来的,刚好对方也是个彪形大汉,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贺将军听到这话,心头虽然震惊,但面上却不太支持,不屑的哼了一声,“哼,原来是投机取巧,我还以为是他本身的力气呢。既然如此,那他也没什么真本事儿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冷冷看他一眼,低沉的语气带了严厉的责备,“战场上,只分胜负,不论手段,只要赢了,那就是实力,贺将军行军打仗那么多年,难道这个道理都不懂吗?”

    贺将军被问得一怔,僵硬着老脸,硬是说不出反驳的话来。

    毕竟君颢苍说得在理,不管过程如何取巧,只要能赢,那就是人家的本事儿。

    战场厮杀,刀剑无眼,要么生,要么死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,只有不择手段,这是作为一个将军最基本的常识,而贺将军现在说出这番话,的确有些欠妥。

    苏陌凉到是没理会贺将军的不满,冲着台下的士兵们朗声开口,“还有谁要上来挑战的,一次性上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嚣张的话,所有士兵都认怂了。

    连李奎鹏的腰都被她打断了,他们要是上去,还不得缺胳膊少腿儿吗。

    虽说苏陌凉的招式有些投机取巧,但人家好歹也是名巅峰圣灵师,更何况她招式出人意料,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今了解到苏陌凉的手段,刚才那些羞辱嘲笑她的士兵,全都闭嘴,不敢随便乱发言了。

    蒋征看到大伙儿一扫刚才的嚣张,全都沉默着不敢出头,顿时叉腰,得意的嘲笑起来,“哈哈哈,还有脸骂别人是怂包,我看你们才是真正的怂包吧!我老大,身材瘦小,力量微弱都没有胆怯过,你们这些人高马大的反而虚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嘲讽,在场的士兵面子都有些挂不住,只是愤愤的瞪着蒋征,却没有勇气反驳。

    看到士兵们安静了,蒋征才得意的转头望向几个老将军,冷笑着反问,“几位将军,我家老大不但战胜了熊正,还战胜了李奎鹏,现在已经没人敢挑战他了,这副将一职我老大当之无愧,你们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几个将军被一个士兵呛声,面色沉得相当难看,奈何这是他们提议举办的比试,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胜负已分,他们断没有不认账的道理。

    段将军微微点头,“既然大伙儿已经心服口服了,那我们便承认苏牧是帝尊身边的副将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段将军承认,大伙儿也不敢有任何怨言,只有默认了这个安排。

    众观全场,只有贺将军心里多少有些抵触,但碍于帝尊在场,也不敢随便发作。

    尹揽枫看到台上那抹娇小却挺拔的身姿,那张平凡却让人移不开眼的脸,说不清此刻的心情,其实他早有提拔苏牧的意思,但一想到他成为帝尊的副将之后,就要常伴帝尊左右,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潘将军看到比试结束,心里担心后面的出征,不由得转了话锋,凝重开口,“帝尊,九天之后,我们就要和焚血天城交战了,据说,这次出征,是由焚天君亲自帅兵,身边还带了五个骁勇善战的将军,从旁辅佐,战斗力很强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几个将军都沉了面色,愁眉锁眼的望着帝尊,等待他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君颢苍自然知道此事紧迫,扫了他们一眼,冷声命令,“几位将军马上到本尊的营帐商讨战事,其余士兵留在原地操练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转身要走,走了两步,忽然停下来,冲着苏陌凉喊了一声,“你也来。”

    贺将军闻言,眼睛一瞪,脸上顿时涌上不满,着急反驳,“帝尊,我们商量军事机密,怎么可以让外人在场?”

    君颢苍微微敛眉,不悦的睨他一眼,“贺将军,你似乎忘记了,他现在已经是本尊的副将了,本尊有事情吩咐他,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贺将军望着那双冷厉的蓝色眸子,心肝一颤,哑然失声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颢苍从贺将军的身上收回视线,望向擂台上的苏陌凉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这才快步下了擂台,跟着几位将军,去了他的营帐。

    进入营帐,君颢苍坐在案几之后,铺开地图,上面赫然标注着附近的几个城市和山脉,还有其他七七八八的标记,一眼望去,很复杂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轻轻敲打在天燕城的位置,眉宇间像是覆盖了一层阴翳,让人看了只觉得压抑。

    “尹将军,之前本尊让你给出可行的战术,不知道你想得如何了?”君颢苍沉默了一会儿,低沉的声音缓缓溢出。

    尹揽枫最近一直在烦恼苏牧的事情,总是不能静下心来思考战事,现在被突然问到,顿时有些心虚的不敢看君颢苍的眼。

    “帝尊,末将认为天燕城重兵镇守,我们要是正面出击,肯定讨不到好处,末将看了下天燕城旁边两个城市,不论是地形还是兵力,都比天燕城要弱上许多,所以,我们要是派兵从旁夹击,围困天燕城,或许,还有一战的可能。”尹揽枫好在还有些底子,最基本的战术还是能列举一二的。

    段将军闻言,赞同的点头,“嗯,这个办法不错,迂回夹击,打得焚血天城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潘将军和贺将军听了,都是满意的颔首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苏陌凉却是轻笑着摇头,声音显得尤其突兀,“你们还真当焚血天城是傻子啊!”

    贺将军本就不同意苏牧在场,现在看她竟然笑起来,猛地蹙眉,厉声大吼,“放肆,将军说话,你一个没经验的副将插什么嘴!”

    苏陌凉冷笑一声,“我只是觉得你们的战术太过儿戏,才忍不住开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儿戏?这么严肃的事情,你居然觉得儿戏!”贺将军气得满脸涨红,脖颈竟是爆出了青筋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会想出这种战术,难道焚血天城就想不到吗?如果我是焚血天城,早知道你们会有这种想法,那我会故意让两边的城市作为诱饵,引你们前往,而后来个瓮中捉鳖,将你们困死城中,紧接着再正面出击,打得庚州城措手不及。你说是不是啊,贺将军?”苏陌凉眉头轻挑,噼里啪啦一阵分析,震得贺将军面色惨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