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9.第609章 她真正的战术
    奈何,天不遂人愿,越不想发生的事儿,偏偏会发生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苏陌凉的前脚都还没跨出营帐,背后就传来君颢苍幽幽的声音,“苏牧,你留下,本尊有事儿交代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整个身子一僵,直挺挺的站在原地,僵硬的,非常不情愿的转过身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尹揽枫见此,微微蹙眉,想要开口说点什么,但面对君颢苍那张冷厉严肃的脸,他忽然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毕竟苏牧现在已经是帝尊的副将了,他要是再发表言论,那就是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想着,尹揽枫咬咬牙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只留下苏陌凉一个人在营帐里,等待某个禽兽的蹂躏。

    看到苏陌凉草木皆兵的样子,分外的滑稽,君颢苍无奈的叹了口气,宠溺的唤了一声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保证,你不会碰我,我就过去。”苏陌凉已经有了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君颢苍无奈,“好,我保证,我不碰你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话,才放松警惕朝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刚走到他跟前,还来不及开口,君颢苍忽然伸手,一拉将她搂入怀中,低头就是狠狠啃住了她的唇瓣,像是惩罚似的,用力亲吻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吓得睁大了眼睛,在他怀里,不安分的挣扎起来,可君颢苍反倒越搂越紧,轻轻拍了拍她的小屁股。

    他都快想死她了,她居然还狠心的不让他碰,实在可恶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动情的亲热了很久,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的红唇,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面红耳赤的俏脸,胸口微微起伏,像是有一团火焰,烧得他身子滚烫。

    苏陌凉重新呼吸到空气,大口大口喘息了几声,才愤怒的低吼,“你不是答应过,不碰我的吗?”

    君颢苍嘴角一勾,冰蓝瞳孔溢出丝丝笑意,低沉的声音带着性感的沙哑,“但我没说不吻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苏陌凉气得咬牙切齿,偏生对这个无赖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说吧,你刚才那番话的真实意图在哪里,不要告诉我,你真打算用那个战术蒙蔽焚天君。”君颢苍盯着她红润的小嘴,克制下腹的冲动,努力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微微一愣,而后立马反应过来,瞳孔瞬间溢满敬佩和欣赏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云楼帝尊,不愧是我苏陌凉看上的男人,我忽悠得滴水不漏,竟然都被你察觉了。”苏陌凉不得不承认,君颢苍是这世界上唯一了解她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说什么,做什么,似乎都逃不过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君颢苍听到那句她看上的男人,面上不动声色,可心底却乐开了花,“你说的那些战术是假,刚才那番话才是迷惑焚天君的重点吧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嫣然一笑,忍不住大赞,“聪明!看来,你也应该察觉出,刚才在场的人当中,有一个奸细了吧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微微点头,这个他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苏陌凉笑道,“刚才那番话,希望这位奸细能顺利的带到,不然,我今天可就白演一场戏,白费那么多口舌了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失笑,“那你后面打算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将计就计啊,焚天君肯定会知道我们的战略部署,到时候一定会派出大部分兵力驻守兴平城,甚至在我们通往兴平城的路上,设下埋伏,围剿我军士兵。而融名城本来就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再加上,他现在知道了我们的战略,清楚我们只是拿融名城当幌子,不会真的进攻,依照焚天君那么骄傲自负的性子,定然不会派出太多士兵抵挡,对融名城放松警惕,这样一来嘛,我们就真的可以假戏真做了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说着,已经低低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焚天君绝对想不到,她今天费那么多口舌,部署的整个战术,才是一个巨大的假象,目的是通过奸细的嘴,来迷惑焚天君。

    焚天君知道他们是故意攻打融名城,牵制他的兵力,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,反而会将重心放在兴平城上面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集结在融名城外,制造假象的大部分兵力,就真的全力以赴的攻打融名城,彻底攻进融名城,杀敌人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所以,苏陌凉真正的战术,其实是攻占地势险要的融名城,而不是兴平城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兴平城反而成了迷惑焚天君的假象。

    焚天君绝对想不到,云楼暗域会真的攻打难度系数较大的融名城,也绝对想不到,苏陌凉在用了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这一招之后,还给他来了一手反间计。

    焚天君不是阴险狡诈,生性多疑吗,苏陌凉真真假假,糊弄得连他都不知道到底什么真什么假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疑神疑鬼的人的死穴。

    苏陌凉握住了他的死穴,还不信他不会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安排,就交给你咯。”

    看到苏陌凉笑得贼兮兮的样子,君颢苍失笑,“好,保证不让夫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时间不早了,我得离开了。”望着那双直勾勾的蓝眸,苏陌凉忽然惊醒过来,自己还在他的怀里,而他随时都有发情的可能。

    说着,便要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可君颢苍死死抱住她,并没有放她离开的打算,好不容易把她骗进帐内,若是不做点什么,对得起他吗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软香在怀,已经刺激得他心神荡漾了,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她走。

    感觉到君颢苍露骨的视线,苏陌凉打了个激灵,立马挣脱的呵斥,“你可别再来第二次啊,我怕你后面不知道怎么圆这个谎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对他上次撒谎已经心有余悸,生怕被人拆穿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还让她下不了床,那可真不好交代了,哪有副将天天睡在帝尊床上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该解释下,你和尹揽枫是怎么回事?”君颢苍眉头一挑,蓝眸掠过一丝冰冷。

    苏陌凉愣了一下,不明白的问,“我和尹揽枫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看不出他对你的爱慕?”

    “什么!爱慕?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,尹揽枫怎么可能爱慕我!”苏陌凉惊讶的叹了一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