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0.第610章 武器简陋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,我看他的眼睛都要黏在你身上去了,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之前还主动帮他包扎伤口!”君颢苍回想起尹揽枫望着苏陌凉那痴迷的眼神,就非常不爽,再想到苏陌凉居然帮他包扎伤口,更是火冒三丈,不由得狠狠捏了一把苏陌凉的小屁屁,作为惩罚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他的,却被其他男人觊觎着,实在让人火大。

    他现在恨不得天天把她捂在手心里,不让她见人。

    苏陌凉感受到他的大手流连在她的屁股上,羞愤得满脸通红,“君颢苍,你别得寸进尺,我现在女扮男装,在尹揽枫眼中是个男人,他怎么可能喜欢我,再说了,人家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,我总不至于绝情到当没看见吧,帮他包扎伤口也是因为感恩,你可别乱冤枉我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就算扮成男人,也有招蜂引蝶的本事儿。”君颢苍不满的哼了一声,握住她屁屁的大手更是用力,揪得苏陌凉低呼一声,俏脸红得能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叫声跟嘤咛似的,更是刺激得君颢苍血脉贲张,蓝眸微沉,猛地低头吻住了她的脖颈,一点点向下。

    苏陌凉知道这丫的又开始发情了,当机立断,一口咬住他的肩膀,痛得君颢苍身形一滞。

    “你敢咬我!”君颢苍瞪大蓝眸,满目震惊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吓得缩了下脑袋,嘴巴还很有骨气的反驳,“哼,谁叫你诱骗我,明明答应不碰我,你出尔反尔!”

    “很好——”君颢苍微微眯眸,俊美的容颜上染上几分薄怒。

    苏陌凉望着那双幽暗的蓝眸,心虚的结巴了,“你——你——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君颢苍嘴角一勾,眸子掠过一道暗茫,“当然是咬回来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抱着她,快速起身,大步朝着床榻走去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知道又要被他折腾一晚,慌得用力挣扎,想要大声叫,又怕引起别人的注意,就这样硬生生的被君颢苍欺负了个够本。

    “乖,今晚就一次!”君颢苍看她挣扎得厉害,软磨硬泡的亲了亲她的小嘴和脸蛋,上下其手的双手四处撩火,很快撩得她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就这样,苏陌凉很没骨气的,再一次沦陷。

    只是某人还是没有履行承诺,只听到营帐里,响起压抑低沉而又暧昧的声音,“君颢苍,你个混蛋,你不是说就一次吗——你——你还来???”

    苏陌凉欲哭无泪,被动得承受着君颢苍的火热——

    庆幸的是,君颢苍没有缠着她做一晚,半夜时分就放她回去了。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苏陌凉的双腿还是又酸又软,走路打颤。

    本来君颢苍坚持要送她回营帐,被她极力阻止了。

    她实在经不起第二次舆论的压力。

    她一回到营帐,累得浑身虚脱,林婉儿等人看了,心知肚明,只在一旁捂嘴偷笑,暧昧得挤眉弄眼,小声的夸赞君颢苍的能力。

    苏陌凉完全没有精力跟他们嬉笑打闹,一碰到床,倒头就睡,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早晨。

    翌日,天还未大亮,刚露出鱼肚白,就听到外面的号令,所以士兵纷纷穿戴整齐赶往练武场。

    因为马上两军交战,士兵的训练更是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,不但加重了强度,还延长了训练时间,目的就是趁着最后这段时间增强兵力,给敌人一个重创。

    苏陌凉现在身为副将,自然要随着士兵一起锻炼身手,只是她身体酸软,一套拳法打下来,微微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惨叫,只见远处两个切磋武艺的士兵,其中一个不小心用枪刺伤了另一个士兵的手臂,受伤的士兵捂着鲜血淋淋的手臂,痛得面色惨白,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阅兵的几个老将军看到这一幕,惊了一跳,快步赶过来查看伤情。

    现在战争迫在眉睫,最忌讳损兵折将,就算是个小小的士兵,几位将军也十分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怎么搞的,切磋都能切出伤口?如此废物,还要怎么上阵杀敌?”段将军看着那条鲜血淋淋的手臂,看样子八成是废掉了,心底瞬间涌上怒火,凶戾呵斥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小打小闹的切磋,都能伤成这个鬼样子,要是真的上了战场,不是连小命都没了吗。

    刺伤对手的士兵,惶恐的下跪磕头,委屈求饶,“将军饶命,小的不是故意的,是这枪太锋利,不小心就刺伤了他,不关小的的事啊,求将军饶过小的。”

    不解释还好,一听这解释,段将军更是火冒三丈,“这还叫锋利?你知不知道,焚血天城最近请来了一位锻造师,他打造的武器比你们手里的刀枪锋利几百倍!再过几天就要开战了,你们如此无能,连普通刀枪都抵挡不了,还怎么去抵挡焚血天城的攻击?”

    段将军想到那位有名的锻造师,心里就堵得慌。

    再看到那受伤虚弱的士兵,一股怒其不争的愤怒直涌心尖,让他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本来,他们云楼暗域和焚血天城的兵力相差不多,帝尊和焚天君两人也旗鼓相当,谁输谁赢,还是个未知数,可谁知道焚天君花大价钱,请来了一位锻造师,锻造出了一大批锋利的刀枪弓箭,无疑是增加了此战的胜算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们云楼暗域的武器就显得简陋不少。

    明知道敌人战斗力强横,来势汹汹,偏生自己的士兵弱不禁风,就连切磋,都能被刺穿手臂,这样的战斗力,要如何上战场打仗啊!

    其他几个将军听了,也是焦头烂额,面色阴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缓缓走了过去,仔细看了一眼,那被刺伤的士兵和士兵手里拿着的长枪,凝重的点头,“段将军,其实你也不能责怪士兵无能,士兵一个血肉之躯,又不是铜墙铁壁,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兵器的攻击,被刺伤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段将军一听这话,可就不高兴了,皱着眉头,厉声质问:“苏牧,你这是什么意思?不怪他们无能,难道怪本将军吗?现在马上就要上战场了,他们还是这幅鬼样子,到时候就不是刺伤一条手臂这么简单的事儿了,而是丢掉整条命!”

    “段将军,我不得不承认,这件事还真的怪你。”苏陌凉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什么!你说什么,你再说一遍!”段将军听到这话,顿时横眉竖目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苏陌凉淡定的看他一眼,冷声道,“不想着如何改造兵器,改良装备,只知道责怪士兵,不怪你们将军无能,还能怪谁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