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2.第612章 传说中的焚天君
    看她胸有成竹,信誓旦旦的样子,几个不明所以的老将军半信半疑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纵观全场,只有尹揽枫对她的话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因为他见识过苏陌凉的厉害,能把焚血军耍得团团转,又能想出那些迷惑焚天君的点子,这样的人,绝对有创造奇迹的潜质。

    望着那张自信淡然的脸,尹揽枫兴奋的点头,“好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片刻都不敢耽搁,转身朝着伙房走去。

    几个老将军见此,虽有疑惑,不太愿意相信,但面对敌军的强盛,他们束手无策,只能由着尹揽枫照着苏陌凉说的办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尹揽枫走了,才收回视线,心里计划着去一趟温泉。

    上次,她在附近温泉泡澡,发现温泉下面有许多的硫磺块,所以才动了制作炸药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缺少硝石,附近也没有什么矿脉,逼不得已,她只有自己制作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的刀枪弓箭很犀利,那她就把那些锋利的武器炸得粉碎,她还不相信,火药比不上冷兵器。

    相信,焚天君一定会喜欢她送给他的大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陌凉的眼底浮起一层自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云楼暗域与焚血天城的交界处,天燕城!

    天燕城隶属焚血天城,是个地理位置极其重要的城市。

    这里店肆林立,热闹非凡,因为有焚血军驻扎的关系,在这个战乱的时节里,难得安定繁荣,也多亏焚天君的功劳。

    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普洒在颜色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,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城市晚景增添了几分朦胧。

    在那城主府里,忽然传来洪亮的通报声——

    “焚天君,庚州城那边传来消息,请你过目。”杨将军恭敬下跪行礼,而后亲自捧上信纸。

    只见在那房间深处,一抹颀长挺拔的身影,背对而立,一头红发如瀑而下,在黑暗中绽放着鲜艳夺目的光泽,犹如黑夜里的鬼魅一般,让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的禀报,他微微抬袖,伸出那白玉葱根般细腻修长,骨节分明的手指,轻轻拿过信纸。

    良久,跪在地上,忐忑不安的将军才听到那清冷如钢珠撒向冰面,粒粒分明,颗颗透骨的声音,缓缓扬起,明明不是训斥的话,却比训斥更让人胆寒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君颢苍竟是能想出这样的点子,还真是有点意思。”性感的声音,淡淡的,轻轻的,却透着阴冷之气,仿佛刀子刮着耳膜,让人颤栗。

    将军害怕归害怕,但事情还是要如实禀报,“回焚天君,据说这不是云楼帝尊想出来的,而是他军营里的一个副将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副将?本君还不知道,君颢苍身边什么时候有这样厉害的副将了。”焚天君的语气轻扬,并没有太多的惊讶,反而是带着几分兴趣。

    “回焚天君,这副将好像是最近才提拔起来的,听说,就是因为他,上次冷将军才上了他的当,丢掉了宣科城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焚天君微微眯眸,颀长的身影散发出一股狞杀之气,清冷袭人的声音辨不出喜怒,却能让人心肝俱颤,“哦?还有这种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是,听闻他现在又在给士兵们改良装备,来对付我军的武器,似乎很受帝尊和尹揽枫的重用,能力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焚天君闻言,低低笑了两声,“能想出这样的战术,还能用铁环的方式改良武器,的确挺能耐,只是可惜啊,再有能耐,也是将死之人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杨将军莫名一抖,惶恐低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是焚天君动了杀意,那个叫苏牧的,怕是难逃一死!

    “焚天君,接下来末将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“你,樊将军和冷将军三人带队去兴平城,在庚州城前往兴平城的路上设下埋伏,本君要让君颢苍又去无回!记得,活捉那个喜欢耍小聪明的副将,本君到想亲自会会他!”

    说着,黑暗里,绝美的唇角绽放出一个阴厉的笑容,他拿起手里的信纸,轻轻放在烛火上,注视着它烧成灰烬,化为轻烟,消散在黑暗里——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营帐

    “听说你今天给出了改良装备的方法?”君颢苍坐在案几之后,执笔写着什么,淡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是那妖冶俊美的脸没有平时的冷峻,看上去柔和许多,这是属于苏陌凉,特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苏陌凉挑眉,微微点头,“嗯,是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大张旗鼓的在全军将士面前,把改良装备的细节一字不漏的说不出,就不怕焚天君知道吗?”君颢苍的声音很平淡,似乎只是述说事实,并没有责备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陌凉勾唇轻笑,眸底划过一抹狡黠:“焚天君知道了,那才好呢。”

    本来改良武器就是个大工程,瞒也瞒不住,不过在这件事上,瞒不住反倒是好事儿。

    “哦?”听到这话,君颢苍也停下手中的动作,好奇的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听说,让敌人知道自己改良装备是件好事儿。

    看他感兴趣,苏陌凉牵唇笑起来,开口解释,“本来焚天君就知道了我们的战略部署,现在又知道我们的装备加强,那就意味着,攻打我们,比以前更费时费力,既然攻击有难度,那他融名城的军队肯定会变成以守为主,攻为辅,不然可就白白消耗兵器和力气跟我们周旋,得不偿失,这样一来,我们发起进攻,不就如鱼得水,更加顺利了吗?你说这不是好事儿,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冷硬的嘴角也忍不住扯出笑意,冰蓝眸子掠过宠溺的欣赏,“如果让焚天君知道,你这样算计他,不知道会不会把你生吞活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你在吗。”苏陌凉眼角轻扬,漆黑的瞳孔晶莹透亮像是两颗黑宝石,含着笑意盯着君颢苍,里面的情谊如墨般浓得化不开,瞧得君颢苍,心中微动,一个伸手将她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这一句还有你在,直戳他心窝子,让他情难自控。

    苏陌凉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,害怕他兽性发作,赶紧转移话题,“对了,既然焚天君给你身边安插了奸细,你也可以给他身边安插一个,扰乱他视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劳夫人操心了。”君颢苍嘴角一勾,幽幽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恍然大悟,“好啊,原来你早就安插了,你藏得还挺深啊,真是阴险狡诈。”

    “跟夫人待久了,耳濡目染!”君颢苍低头在她小嘴上轻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顿时瞪大双目,愤愤不平的低吼,“好啊,你居然拐着弯的骂我!”

    说着,苏陌凉准备出手报复,谁知道外面忽然传来通报,“帝尊,尹将军求见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