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4.第614章 你是女儿身?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吓得浑身一颤,震撼的倒退两步,表情直接僵掉了。

    “尹将军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她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,不敢确定的反问。

    面对其他事情她还能淡定,可尹揽枫的感情完全是她意料之外,脱离掌控的,现在听他亲口表白,对她的冲击力实在太大。

    尹揽枫见她一脸不信的样子,微微蹙眉,严肃得不能再严肃,“苏牧,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,我非常清楚我在说什么。你也不用瞒着我,我知道你的身份,更知道你喜欢帝尊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吓得神色大变,瞳孔猛地睁大,震惊的盯着他,“什么!你早就知道我是女儿身了?”

    她隐瞒得一向很好,难道是上次温泉事件被他察觉出来了?

    她之前还纳闷,尹揽枫怎么会喜欢上男的,原来他早就知道她是女的!

    苏陌凉一脸惊吓,而突然听到“女儿身”三个字的尹揽枫更如五雷轰顶,五官瞬间张大,瞳孔更是涌上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!你说什么!你是女儿身???”尹揽枫这一声惊叹,几乎是吼出声的,而后突然意识到音量过大,立马捂住嘴巴,目瞪口呆的盯着她,像是死了似的,面色一下子变得灰白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他比自己还惊吓的样子,这才意识到他并不知道自己女儿身的身份,后知后觉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我——我听错没有?你——你是女儿身?你不是断袖吗?”尹揽枫眼睛鼓得浑圆,仿佛要蹦出来似的,质问的声音压得很低,却丝毫掩不住内心的震撼。

    苏陌凉一脸懵逼,“断袖?我什么时候说我是断袖了?”

    “林完亲口告诉我,说你是断袖,后来看你和帝尊两人的相处,我以为——我以为——”尹揽枫那么严肃威严的一个人,此时此刻也露出夸张的表情,连说话都哆嗦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这才明白过来,“原来你刚才说知道我的身份,是误以为我是断袖啊!”

    她竟然以为尹揽枫发现了她女儿身的身份,没想到竟然误会她是断袖。

    艾玛,她这是不打自招了吗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陌凉无语扶额,那个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的林婉儿,撒了谎,也不跟她通个气儿,简直害死她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能怪林婉儿,她哪里知道尹揽枫会喜欢上苏陌凉啊!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尹揽枫望着苏陌凉,不敢相信的直摇头,嘴里还不停的喃喃自语,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!意思就是,让我痛苦纠结了这么久的人,不是男人,而是个女人!”

    当初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男人,那痛苦的滋味可是折磨得他食不下咽,寝不能安的,没想到这一切全都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的痛苦,他的纠结,在苏陌凉的眼里全都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像个笨蛋一样被苏陌凉和君颢苍戏耍着,像个白痴一样被蒙在鼓里,独自一个人承受痛苦。

    他曾经一度怀疑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,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,每个夜晚都崩溃得翻来覆去,烦躁不安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他什么问题都没有,只是被戏弄了而已。

    震惊之后,尹揽枫的心底忽然涌上了极端的愤怒,一种被欺骗,被戏弄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一直都在骗我!!!”尹揽枫怒得双目猩红,惨白的面色因为暴怒而涨得绯红,脖颈也隐隐有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他气得不轻,满脸无奈,尽力解释,“尹揽枫,你听我说,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没办法,如果不扮成这样子,我没办法和君颢苍待在一起啊,我真不是有意要欺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解释,还不如不解释,她欺骗的理由更是刺激得尹揽枫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她这是再一次让他面对她喜欢君颢苍的残酷事实,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女扮男装混进军营是为了君颢苍,不要命的打擂台,也是为了君颢苍,不要脸的说自己是断袖,同样是为了君颢苍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为了帝尊,还真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啊。”尹揽枫冷笑一声,面上满是悲凉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心里也涌上些内疚,她不知道自己一个无意的欺骗,居然伤害了尹揽枫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我,你的脸,你的名字跟你的身份一样,全都是假的!”尹揽枫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,似乎在期待她至少有一样是真的。

    苏陌凉无奈的点点头,默认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尹揽枫苦笑一声,排斥的后退两步,那张俊美的脸庞变得异常冰冷,像是一堵冰墙,顿时将苏陌凉阻隔在外,“没想到你从头到尾都是假的,看来,连那次包扎,你也是为了得到我的信任,故意讨好我的吧?”

    苏陌凉立马摇头,极力否认,“那次你替我挡了一箭,我为了感恩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,不要再说了。”尹揽枫听到感恩两个字,顿时涌上怒火,忍无可忍的一口打断。

    他至少还期盼着,她对自己多少有些感情,可是到头来,只有欺骗,只是为了感恩,或许那一次包扎,只是可怜他,施舍他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他情绪激动,心有不忍,真诚的道歉,“尹揽枫,真的很抱歉,我不知道你会对我有那样的心思,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叫你不要说了,你出去吧。”尹揽枫冷冷的看她一眼,不想再听她说半个字,一个伸手撩开帐幕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他固执的样子,轻轻叹了口气,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经过这件事后,尹揽枫和苏陌凉就再也没碰过面,以前尹揽枫似乎专挑着苏陌凉在的时候去找君颢苍,可最近,全都反过来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苏陌凉在的地方,他一律避着走。

    苏陌凉想要道歉,都找不着机会,颇感无奈。

    想想也能理解,听闻尹揽枫从来没有喜欢过女人,更别提以为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,这是多么耻辱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陌凉不敢想象,尹揽枫挣扎了多久,才鼓起勇气面对自己的内心,还跟她当面告白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,这是个极其痛苦的过程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自己的初恋还没开始就变成了一场欺骗,的确是挺让人难过的。

    最近几天,军营上下忙得不可开交,一边操练,一边赶工锁子甲,倒是没人在意他们两人的异常。

    尹揽枫为了发泄内心的不满,更加严格的操练着士兵。

    而苏陌凉也全身心的投入火药的配置。

    不过,配置火药之余,她又突发奇想,找人寻来大量的巴豆和砒霜,还让每个士兵都准备面罩。

    几个老将军听到她的要求,都是满头的问号,这两军交战,怎么扯上砒霜这类的毒物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