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5.第615章 不好的兆头
    “苏牧,你准备这么多毒物到底想干嘛?你该不会是想偷偷混入兴平城投毒吧?”贺将军惊讶的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段将军闻言,不赞同的反对,“苏牧,你别天真了,焚天君可不是普通人,想要混入他的城市谈何容易,别到时候被发现了,丢了小命,反倒坏了我们的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能投毒成功,他们早就干了,何必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也是想过这个法子,可是潜入敌营的士兵有去无回,白白折损了兵力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潜入敌营太过冒险,所以他们才一直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而苏陌凉又想着投毒,在他们眼中,无疑是找死。

    可是苏陌凉却不置可否,而是勾唇轻笑,微微摇头,“不,我当然不会傻到投毒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要干嘛啊?”潘将军闻言,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只笑,并没有正面回答,敷衍了一句,“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一脸不愿多说的样子,几个将军都气闷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苏牧得了帝尊的特许,他们就算质疑,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由着她。

    苏陌凉一切准备就绪后,转身去了厨房,将手里的解药递给伙夫,“把解药熬好了,记得让每个士兵都喝一碗,这是军令,每个人都必须喝。”

    伙夫拿到解药,也是一头雾水,不明白苏陌凉要干什么,但苏牧得到了帝尊的特令,只要她交代的事儿,都必须乖乖照办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不明白,他也只有照着吩咐办事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边忽然跑来一个士兵,来到苏陌凉的跟前,抱拳行礼,“苏副将,帝尊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微微点头,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便转身朝着君颢苍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她一进去,就看君颢苍在把玩着手里的锁子甲,似乎颇为欣赏的样子,就算冷着脸,苏陌凉还是捕捉到了他眼底的满意。

    看到苏陌凉进来,他才抬起头来,沉声唤道,“过来!”

    苏陌凉这次可不会上他的当,定在原地,不愿挪步,“我们需要保持安全距离。”

    君颢苍没想到她还敢反抗了,微微挑眉,指了指那边的床榻,“是过来,还是到床上,你自己选一个!”

    “我哪个都不选。”苏陌凉不屑的努嘴,立马转身准备跑出营帐。

    谁知道君颢苍一个甩袖,打出一道力量,顿时将她卷入了自己的怀里,坚硬的双臂死死抱住她娇小的身子,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,“翅膀长硬了是吧!”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坚硬的双臂勒得有些喘不过气,咬牙低吼,“再硬也没有你硬!”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微微挑眉,蓝眸掠过戏谑的暗茫,“夫人怎么知道我很硬了呢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苏陌凉顿时反应过来,羞得满脸涨红,焦急反驳,“我说的是你的手臂硬,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君颢苍嘴角含着笑意,一本正经的点头,“是啊,我也说的手臂啊,夫人是想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”苏陌凉发现,自己又被他调戏了。

    君颢苍看她满脸羞红,跟个红苹果似的,心中一动,不禁低头凑到她的耳边,低吟道,“看来夫人想的是那里啊,不知夫人还满意它的硬度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更是羞愤得挣扎起来,眼前这男人就是个流氓。

    可君颢苍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她,今晚他还有事儿要审问呢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,你不觉得,你该解释下你和尹揽枫是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最近两人的气氛怪怪的,君颢苍虽然忙于战事,但还不瞎,早就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苏陌凉微微一怔,知道瞒不过他,也沉了面色,凝重开口,“他知道了我是女人,还跟我表露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他竟敢跟你示爱?”君颢苍听到这话,气得眉头一拧,一股压不住的怒火冲了上来,一拱拱地顶上脑门子。

    “尹揽枫觉得我欺骗,戏弄他,所以还在生我的气,你说,我要怎么做,才让他心里好受点?”苏陌凉最近挺苦恼,一旦面对感情,她就束手无策,更何况还是她没办法回应的感情。

    已经气得不行的君颢苍听到这话,更是怒火中烧,咬牙质问,“你这是在担心他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微微颔首,不知死活的回答,“是呀,最近他都不愿见我,不但折磨士兵,还折磨他自己,我看再这样操练下去,士兵还没出战就累倒了,而他的身体受过伤,应该更吃不消,实在让人担心啊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曾经救过她一命,平时在军队里也挺照顾她,她还这样欺骗他,心里过意不去,所以难免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可是,君颢苍看到苏陌凉愁眉锁眼的担心着另一个男人,那股子醋劲一下子涌了上来,瞬间黑了面色,手里的力度也越来越重,“没想到你还挺在意他的嘛!”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勒得有些痛,再听到酸溜溜的语气,顿时惊觉君颢苍的怒意,“君颢苍,你放开我,我和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跟你表露心意了,那是什么样?”君颢苍口气不善的反驳。

    苏陌凉无语,“我和他真的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哼,若是什么都没有,那你担心他干什么?”君颢苍面色又黑又沉,联想到她还帮尹揽枫包扎伤口,更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君颢苍,你简直不可理喻!”苏陌凉面对他的质问,也来了火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你再说一遍!”君颢苍没想到苏陌凉竟然会因为别的男人责怪他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苏陌凉也杠上了,气愤的低吼,“我说你是不可理喻,心胸狭窄的小气鬼!”

    君颢苍听到这话,胸口的怒火简直如火山爆发,仿佛要从眼睛里喷出火来

    心头气得半死,又舍不得打怀里的小女人,只有低头猛地吻上她的红唇,惩罚性的咬磨,弄得苏陌凉难受不已。

    苏陌凉也是有脾气的,被他这么一弄,也是怒得不行,狠狠一咬,顿时咬破了君颢苍的嘴皮,趁着他身形一滞,赶紧从他怀里跳出来,跑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君颢苍盯着她离开的背影,无奈的深吸一口气,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。

    这时候,黑枭忽然从暗处冒了出来,紧张询问,“主子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君颢苍摇头,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明日就要出征了,突然见血,这是不好的兆头啊。”黑枭看到君颢苍被咬破的嘴皮,忧心的蹙起了眉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