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9.第619章 她中了埋伏
    “老大,我知道,我们阻止不了你,既然如此,那就带着我们一起去,路上好歹有个照应。”萧凛尘知道苏陌凉的性子,不管他们如何反对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反正拦不了,那就一起吧。

    “是呀,主子,我们不能让你一个人孤身犯险。”王锋也跟着开口。

    其他兄弟们自然是要跟着苏陌凉走的,她在哪,血战团就在哪,断没有分开的道理。

    苏陌凉也知道这群人,她是想甩也甩不掉,趁着黑枭还没反应过来,她只有点头答应,“走吧,赶紧上路,不要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陌凉便是带领着血战团没入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融名城灯火通明,直接开起了篝火晚会,大家欢呼着,庆祝着,大口大口吃肉,大口大口喝酒,可把大伙儿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占领了地势险要的融名城,想要进攻天燕城,易如反掌,可以说,这次交战,他们云楼暗域已经胜利了一大半了,所以将军也由着他们高兴。

    看到大伙儿的笑脸,尹揽枫顿时想起苏陌凉,不禁抬眸搜寻了一下四周,竟然没发现她的身影,不由得皱眉,朝段将军问道,“苏牧呢?”

    段将军还高兴着呢,被突然询问,神情一愣,跟着抬头张望了一眼,“不知道,刚才他还在啊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面色微沉,心头有些不安,顿时拨开人群,寻找她的人影。

    搜寻了半天,他都没见着她人影,更加提心吊胆,忐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她身为这次战役的功臣,却在庆功宴上消失,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尹揽枫放心不下,找来粱副将,严肃吩咐,“苏牧不见了,你马上派人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苏牧不见了?怎么可能?刚才他还在啊,怎么会——”粱副将难以置信的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他们都打了胜仗了,杀得敌军毫无还击之力,苏牧怎么可能会不见呢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,别磨蹭了,苏牧要是有个不测,我宰了你。”尹揽枫急吼吼的呵斥,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粱副将浑身一抖,立马转身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过了将近一个时辰,粱副将急急忙忙的回来,这才意识到事情严重性,冲着尹揽枫抱拳禀报,“尹将军,末将派人把融名城找遍了,也没看到苏牧的身影,只有这几个士兵说,他们在城门口看到了他,后来就没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粱副将指了指身后的几个士兵,解释道。

    尹揽枫听到这话,眉头深深蹙起,面色变得相当难看,“难道说她根本就没进城?”

    思及此,尹揽枫心子一沉,慌张的大声命令,“快,派兵出城去找,直到找到苏牧为止!”

    一旁的段将军闻言,大步上前,阻止道,“不行,我们好不容易攻下了融名城,必须稳定下来,要是敌人不死心,遭到敌人的反扑,我们今晚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!”

    “快去!”尹揽枫根本不听段将军的劝阻,擅作主张的大吼。

    段将军没料到一向敬重自己的晚辈,居然如此不听劝,当下愤怒呵斥,“尹将军,你听不懂我的话吗?我们好不容易攻下融名城,必须死守,你现在派兵出去,就是让敌人有机可趁啊,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!”

    现在的尹揽枫怒得双目猩红,一想到苏陌凉可能有危险,整个人都快崩溃了,此时此刻也没了平时的姿态礼仪,咬牙切齿的怒吼,“我现在什么道理都不懂,我只要苏牧安然无恙的回来,段将军,我明确的告诉你,要是苏牧出了什么事儿,我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段将军听到这话,身形大震,深受打击的后退两步,满脸惊骇的盯着他,“尹揽枫,你疯了?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马上派兵去找,不然我真的不保证,将整个融名城拱手让人。”尹揽枫阴沉的声音透着嗖嗖凉气儿,仿佛从地狱里飘出来的一样,吓得段将军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他为了一个副将,竟然不要融名城,也不要命了!

    尹揽枫一定是疯了!!!

    融名城这边因为苏牧的失踪,变得人心惶惶,而苏陌凉这边,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。

    苏陌凉没料到在去兴平城的路上居然遇到了敌军的埋伏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六个人,但实力都在巅峰圣灵师以上,其中两个还达到了中期尊灵师。

    看这阵容,这实力,苏陌凉便知道,这几个人不是普通的士兵,应该是敌军将领的暗卫。

    并且一个照面,对方就道出了她的名字,很显然,他们就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依照苏陌凉现在的实力,虽然对付中期尊灵师稍稍有些吃力,但至少还有胜算。

    可奈何他们抓住了林婉儿,大刀架在她脖子上,牵制得苏陌凉和血战团的所有兄弟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苏牧,要想她活命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说话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衣劲装,跟夜色融为一体,很难辨别得出他的身影,只是那双冰冷泛着幽光的眼睛在黑夜里显得阴森可怖,流露出冷峻的杀气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要去!”萧凛尘着急的大声阻止。

    敌人明摆着是冲苏陌凉而来,她要是去了,就是羊入虎口,被人啃得骨头都不剩。

    “哼,这可由不得你!”黑衣男子比在林婉儿脖子处的大刀加深了几毫米,顿时印出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深吸一口气,佯装镇定的回答,“你们还真是天真,用一个婢女来威胁我,就这么相信,我会因为一个不起眼的婢女跟你们走吗?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似乎不吃她这套,冷笑一声,“呵呵,我倒要看看你是真不在乎,还是假不在乎!”

    说着,黑衣人手腕翻出一个匕首,猛地插入了林婉儿的肩膀,只听一声惨叫震荡而起,吓得血战团的众人白了脸色,想要上前营救,却又不敢随便动手,盯着林婉儿痛苦的模样,着急得双目充血,拳头紧握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黑衣人还不罢休,拿着匕首,在她的伤口处,狠狠的挖起来,痛得林婉儿大喘粗气,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苏陌凉吓得心肝一颤,面色跟着惨白起来,咬着牙齿,凶戾大吼,“你信不信,只要你在林婉儿的身上捅上一刀,我便让你和你的人忍受千刀万剐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