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0章 来到敌人的地盘
    苏陌凉的吼声落下,紧接着就听对方爆发出一连串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六个男人笑得前仰后合,对苏陌凉的大言不惭,鄙视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就凭你,也想把我们千刀万剐,这真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笑的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将军下令活捉你,对付你这种人,我都懒得出手!”黑衣男子一边冷笑,一边不屑的上下打量苏陌凉,看她身材瘦小,气息微弱,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们得到命令的时候,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,竟然让他们六个一起出动,没想到只是一群小喽喽,实在是大材小用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冷将军到底怎么想的,对付这种渣渣,竟然也如此谨慎小心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对方轻蔑的嬉笑,这下子反而冷静了不少,漆黑的瞳孔,绽放出缕缕阴厉的冷芒,阴沉的声音,像是浸泡在寒潭里的冰渣子,又冷又硬,“不信,你们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那浑身倾泄而出的煞气,瞬间弥漫开来,六个男子感受到浓烈的杀意,笑声戛然而止,深深望了一眼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,里面闪烁着阴冷的火苗,瞧得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苏牧,看着瘦瘦小小,为何有这等强大的气势?

    领头的黑衣男子被她唬得片刻呆滞,直到怀里的林婉儿挣扎着大吼,才让他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赶紧走,不要过来。我林婉儿反正贱命一条,死了就死了,没什么大不了,可主子你不行,血战团需要你,帝尊也需要你,你不能出事儿啊!”

    黑衣人听她动摇苏陌凉的主意,气得眉头紧拧,狠狠甩了她一巴掌,顿时将她嘴角刮出血迹,骂骂咧咧的低吼,“给我闭嘴,再说一句,我扒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心头一跳,面色更是难看几分,沉声开口,“我可以跟你们走,但前提是放了她!”

    这是她做出最大的让步。

    血战团的兄弟们见她答应,全都大惊失色的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千万不能去啊,你这去了,可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苏陌凉大败焚血军,杀了对方那么多将士,焚血天城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,估计将她大卸八块都不泄愤吧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往绝路上走!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身后的阻止,回头深深看他们一眼,微微颔首,“放心吧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这黑衣男子说上面下令活捉她,那就代表对方并不想要自己的性命,至少现在不会要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闻言,嘴角噙着轻蔑的冷笑,反驳道,“放她可不行,万一你在路上玩什么花样,岂不是让我们白忙活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她,你认为我会跟你们走吗?”苏陌凉强势反问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不跟也得跟,这可由不得你!你若是不在乎她的性命,那我们杀了便是,但别忘了你身后还有一大群人呢,真要是打起来,你觉得他们有几分胜算?或者,你是想让这一大群人给你陪葬!”黑衣人挑眉轻笑。

    苏陌凉知道血战团的实力不如他们,要打起来,必定会有伤亡,想到这一层,她愤怒的握紧了拳头,只有再次让步,“我跟你们回去,到了目的地,放了她!”

    黑衣人这才算答应的微微点头,“嗯,可以,反正我们要抓的人不是她,只要你跟我们乖乖回去了,到了地方,我们自会放行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才抬步缓缓朝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苏陌凉走过来,黑衣人顿时给其他五个男子递了眼神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心领神会,顿时上前一把擒住她,大刀快速架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血战团的众人看到这一幕,急得面红耳赤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苏陌凉不去,林婉儿会死,可是苏陌凉去了,她又会死!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他们都帮不上任何忙,实在让人憋屈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着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,六个黑衣人已经将林婉儿和苏陌凉押上了马车,飞驰而去,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天燕城

    天燕城繁荣辽阔,是焚血天城极其重要的城市。

    在商业上,它是个贸易枢纽,可以提供战线补给,在战术上,它依山傍水,防御外敌入侵。

    所以,焚天君才会以天燕城为据点,展开大规模作战。

    苏陌凉耳边回荡着哒哒的马蹄声,由着马车飞速的穿过街道,驶入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到了目的地,黑衣人率先将林婉儿押下了马车,冲着苏陌凉冷声警告,“苏牧,你现在已经到了我们的地盘,插翅难飞,若想活命,就乖乖的,不要想着逃跑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眉头轻挑,冷笑一声,“放心吧,我还没让你们忍受千刀万剐之苦,怎么可能就这么跑了,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林婉儿肩头的伤口,她的目光微凝,口气冷如冰刺,分外刺耳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闻言,不屑的怒哼一声,显然没将她的话放在眼里,“苏牧,你到了我们的地盘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,居然还敢大放厥词,看来真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,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谁任人宰割!”苏陌凉眼角一扬,冰冷的回视着他的视线,那瞳孔里的阴鸷,像是毒蛇一般爬上了黑衣男子的脊背,让他莫名发寒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要跟她废话,将军还等着见她呢。”另一个黑衣男子见时间不早,焦急催促道。

    领头儿这才回过神,愤怒哼了一声,挥手,“带走!”

    话落,苏陌凉这才被带下马车,羁押着她往城主府走去。

    城主府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老宅,就算被黑夜笼罩,也能模糊的看清楚庭院大致的构造。

    虽然算不上金碧辉煌,倒也玲珑别致,底蕴深厚。

    她被押着穿过四通八达的庭院,看到四周树叶随风摇曳,倒映在地上,影影绰绰,显得分外阴森。

    前院没什么灯笼,黑漆漆的,清冷异常,直到走到后院,苏陌凉才看到前方传来了亮光。

    前方高耸入天的阁楼,像是被灯火拉长了一般,倾斜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押着快速朝着阁楼靠近,走到这里,她才沉声开口,“我都跟你们进了城主府,现在可以把她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冷哼一声,“放不放,是我们将军说了算,进去吧!”

    说着,黑衣人用力一推,顿时将苏陌凉推进了烛火摇曳,亮堂宽敞的大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