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1章 匪夷所思的要求
    大厅里的圆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,光是闻着香气,看着颜色,就知道味道不错。

    苏陌凉眸色划过惊讶,想要转身询问,却见黑衣男子已经消失不见,门口只有两个士兵把守着。

    就在她还来不及思考得时候,门口忽然走来了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一袭军装,英姿勃勃,器宇轩昂,五官端正,眼眸清朗,剑眉斜飞,如刀刻般冷冰的容貌,俊美异常,苏陌凉不得不感叹,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只是他那浑身散发出的冷厉气势,果然如他的姓氏一般,顿时让整个大厅的温度骤降。

    感受到来人的气势,苏陌凉脑子飞速运转,很快猜出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听闻焚天君手下有五名得力大将,有三位年纪稍长,算是德高望重的老将军,而另外两位则是二十出头的少年将军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少年将军,名叫向展,他身形魁梧,力大无穷,有万夫不当之勇,而另一位,名叫冷墨尘,相反的,他长相俊美,身如玉树,看着十分养眼,而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,此人举手投足如利剑出鞘一般锋利无比,是个不容招惹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若是她猜的不错,眼前这位长相和气质都不俗的男子,应该就是冷墨尘。

    想着,她红唇微动,率先开口,“冷将军大半夜的抓我来,摆了这么一桌子好菜,是何意思啊?”

    冷墨尘听她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姓氏,寒星般的褐瞳,透出一缕惊讶的暗茫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而眼前此人,却能毫不犹豫的道出他的身份,仿佛是认识好多年的朋友一般,倒是让人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冷墨尘眼眸微眯,犀利的目光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心底也忍不住感叹,原来用草船戏弄自己,让他丢掉宣科城的谋士,居然是这样瘦弱的小个子,还真是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思及此,冷墨尘涌上了几分羞愤,随后径直走到了饭桌前坐下,冷声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早就想设宴款待你,却又害怕你不肯赏脸,所以才派人去请你。”他重新抬头盯向苏陌凉,棱角分明的俊脸面无表情,理直气壮的给出了违背事实的解释。

    苏陌凉眉眼一扬,冷哼道,“打伤了我的人,强行把我虏来,这就是你所谓的请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来了,过程和手段如何,本将军都不在乎,本将军在乎的只有结果。”冷墨尘低沉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波澜,光是听着口气,就知道此人是个不择手段,残忍之辈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面色微沉,口气同样不善,“这顿饭就不必了,冷将军还是开门见山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我也不绕弯子,把解药拿出来!”冷墨尘没有跟她废话,直入主题的命令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,唇角一勾,笑意不断加深,漆黑的瞳孔闪过精光,“没想到那位将军的命还真大,居然活着逃回了天燕城,可真是了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苏陌凉很快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冷墨尘忽然找她要解药,很明显,只有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那就是今晚驻扎在融名城的将军,打了败仗,中了她的毒气弹,拼命逃回了天燕城,只是毒性发作,急需解药,不然就会暴毙而亡。

    而那位将军,能支撑到现在,除了自身的底子不错,更重要的应该是吃了解毒丹,暂时缓解毒素,所以才没有立刻中毒身亡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以为吃了解毒丹,就能万事大吉,没想到苏陌凉在炸药包里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不但在里边放了巴豆,砒霜等毒物,还放了特别稀有的金乌花。

    要知道金乌花这类药材十分罕见,花瓣带有剧毒,花茎却是解药。

    因此,一般解毒丹根本解不掉它的毒素。

    所以,苏陌凉当时并没有趁胜追击,还任由敌方将领趁乱逃跑,不是因为她心慈手软,而是因为她早就知道这群人不管逃多远,都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也就她有能力可以解这个毒,所以冷墨尘坐不住了,一连派出自己身边六个暗卫来抓她,看样子那位将军的情况不容乐观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陌凉的笑容更加迷人起来。

    冷墨尘顿觉她的笑容扎眼,眉头猛蹙,再度开口,“苏牧,我劝你还是赶紧把解药交出来,不然,不但你,还有你那跟班,都得为曹将军陪葬!”

    苏陌凉得知这样的消息,一扫刚才的凝重,顿时变得轻松起来,反唇相讥,“冷将军,你似乎搞错了,我不过一个刚上任的副将,对云楼军没有任何影响力。我要是死了,在帝尊眼里,在云楼军的眼里,不过是死个小兵,无足轻重。而你们那位老将军死了,就不一样了。那可是等于斩断了焚天君的一只臂膀啊。所以,你现在是该以恳求我,而不是威胁我!”

    她现在可是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,相信冷墨尘只要还忌惮焚天君,忌惮云楼帝尊的进攻,就不会傻到让那将军中毒身亡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已经损失惨重,不但丢了城,还死了不少的将士,要是这位德高望重,在军队里非常权威的老将军也死了,这样的死讯传开,将会彻底压断士兵心上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他不用猜也知道,焚血军定是无心应战,就算应,也只有吃败仗的份儿。

    而焚天君要是得知曹将军的死讯,肯定会大发雷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所以,在面对苏陌凉那张自信从容的笑脸时,冷墨尘忽然生出撕碎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大局着想,一向骄傲的他,也不得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,“苏牧,你到底怎么才肯拿出解药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见他面色难堪,眉眼轻扬,轻声开口,“很简单,先把你那六个暗卫千刀万剐,我们再商量解药一事,不然,没得谈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冷墨尘听到这话,震惊的大吼一声,阴沉的面色更是黑得快要刮风下雨。

    他实在没想到,苏陌凉竟然会提出这样匪夷所思的要求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六个暗卫,可是花了十年之久的时间培养起来的,是他最得力的助手,而苏陌凉竟然想将他们千刀万剐,岂有此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