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3章 不知道她搞什么名堂
    冷墨尘看到两个士兵不断的挥刀剜肉,须臾就让六个暗卫千疮百孔,血肉模糊,那血腥残忍的画面,就连他这个征战沙场的将军都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而那凄厉的嘶吼,更是衬得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六个暗卫永远想不到,自己会真的忍受千刀万剐之痛,更没想到,还是栽在一个瞧不上眼的废物手里。

    最最想不到的是,下令的竟然是他们誓死效忠的主子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讽刺,太可笑了!

    面对此情此景,冷墨尘的心里也不好受,周身萦绕起一股戾气,死死拽紧拳头,指甲深深陷进了肉里。

    胸膛的怒火像一锅开水沸腾着,只觉得一股怒气直供脑门,太阳窝突突地跳。

    实在看不下去,他才转头瞪向苏陌凉,咬牙切齿的质问,那阴沉的口气,足以听出极大的忍耐,“苏牧,你这下满意了吧,赶紧把解药交出来!”

    为了曹将军,为了大局着想,冷墨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若是还拿不到解药,那他真的要撕碎了苏陌凉!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六个暗卫被剐得生不如死,这才满意的微微点头,“好,解药我给你,不过,你要给我一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苏牧!你竟敢戏耍本将军,他的毒已经撑不了多久了,你竟然还让他等一天!”冷墨尘听到这话,积压在胸口的火气瞬间如火山爆发。

    他一掌拍在桌上,顿时将桌子震得粉碎,显然已经怒到极点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冷静的看他一眼,清冷开口,“我身上没有炼好的解药,所以得花一天的时间临时炼丹。如果想活命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再等一天!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她刻意为难,是她的确需要花一天的时间准备。

    而冷墨尘听到临时炼丹几个字,俊美的瞳孔霎时掠过一道惊讶,眉头一敛,大声问道,“炼丹?难道你是炼丹师?”

    苏陌凉眉眼轻扬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冷墨尘见她一副默认的样子,吃惊不小,愤怒的俊脸忽而有些收敛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个瘦弱的小个子,居然是名高贵的炼丹师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小看他了!

    “好,本将军再给你一天时间。你要是没有抓紧时间炼出解药来,只要曹将军一死,就是你和你那跟班的死期!所以,奉劝你,最好别玩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地起身,冲着两个士兵冷声吩咐,“给他安排一间房,守着他炼丹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狠狠瞪了苏陌凉一眼,才愤怒的甩袖子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晚,苏陌凉被押进了一间空房,房间外边加强了士兵守卫,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,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。

    苏陌凉透过窗户看了看外边的情况,这才彻底打消了逃跑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里是敌人的地盘,到处都是他的人,想要跑真是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更何况,林婉儿还在他们手里,她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她轻轻叹了口气,只有回到榻上,放出药鼎,抓紧时间炼制解药。

    眼下,还是先稳住冷墨尘再说。

    一天匆匆过来,太阳升起又落下,直到临近傍晚,外边传来细碎焦急的脚步声,苏陌凉才赶紧收起药鼎,将炼制好的解药捏在手里,起身朝着窗户靠近,从戳穿的窗户纸打望着外边的情形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见外面乱糟糟的,好几个婢女来去匆匆,手里端着水盆,拿着帕子,神色慌张的朝远处去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顿时明白了过来,看样子是那中毒的老将军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不出她所料,只见冷墨尘浑身戾气,火急火燎的大步奔来,猛地一下撞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一声大吼,伴随着狂风扑卷而来,“苏牧,你的解药呢!”

    只见他冷峻的脸庞因为着急,涨得绯红,两颗眼珠子鼓得充血,急得就快瞪出来,声音跟打雷似的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苏陌凉也没有废话,直接伸手,递上炼好的丹药,“这是下灵品的回魂炼毒丹,给他服下,不出一个时辰,他就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冷墨尘见此,焦急的一把拿过丹药,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眼,眸色划过难掩的震惊,其中还带了浓浓的怀疑,“下灵品的丹药,这么说来,你竟然是初期丹皇?”

    初期丹皇的等级可不低,算得上非常厉害的炼丹师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那有炼丹天才之称的妹妹,也不过在初期丹皇这个等级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这种程度,算是天才级别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苏陌凉沉默着,没有反驳,冷墨尘便误会她是初期丹皇。

    却不料想,苏陌凉可是高了整整一级的中期丹皇。

    面对苏陌凉的沉默,冷墨尘不禁眯起眸子,不敢相信的深深看她一眼,企图看出什么端倪来,最后还不忘警告一声,“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样!”

    很明显,他对苏牧始终放心不下,毕竟他在她的手里,连着栽了两个跟头。

    先是丢了宣科城,接着又斩杀了六个精心培养的暗卫,心里早已有了阴影。

    冷墨尘光是想到这两件事,就恨不得把苏陌凉扒皮抽骨。

    若不是还要依靠她炼制解毒丹,此刻她已经被他挫骨扬灰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感受到冷墨尘的不信任,轻轻摇头,冷笑一声,“冷将军,我还不傻。现在耍花样,不是找死吗?那老将军要是中毒死了,我也活不过今晚,要真论起来,我比你更加不愿意他出事儿好吗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冷墨尘才暂且相信的怒哼一声,想到曹将军的毒素耽误不得,这才转身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目送他离开,空间里的金毛狮王才忍不住焦急的询问,“主子,你都把解药给他了,没了牵制他们的凭仗,不更是死路一条吗!”

    曹将军死,苏陌凉和林婉儿会跟着陪葬,可是曹将军要是活过来,解除了毒素,那苏陌凉就没了牵制敌人的条件,不也是任人宰割了吗?

    这步棋,不管怎么走,横竖都是个死啊!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,红唇轻勾,眸底划过一抹狡黠,声音低吟般缓缓溢出,“谁说我没了牵制他们的凭仗?看着吧,就算那将军活过来,冷墨尘同样不敢把我怎么样!”

    金毛狮王,天魔貂和青云豹都是一脸的疑惑,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