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4章
    果然,不出一个时辰,吃下解药的曹将军总算是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随军的几个太医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,确认他真的清除毒素,没有大碍之后,才松了口气,转身回禀冷墨尘。

    “冷将军,曹将军的毒已经彻底清了,只需要调养个几天,就会痊愈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直提心吊胆的冷墨尘也缓和了面色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看来这一次,苏牧到真没有骗他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到他接二连三的大败焚血军,还害死了他六个暗卫,冷墨尘怒火中烧,握紧了拳头,简单的吩咐了几句,转身朝着苏牧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苏牧把他害得这么惨,这笔账,他还要跟他好好算算才行。

    苏陌凉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会来,此时坐在椅子上,注视着他从院子里走来,全然一副正等着他的姿态。

    冷墨尘看她一脸淡定,没有丝毫畏惧的迎视自己的目光,英气的眉宇猛然蹙起,脸色又冷又黑,酝酿着隐忍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想不通,苏牧已经没了牵制他的凭仗,只是一个任人宰割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俘虏,这时候她不是该害怕,该颤抖,该恐惧吗?

    为何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,反而镇定自若的等着他?

    冷墨尘发现,自己竟然完全看不清眼前这男子的心思,想到这一层,他的心越发的沉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人就是这样,越是示弱,敌人就越是嚣张,用尽各种卑劣的手段对付你,可是苏陌凉越是表现得镇定从容,反倒让人摸不准心思,不敢随便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更何况,冷墨尘在她手里吃过亏,有了心理阴影,自然会谨慎小心不少。

    如今,看到苏陌凉反客为主的态度,冷墨尘就越是不敢肯定,她下一秒是不是还会使出更歹毒的手段,让他载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所以,他除了愤怒之外,还在警惕,在戒备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辰,那位将军应该解了毒吧,冷将军应该高兴才是啊,怎么黑着一张脸呢?”苏陌凉嘴角噙着浅淡的笑意,漆黑的瞳孔像是会发光一样,绽放出诡异的光泽,戏谑般的询问,却让冷墨尘的面色更加难堪。

    她还好意思问他为啥黑着脸,她杀了焚血军那么多将士,还把他六个暗卫千刀万剐,面对这样的敌人,他难道还要笑脸相迎吗?

    他没有把她大卸八块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只是,碍于苏牧还有点用,还不能这么快的赶尽杀绝,所有他忍下了所有火气,尽量心平气和的开口:“苏牧,你应该知道,你进了天燕城就是死路一条,但是,只要你好好表现,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早就料到此事没有解毒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她眉头轻挑,虽然心中早已有数,可表情还是装作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,“不知道我要如何做,冷将军才给我生路呢?”

    冷墨尘见她上钩,剑眉微扬,缓缓道,“只要你交出炸死士兵的毒物,我就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话,立马明白过来他说的是掺杂了毒药的炸药包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见识了毒气弹的威力,所以也想制作毒气弹,作为战场的反击。

    焚血天城已经丢掉了融名城,作为邻居的天燕城随时都有被攻进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为了抵御云楼军,他们不得不拿出强势的战术,不然,天燕城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要知道,若是输了这一仗,那一定会成为焚血天城历史上最惨烈,最狼狈的一仗。

    绝对会让焚血天城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所以,拿到炸药的配方应该是最有力的反击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苏陌凉笑了,“冷将军,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把配方给你?”

    冷墨尘闻言,面色一沉,瞳孔绽放出一缕冷芒,“看样子,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。既然如此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来人啊,把苏牧押入大牢,大刑伺候,直到他愿意交出配方为止。”

    之前曹将军中毒,命在旦夕,片刻都不敢耽误,所以他只得受制于苏陌凉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情况不同了,曹将军已无大碍,他有大把的时间跟苏陌凉慢慢耗,直到她拿出炸药的配方为止。

    他相信进了大牢那个地方,再倔强的人,也得乖乖妥协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,似乎并没有任何意外,平凡的脸上跃上从容淡定的浅笑,如墨般浓的化不开的黑眸,深深看了冷墨尘一眼,犀利的目光顿时让后者心中一跳,萦绕上丝丝阴寒之气。

    “冷将军,我希望你别为今天的决定后悔,你要清楚,送我进了大牢,要想求我出来,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了。”临走前,苏陌凉表情莫测,语重心长的提醒一声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落入冷墨尘的耳朵里,俨然成了愚昧无知的狂妄。

    他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愤怒的冷笑起来,沉声低吼,“我冷墨尘这辈子还不知道后悔怎么写。我倒要看看,你一个俘虏到底要怎么让我后悔,来人,赶紧把他押下去!”

    听到命令,外边顿时冲进来好几个士兵,快步上前擒拿苏陌凉。

    这次,苏陌凉竟然罕见的没有反抗,而是目光幽幽的盯着冷墨尘,任由士兵动手抓她,随后快步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离开房间时那泰然自若的神态,简直让冷墨尘气得发狂!

    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难对付的人物!

    进了所谓的大牢,苏陌凉才发现其实就是个阴暗潮湿的地宫。

    面积不算小,四周乱糟糟的,脏兮兮的,一路走来,随处可见乌红的血迹,随处都能闻到一股腐烂的霉臭味。越往里比走,越能听到地牢深处凄惨的叫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环境,阴森可怖,让人毛骨悚然,光是走进来,就有让人招供妥协的趋势。

    就在苏陌凉观察着四周的时候,带领她的牢头,已经给动刑的士兵大声吩咐,“上烧红的铁块!”

    几个士兵闻言,都是心领神会的点头,欲要上前抓住苏陌凉。

    可是,苏陌凉是什么人,她好歹也是名初期尊灵师,面对几个士兵的动手,连步子都没挪,直接一个挥袖,猛地打飞上前的两个士兵,而后身形一闪,瞬间欺近牢头。

    不知道何时,手中已经翻出来一把匕首,狠狠比在了牢头的脖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