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5章
    “你确定,你还要动刑吗?”苏陌凉凑到牢头耳边,压低着声音,阴森森的飘出一句话,顿时骇得牢头浑身大震。

    其他士兵也被这一幕吓得变了脸色,满脸惊恐的盯着她,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苏——苏牧,你好大的胆子,你竟敢挟持我!”牢头惊恐万状,抖着身子,颤抖着声音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苏陌凉勾唇,看似在笑,可眸底却是说不尽的冰冷,“我不但敢挟持你,还敢杀你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手里的匕首更是加重了力度,霎时在牢头的脖子处印出了一道不浅的血痕。

    感受到肌肤的同感和匕首的冰冷,牢头更是吓得瑟瑟发抖,只是嘴上还很强硬的反驳,“苏牧,你要是杀了我,你也活不成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可不一定,你不过是个小小牢头,死了也就死了,而我是他们好不容易才抓来的俘虏,若是没从我身上压榨出有利的消息,你觉得冷将军会轻易让我死吗?”苏陌凉低吟般的声音,却如当头一棒,敲得牢头浑身僵硬,彻底击垮了他心中最后的防线。

    “苏牧,我也是在别人下面当差,实在没办法,将军规定行刑,我要是违抗军令,就是死路一条,你这不是为难我吗?”牢头知道恐吓不行,只有软着性子,先稳住苏陌凉再说。

    苏陌凉却不吃他这一套,手里的匕首,更是嵌进他的肉里,越来越深,“既然违抗军令是死,那我就提前送你上路,免得还要忍受冷将军的责罚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陌凉杀气顿显,刚要准备下手,就听牢头带着哭腔求饶,“别杀我,求你别杀我,我不动刑,不动刑还不行吗!”

    面临死亡,牢头自然顾不得以后的责罚,若是连眼下的性命都保不住,还担心以后的责罚干什么!

    “我只能保证不动刑,但实在没办法放你出去啊——”这已经是他最大限度的退让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微微颔首,其实并不在意能不能出去,因为她知道冷墨尘迟早会来请她出去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外面到处都是冷墨尘的人,她就算现在出去,也没有逃跑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,她也不会傻到浪费时间和力气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“你只要告诉我林婉儿在哪,其他的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苏陌凉冷声道。

    牢头闻言,连忙点头,“我知道她在哪,我带你去,你把匕首拿开吧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见他老实了,这才移开了匕首,拽着他往前一推,蹦出两个字,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牢头见识了苏陌凉的实力,也不敢随便反抗,只有硬着头皮,带她来到了林婉儿的牢房。

    此时的林婉儿摊在牢房的角落里,肩膀被挖了好大一个窟窿,血流不止,面色惨白,若不是最后一丝意志在支撑在她,此时估计已经彻底晕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听到窸窸窣窣的开门声,她才气若游丝的微微睁眼瞧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顿时让她神色大变,不可思议的喊起来,“主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想要起身,而快步走进来的苏陌凉见此,惊得立马按住她,快速从药瓶里掏出一颗丹药,喂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冷墨尘把我关进来了。”苏陌凉一边帮她处理伤口,一边皱眉解释。

    “什么!你也被关进来了,这可怎么办啊!”林婉儿至少以为苏陌凉是有法子脱身的,哪料到连她都进来这鬼地方,是不是就代表,她们都难逃一死?

    苏陌凉拍拍她的手,轻声安抚道,“放心吧,明日我们会安然无恙的回云楼暗域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已经手脚麻利的替林婉儿包扎好了伤口。

    林婉儿听到这话,不明白了,苍白的脸蛋满是疑惑,“明天?是帝尊派人打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是焚血军不共戴天的仇人,他们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会放她平安的离开?

    所以,她能联想到的是君颢苍来救她们来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摇摇头,“不是。明日,冷墨尘会主动求着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主动求我们出去,他莫不是疯了?”林婉儿难以想象,敌军大将居然会主动求战俘,这也太奇怪了吧。

    显然,她是不愿意相信的,觉得苏陌凉有些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她们沦为战俘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,这世上哪有将军恳求战俘的事情。

    苏陌凉面对她的质疑,没有过多解释,只是劝她安心。

    然而,翌日一早,林婉儿还真的见识了奇迹。

    冷墨尘竟然真的派人来请苏陌凉了。

    铁门打开的那一瞬,她便是看到两位士兵快步走了进来,面色严肃的朗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苏牧,冷将军请你去一趟,跟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林婉儿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打量了两位士兵一眼,视线最后落到了苏陌凉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倚在角落里假寐,对两人的话充耳不闻,不给面子的将两人晾在一边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两个士兵眉头紧皱,面色难堪,猛地大吼,“苏牧,你没听到吗,冷将军让你去见他,赶紧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吼声落下,苏陌凉当没听到似的,依然闭着眼睛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再也忍不住了,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苏牧,你胆敢违抗军令,活腻了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这才缓缓睁眸,冷觑他们一眼,“我曾经说过,送我进了地牢,要想请我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回去告诉你们将军,我已经打定主意留在地牢里了,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微微抬手,冷声拒绝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见此,满脸惊诧,他们还没见过这样奇葩的人。

    将军都下令让她离开地牢了,她反倒赖在地牢不走,这——这——这人难道是脑子坏掉了?

    林婉儿看到这里,着急得不行,立马劝道,“主子,现在有机会出去,你赶紧走啊。”

    这么难得的机会要是错过了,可就真得死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却是完全不在意,重新闭上眼睛,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看了,惊讶的面部抽搐,无语的转身离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