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6章 不责怪,反而感谢?
    林婉儿看到两个士兵就这么走了,再看到苏陌凉完全不在乎的态度,气得直跳脚,本还有些苍白的小脸,此时涨得绯红,两个眼睛瞪得充血,显然是担心到了极点,“主子,你疯了吗,你要一直待在地牢里,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,你要清楚,你只有出去了,才能有法子脱身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因为担心我,故意留下来,要是这样的话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,免得拖累你!”

    地牢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守着,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,更别说出去了。

    而她们一天面对的不是士兵就是牢头,全都是说不起话的人,想要出去,连点小聪明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苏陌凉那么聪明,自然知道这个道理,可她还是固执的坚持留下来,除了是担心自己,林婉儿真的想不出别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林婉儿焦急的面色涌上视死如归的神情,猛地抬手朝着自己的胸口狠狠拍去。

    为了不连累苏陌凉,她这条命又算得了什么呢!

    苏陌凉看她竟然动了这样的心思,吓得立马抬袖挥去,打开了林婉儿的手,皱眉呵斥,“林婉儿,你别给我做傻事儿,我说了我们不会有事儿,就真的不会有事儿,你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林婉儿捂着被打疼的手臂,看到苏陌凉怒容满面,心里内疚的道歉,“都怪我,如果不是我,主子也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跟我道歉,这一次还多亏你,相反的,我要感谢你。”苏陌凉见她冷静下来,才淡淡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林婉儿被她这话弄懵了,黯淡的表情忽然涌上惊讶,不敢相信的反问,“主子,你在说什么啊,你不能因为不想让我内疚,就故意说些胡话来安慰我。我连累你当了战俘,任人宰割,你竟然还要感谢我,这是什么理儿啊?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嘴角轻扬,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,轻笑着摇头,“你想多了,这次还真不是安慰你。你想想,如果不通过这种方式,我能顺利进入天燕城,顺利混进焚血军吗?”

    林婉儿听到这儿,就更是傻眼了,眨巴了几下瞪得铜铃大小的眼睛,面对她那诡异的笑容,忽然有些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思考了一会儿后,林婉儿才渐渐回过味儿来,惊讶得张大嘴巴,倒抽一口冷气,“主子,该不会——该不会连这次俘虏都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苏陌凉见她音量有点大,立马冲她嘘了一声,“你小声点!”

    林婉儿被呵斥了,才立马反应过来,猛地捂住小嘴,那双浑圆的眼睛布满震惊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出她瞳孔里的质问,微微颔首,默认了她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全是故意,在路上中埋伏,你被俘虏的确是意料之外的,我是看到你被刺伤,才动了混进来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有人敢动她在乎的人,她当场就怒了,索性将计就计的跟他们回天燕城,正好可以搅他们个乱七八糟,帮着君颢苍里应外合的搞垮焚天君。

    要知道,若不是这场俘虏,她根本不可能混入焚血军,就算混进来了,也会被狡猾的焚天君给察觉出来,反而被俘虏回来,给了她战俘的身份,她还能正大光明的待在这儿。

    相信焚天君那样骄傲自负的性子,自然不会将一个战俘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所以,这样的身份反而能降低他的戒心,混淆他的视听,更容易办事儿。

    要论起来,苏陌凉是真的感谢林婉儿给了她这个打入敌人内部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着苏陌凉双眸闪烁着睿智的光泽,林婉儿忽然冷静了不少,心中除了强烈的震惊外,还有更多的疑问,“可是,你现在是战俘,被关在地牢,什么都做不了,也是白搭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什么都做不了,不出一个时辰,冷墨尘就会亲自来地牢求我出去。”苏陌凉口气笃定,面上带着自信满满的笑容。

    林婉儿闻言,就更是疑惑不解了,她还从未听说将军跑到地牢来主动央求战俘的。

    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就在林婉儿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苏陌凉已经重新闭上了眼睛,开始打坐修炼,很快四周浮动起浓郁的灵气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林婉儿无奈扶额,她们都被关进牢里,随时面临着死亡,而她可好,竟然在牢里都修炼起来,真是不得不佩服她的冷静。

    林婉儿看她不再说话,也无奈的坐在一边,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,整颗心都七上八下的,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烦躁不堪的时候,外面顿时传来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声音由远及近,走得很急,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,林婉儿便看到对面走来了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人穿着一身帅气的盔甲,长着一张俊美冷峻的脸蛋,浑身萦绕着逼人的煞气,就算还没靠近,林婉儿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此时,男子已经大步走到了牢房门口,看到苏陌凉竟然悠闲的闭目养神,没有受到一丁点伤害,怒得发狂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时候又不能动她,实在让他憋屈得紧。

    “苏牧,你赶紧给本将军滚出来!”一声怒吼,猛地响起,震得空气都隐隐颤抖。

    林婉儿吓了一大跳,听到将军两字,顿时反应过来,这人应该就是苏陌凉口中的冷墨尘了。

    认出对方的身份,她的心头再度涌上震惊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将军竟然真的亲自到了牢房里!

    林婉儿是满脸惊讶,而苏陌凉听到吼声,却依然老僧坐定的姿态,没有搭理冷墨尘。

    冷墨尘之前得知她拒绝出狱,赶走他士兵的消息,就气得半死,现在见她仍然不搭理自己,更是瞋目切齿,忍无可忍的大吼,“苏牧,你就不怕我宰了你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唇角轻勾,缓缓睁眼,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为什么要怕,我要是死了,该害怕的应该是你才对吧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冷墨尘瞳孔猛地睁大,跃上震惊之色,“看来,你一早就知道,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,我还真是小看你了!”

    林婉儿听到两人的对话,云里雾里的,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