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7章 跪下求我
    苏陌凉看到冷墨尘被自己逼得快要暴走,眉头轻挑,心情分外愉悦,轻柔的声音,温和得能捏出水来,却如冰冷的刀子,让人不寒而栗,“这都是我一手策划的,如果我不知道,那谁会知道?”

    冷墨尘神情大震,表情除了愤怒之外,还有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,太不简单了,总是留有后招,每次都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候,给予重创,实在是太可恶!

    别说他,就连焚天君都没料到,苏陌凉竟然提前在前往兴平城的路上埋下了炸药,结果两名大将在与君颢苍交战时,不幸中毒,现在生死一线,急需解药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解药,那焚天君就要面临一连失去两名猛将的风险,这样的打击简直就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如今曹将军还躺在床上,没有彻底恢复,现在另外两名大将又出了事儿,可恨的是敌军彻底占领了融名城,随时都有进攻的趋势。

    只要两名将军出事儿,这一仗,焚血天城必败无疑,不但败,还会造成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好在,两名将军中毒的消息,被焚天君封锁了,至今还没有传开,暂时稳住了军心。

    而两名将军也在今晚被秘密运送回了天燕城,等待着苏陌凉的解药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活下来,那焚血天城还有反败为胜的希望,若是不能活下来——

    后果完全是冷墨尘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焚天君正在大厅大发雷霆,忧心两位大将军的安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冷墨尘就算一肚子的火气和屈辱,也只有强行忍耐下来,耐着性子跟苏陌凉周旋,“你到底怎样才肯出去,为他们炼制解药?”

    苏陌凉知道讲条件的时间到了,淡然的面孔添了几分倔强,“我早先就说过,送我进来容易,请我出去可就难了。我也劝过你不要后悔,你现在这副姿态,是打算不要这张脸了吗?”

    冷墨尘听到这番话,猛然握紧拳头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他堂堂大将军,是最在乎面子的,现在能厚着脸皮站在这儿,可想而知,是被逼到了什么地步,鼓起了好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这些就算他不说,苏陌凉也是瞧的明白。

    她说这些话,也不过是故意讽刺他罢了。

    “苏牧,我劝你最好别挑战我的耐性,趁我好好说话的时候,就拿出解药,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这话,冷笑着反驳,“冷将军,我也劝你别意气用事,用我一颗脑袋,抵上你们焚血军千千万万的脑袋,那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冷墨尘简直被她逼得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,要怎么做,你才肯救他们。”这辈子冷墨尘心高气傲,肆意潇洒,能让他忍成这样,也只有苏陌凉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挑眉,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眼,“下跪求我,若是高兴了,说不定解药就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冷墨尘真是从未受过这样天大的羞辱,当场怒发冲冠,面色涨红的大吼,“苏牧,你别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苏陌凉像是看不见他的暴怒一般,冷淡的睨他一眼,重新闭上眼睛,“求人办事儿,居然是这种态度,看来,你是不想救他们的命了,那就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跟块顽石一般,固执得让人崩溃,放不下尊严的冷墨尘,再也忍受不了,只想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,猛地大吼,“来人啊,给本将军用刑,打得她交出解药为止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忽然睁眼,漆黑的墨瞳,目光幽幽的盯着他,嘴角噙着一抹刺眼的嘲讽,“我倒要看看,是你严刑拷打,让我交出解药的快,还是他们死得比较快。冷将军,要不要赌一把呢?”

    冷墨尘闻言,愤怒的俊脸忽而惨白。

    他发现,他根本就耗不过眼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多耽误一秒,两位大将军就多一分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焚天君比他更为震怒,命令他立马拿到解药。

    他要是不接受苏陌凉的条件,耽误了两位将军的抢救时间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看到那双冰冷坚毅倔强的黑眸,冷墨尘忽然不敢确定,若是硬来,自己到底还有几分胜算。

    或者,他一分胜算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场赌,苏牧赌得起,但他和两位将军却赌不起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他浑身犹如冷水浇身,颤栗得汗毛起立,握着的拳头不断的用力,竟是能看到手心溢出滴滴鲜血。

    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,冷墨尘许是战胜了心底的自尊,最终重重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求你,拿出解药。”这样的字眼几乎是从冷墨尘唇齿间挤出来的,又冷又硬,还夹杂着隐忍的滔天怒火。

    可就算如此,还是让林婉儿吓了一大跳,整张俏脸像是被冻住了一般,僵硬着表情,嘴角隐隐抽搐。

    她实在没想到,冷墨尘身为焚天君身边的大将军,居然跟他们家主子下跪恳求,这一幕实在太震撼,太惊悚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林婉儿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震惊,连忙捂住嘴巴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能把被人逼成这样的,估计也就只有她家主子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没想到还真的跪下了,眸中划过一抹讶异,最后松了口,“看你如此有诚意,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,不过,我要亲自看到林完出城才行。”

    冷墨尘听到这话,猛地站起来,黑着脸反驳,“若是我放了她,你不愿意给解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耍的花样可不少,让他还怎么相信她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相信我,那就没办法了,要头一颗,要命一条,能让焚血军的两名大将军为我陪葬,这辈子也算没有白走一遭。”苏陌凉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意味。

    冷墨尘听了,深深吸了一口气,自然是拗不过她的,只有大声吩咐,“来人,押送林完出城!”

    林婉儿听到这话,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,连忙说道,“主子,我不走,我不能留你一个人在这里!”

    苏陌凉蹙眉,生气的责备,“你留在这里,反倒是拖累我,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话,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林婉儿被她这么一提醒,这才记起苏陌凉的意图,心头虽然担心,但不能让自己坏了她的大事儿。

    之前她已经连累了一次,不能再连累她了。

    想着,林婉儿一咬牙,只有跟着士兵出了牢房。

    苏陌凉一路尾随,直到真的看到她安全离开天燕城,才交出了解药。

    只是,两位将军刚解毒没多久,苏陌凉就得到了焚天君的传召。

    对这个焚天君,她早有耳闻,听闻他是个丝毫不逊色君颢苍的人,曾经还让君颢苍载了个大跟头,差点丢了性命,足以见得此人是个惹不起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还有人传闻,此人生着一张比女人还要娇媚入骨,入艳三分的脸,苏陌凉忽然多了几分说不清的期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