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2章 本君该如何罚你呢
    听到他一字不差的道出了自己的名字,苏陌凉头顶像是炸了个响雷,整个人震在原地,全身都麻木了。

    望着那双魅惑妖冶的紫眸,她的心好像被拴了块石头似地直沉下去。

    那样独特的瞳孔,那样邪魅的眼神,除了凤墨邪还能是谁!

    她没想到自己易了容,居然都被凤墨邪给认出来了,难道他有火眼晶晶不成?

    其实,凤墨邪并不是用肉眼认出,而是用脑子猜到的。

    能让君颢苍亲近的女人,他至今只想得到一个,那就是苏陌凉。

    当初在下位面的时候,他为了刺激君颢苍,让他冲破封印,落下一身的寒病,故意前往超级强者的墓穴击杀苏陌凉。

    没想到君颢苍还真是奋不顾身,誓死保护这个女人,疯狂到连自己的性命和云楼暗域都可以置之不理,实在让他震撼极了。

    那样感人至深的画面,凤墨邪至今还历历在目,让他印象深刻呢。

    他以为君颢苍跟自己是同类人,都是无心无情无爱之人,所以他们才能强大的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,俯瞰这些蝼蚁。

    没想到君颢苍变了,变得连他都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变化,让他十分不满,这世上最没用,最碍事儿的就是感情。

    最可怕,最让人痛恨的就是爱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唯一的对手,居然也陷入了爱情里,实在是愚蠢至极。

    在不满的同时,他也很好奇,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,竟然能改变他唯一看得上眼的对手。

    若要论容貌,苏陌凉的确算得上漂亮,但在九幽之域,比她漂亮的也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君颢苍看了那么多美女,也没动心,怎么就看上她了呢?

    若要论实力,那她就更排不上号了,在下位面也许她算得上个天才,可是到九幽之域,她只要不当废柴,不做垫底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若要论背景,连他这个局外人都不忍直视,一个从下位面来的蝼蚁,这样的背景简直让人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个三无人员,却独得君颢苍的青睐,曾经一度让他非常费解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次,他引以为傲的瞳术在她这里碰了壁,他才开始正视起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她虽然很弱,但意志力却相当的强,要知道,这世上还没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他的瞳术。

    而她就是其中一个!

    可见,苏陌凉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没用。

    现在他得知这一切的战术都是她一人策划,还捣鼓出了毒气弹这种让人闻风丧胆的玩意儿,第一次让他栽了这么大个跟头,凤墨邪不得不承认,这个女人的确是个很特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冷絮月和冷墨尘听到焚天君竟然跟苏牧亲切的打着招呼,那模样,仿佛就是认识很久的朋友,两人都是惊讶得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,尊贵无比的焚天君身边什么女人没有,居然会认识这样一个身份卑微的丑女人,还说什么好久不见,这样的消息简直比他打飞冷絮月还让人觉得惊悚。

    “焚天君,你认识这个丑女人?”冷絮月看到这一幕,也顾不得身上的伤,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脸上挂着不敢相信的震惊,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除了君颢苍,焚天君还从来没把谁放在眼里过,然而眼前这个丑女人何德何能,竟然让焚天君亲自跑到大牢来,实在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冷墨尘虽然没问出口,但也是一脸疑惑的望着凤墨邪,等待他的解释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“焚天君”三个字,耳朵里哄了一声,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,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凤墨邪是君颢苍的仇人,却没想到他竟然就是焚血天城的君王!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苏陌凉僵硬的俏脸瞬间惨白如纸,可是一想到依照焚天君阴险狡诈的性子,一旦知道她的身份,必定拿她大做文章来引诱君颢苍。

    所以,这时候,一定不能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想着,苏陌凉咽了咽口水,努力保持镇定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如常,“你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凤墨邪闻言,紫色眸子划过一道隐晦的暗茫,唇角轻轻牵起魅惑的弧度,他步步紧逼,凑到了苏陌凉的跟前,声音犹如情人间的呢喃回荡在她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可是提醒过你,下次见面要记得我,没想到你这么快,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,看来我得亲自帮你回忆回忆呢。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是一脸戏谑,嘴边还带着暧昧的浅笑,只是声音却阴冷得像是从地狱里飘出来似的,让人心寒胆颤。

    什么叫笑里藏刀,苏陌凉深刻的体会了一把。

    眼前这男人言行举止看着好像没个正经,却很有可能就在你放松警惕的下一秒,让你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强大的敌人不可怕,可怕的是让你猜不透的敌人。

    果然,她才刚刚对上那双诡异的紫眸,还没彻底沉溺进去,就觉得脑袋发沉,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由于他的靠近,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,萦绕在她的鼻尖,仿佛让她跌入另一个绚烂的世界。

    体内的真君老人发现不妙,焦急的大吼,“小主人快醒醒,别看他的眼睛,别中了他的瞳术啊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刚要沉溺进去,听到真君老人的吼声,瞬间清醒不少,猛地避开了那双美艳却又恐怖的紫眸,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好险,好险,差一点她就沦陷了。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,自己要是被他蛊惑了,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要是伤害到君颢苍,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!

    从他营造的美梦跳脱出来,苏陌凉重重松了一大口气,低着头,再也不敢随便对上他的双眸。

    凤墨邪没料到自己精湛的瞳术居然在同一个人的面前,失败了两次,这是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不听话,你说本君该如何罚你呢?”凤墨邪魅惑的俊脸上添了几分阴鸷,显然是真的有些动怒。

    冷絮月听到这话,立马接过来,“焚天君,这女人跟我们焚血天城有不共戴天之仇,将她处于剐刑,祭奠焚血将士的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她听说这丑女人竟然把她哥身边的六个暗卫给千刀万剐了,那便让她也尝尝剐刑的滋味。

    然而,凤墨邪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提议,紫眸流转,美艳的脸上晦暗不明,沉默了良久,他才挑起眼角,伸手捏住苏陌凉的下巴,冷笑着开口,“你说,如果让君颢苍的女人沦为本君的侍妾,是不是很有趣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