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3章 军中有奸细?
    侍妾!!!

    焚天君竟然让这个丑女人当侍妾!!!

    苏陌凉都还来不及震惊,冷絮月便抢先不满的嚷起来,因为受伤而显得苍白的俏脸,此刻更是难看得不行,眉毛抖动着,声音带着极度的不甘,“焚天君,她是我们焚血军的仇人啊,你怎么能让仇人当你的侍妾!我坚决不同意!”

    她冷絮月相貌不俗,身材婀娜,算得上焚血天城的大美人了,这么大个活人站在他的面前,他连看都不看一下,却让一个不忍直视的丑女人当他的侍妾,这让骄傲的冷絮月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焚天君明知道她爱慕他,明知道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成为他的女人,只要他有需要,她随传随到,心甘情愿的伺候他。

    可他总是对她的爱慕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以前忽略她,她也忍了,可是现在她的地位竟然还比不上个战俘,比不上个丑八怪,焚天君这样的举动,简直就是把冷絮月的自尊心踩在脚下,狠狠碾碎。

    也难怪此时的冷絮月被刺激得红了眼眶,愤怒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可是,焚天君要做的事儿,岂是她一句不同意就可以阻止的。

    果然,她话音刚落,便听凤墨邪冷冷蹦出几个字,语气低沉,隐忍着明显的怒意,“本君做的决定,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!”

    冷絮月被他呵斥,当下挂不住脸,泛红的眼眶像是海绵蓄足了水,一碰就会溢出来,整颗心仿佛被刀子剜着,一下一下的钝痛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对他的爱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大伙儿羡慕感动都来不及,偏偏他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难道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吗?

    就算他不爱她,但也没有必要羞辱她吧。

    如今面对突然冒出来的丑女人,他都能全盘接受,为何就不能接受她?

    她到底哪里比不上这个丑女人了?

    越想越气,冷絮月渐渐的已经失去了理智,整张俏脸涨得绯红,显然怒到极致,“焚天君,你这样做,可有想过我的感受?这么多年,我一直站在这儿,你为何就是看不到?我到底哪里不好,让你厌恶排斥到这种地步?”

    她不能忍受焚天君宠幸其他女人!

    更不能容忍焚天君为了一个战俘,当众呵斥她,给她难堪!

    焚天君是她一个人的,只能是他的,就算他不爱自己,也不能去爱别人!

    她从来不求什么名分,只要当他的女人,就算是侍妾,她也甘愿。

    可是,她现在连侍妾的资格都没有,他反而将这样的机会让给了一个俘虏!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,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可是焚天君听了这番话,不但没有改变主意,反而勃然大怒,冷声大吼,“放肆!你这是在指责质问本君吗?”

    一旁的冷墨尘看到焚天君发怒,吓得面色发白,立马打圆场,“焚天君息怒,絮月年纪小,不懂事儿,都怪末将把她宠坏了,还望焚天君恕罪!”

    焚天君对冷墨尘还是比较看重的,听他求情,愤怒的神色稍稍缓和,只是语气同样很重,“管好你的妹妹,要是再有下一次,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冷墨尘被吼得浑身一抖,赶紧抱拳:“是,末将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立马安排婢女,替本君的侍妾沐浴更衣!”

    凤墨邪妖冶的紫眸镀上一层冰晶似的寒意,眼波流转,轻轻一剜,只觉得寒气逼人,让人战栗不止。

    冷墨尘闻言,低头领命,快步退下去安排。

    冷絮月看到宠爱自己的哥哥也不帮她说话,更是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她都还没资格爬上焚天君的床,竟然让个卑贱的丑八怪抢先一步,想到这里,她望向苏陌凉的眼神,就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苏陌凉根本没有心情关注吃飞醋的冷絮月,却是被眼前的凤墨邪给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想到即将沦为他的侍妾,苏陌凉排斥的往后退去,瞬间与他拉开距离,阴沉着脸色,极力反抗,“凤墨邪,你死了这条心,我是绝对不会当你的侍妾的!”

    凤墨邪面对她那慌张的小脸,一扫刚才的阴霾,勾唇浅笑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淡淡的笑容,却美得仿佛要召回明媚的春天,让人心神荡漾,“苏陌凉,你觉得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浑身一震,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是呀,她现在落到凤墨邪的手里,他太了解自己在君颢苍心目中的分量,所以,她的作用显然比毒气弹的作用大得多,只要他想,他可以使出一百种威胁君颢苍的手段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已经没了讲条件的资格,当真是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任人宰割啊。

    看到苏陌凉惨白的小脸,凤墨邪笑了,这个笑,犹如百花齐放,美不胜收,明艳得惊心动魄,可映入苏陌凉的眼里,却像是冰锥一样扎进了心脏,生出一股刺痛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没了反抗的资本,只有任由着士兵押解着走出了牢狱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冷絮月气得发狂,实在看不下去了,才怒哼一声,走出了监牢。

    心里默默发誓要将今天的一切讨回来。

    冷墨尘想要挽留,但想到自己妹妹那倔强的性格,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今天这局面已经够难看了,冷絮月虽然强悍,但毕竟是女儿家,脸皮毕竟薄,他要是再开口劝,反而让她在焚天君的面前没脸,想想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冷墨尘虽然心疼妹妹,但心头还是有疑问,不吐不快,“焚天君,末将不明白,苏牧不是普通的战俘,她害死了我们那么多将士,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,你现在让个仇人当侍妾,必定引起全军将士的不满,要是军心大乱,我们这仗还要怎么打啊?”

    虽然侍妾并不是什么高贵的身份,但毕竟是伺候焚天君的。

    让一个敌人睡在焚天君身边,想想就觉得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更何况,苏牧这人花样百出,诡计多端,身份神秘,她要是跟在焚天君身边,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,实在让人不放心。

    冷墨尘同样觉得焚天君此举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焚天君望着苏陌凉离去的方向,唇角轻扬,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,低沉的声音透着丝丝阴冷,“若是不把她留在身边,怎么能揪出奸细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?军中有奸细!!!”冷墨尘吓了一大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