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4章 迫不及待想爬床?
    冷墨尘听到这样的消息,俊脸一刹那变了灰色,心头涌上了极致的震惊。

    若不是焚天君提起,他竟然不知道军队中有奸细!

    他是个刚直的性子,当下就沉不住气的厉声质问,“这个奸细到底是谁,竟然敢隐藏在焚天君的眼皮子底下,他好大的狗胆!”

    焚天君紫眸微眯,唇角一直噙着绝美的弧度,只是这笑不达眼底,反而显得有些森冷,“是呀,本君也很好奇到底是谁呢,不过,很快就会知道了——”

    这个奸细掩饰得很好,就连焚天君他自己都没办法完全肯定。

    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身边有奸细,只是具体是谁,他还得通过苏陌凉的手把他揪出来。

    冷墨尘闻言,怒得咬牙切齿,噌的一声拔出利剑,只见一道寒光闪过,杀意蔓延,愤怒的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,“哼,等我知道他是谁,我一定宰了他!”

    敢在他眼皮子底下作乱,冷墨尘不把他大卸八块,他就不姓冷!

    焚天君却是微微蹙眉,邪魅透亮的紫色瞳孔,闪过一丝责备,严肃警告,“没有本君的命令,不准轻举妄动,他的命还得留着!”

    “什么!还得留着他?焚天君,末将实在搞不明白,你留着苏牧也就算了,为什么还要留着奸细,难道要任由他们勾结起来残害我军将士吗?”冷墨尘一肚子的憋屈和困惑,面容纠结的大声询问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损失惨重,不但损失兵力,还丢了非常重要的融名城,已经处于下风了,实在经不起半点折腾。

    要是再让苏牧**细得逞,他们这一仗真是没有半分胜算啊。

    “当然得留着他们,不留着他们,谁帮本君给君颢苍传递消息呢。”焚天君眉眼上扬,妖冶的瞳孔荡出一抹犀利的冰冷,嘴角含着的笑意也莫名让人发寒。

    冷墨尘听到这话,愣了一下,思索片刻,愤怒的面孔渐渐变得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焚天君,你的意思是——利用他们给云楼帝尊传递假消息?”他收敛了怒意,双眸闪烁着心领神会的光芒。

    凤墨邪见他领会过来,笑着睨了他一眼,并未作答,只是那瞳孔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冷墨尘领悟到焚天君的精髓,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落了回去,了然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难怪呢,他还纳闷焚天君为何这么纵容苏牧**细。

    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主意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。

    杀了这个奸细,不过是死个人罢了,不但不能打击君颢苍,反而让君颢苍警醒,可若是利用这个奸细,来混淆君颢苍的视听,这比杀了他有用得多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冷墨尘才忽然明白过来,苏牧明明已经没了威胁他们的资本,可焚天君不但不斩杀她,也不对她用刑,反而是纵容她,摆明了是想给苏牧一个顺理成章得到消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因为苏牧这个人太过狡猾,焚天君要是故意透露消息给她,必定惹来怀疑。

    可若是用其他理由,把她弄到身边,让她通过自己的手得到消息,她肯定深信不疑,很快会与奸细接头,把消息带给君颢苍。

    看似整件事都在苏牧和君颢苍的操控之中,却不料,这一切都是焚天君故意纵容的结果,一切的阴谋全都在他的眼里。

    焚天君这分明就是设下了一个局,等着苏牧主动往里钻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冷墨尘豁然开朗,瞳孔大睁,瞬间闪烁起激动的精光,说着就下跪请罪,“还是焚天君想得周到,是末将冲动了,请焚天君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最近注意苏牧的动向,将功折罪吧。”凤墨邪没有与他计较太多,只是冷冷吩咐了一声便是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冷墨尘得令,立马抱拳,“是,末将遵命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已经被人带到了观海堂的右侧厢房沐浴。

    她心里虽然担心不知道如何面对凤墨邪,但既然已经落到了他的手里,再担心也无济于事,索性放宽心,打算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反正这段时间她也没有机会洗澡,眼下有这么好个池子,还有两个婢女伺候着,这么好的机会,不洗白不洗。

    由于太久没洗澡,苏陌凉这一洗便洗了很久。

    在侧殿等着她的凤墨邪都有些不耐烦了,低声喊道,“来人!”

    外边的士兵听到声音,快步走进来,抱拳道,“焚天君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苏牧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士兵闻言,立马回复,“苏牧正在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她真的在沐浴吗?”沐浴需要这么久?

    苏陌凉一肚子坏水,现在更是沦为他的侍妾,怎么可能乖乖沐浴,焚天君听到这话,显然不大相信。

    可士兵却是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小人确定,刚刚还看到伺候沐浴的婢女又是吩咐人准备了几桶洗澡水,说是苏牧太久没洗澡,打算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清理清理。”

    凤墨邪闻言,面色划过一抹讶异,不禁冷笑一声,“喝,她还挺会享受。”

    这个苏陌凉还总是出人意料,本以为她和君颢苍伉俪情深,怎么也不会做出对不起君颢苍的事情来,面对侍妾的身份,也一定会尽力反抗,没想到她还真的就洗上了,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就在凤墨邪感叹之际,只听外面传来脚步声,很快便见两个士兵押着苏陌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换上了一件素雅纯洁的白裙,虽然还是一张丑陋粗糙的脸,但穿着女人的衣裳,婀娜的身段渐渐凸显出来,再配着她优雅高贵的气质,竟是模糊了脸蛋的丑陋,让她整个人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焚天君,苏牧带到。”两个士兵上前一步,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凤墨邪挥手,示意士兵退下,而后缓缓靠近苏陌凉,嗅了一口她身上的清香,眸底闪过轻蔑的冷芒,“洗得这么干净,是迫不及待想要爬本君的床了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抬头觑他一样,嘴角掀起讽刺,冷笑一声,“没想到,焚天君自作多情的本事比带兵打仗的本事儿都还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