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6章 传出消息
    一想到自己身边看似忠心耿耿的副将,居然是云楼帝尊派来的奸细,冷墨尘就怒火中烧,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若不是焚天君提前打了招呼,他现在就恨不得冲过去斩杀了他丫的。

    但冷墨尘气愤归气愤,还是知道正事儿,立马将手里的信纸递上去,

    “这是末将拦截下来的信,是苏牧写给奸细的,看来是要给云楼帝尊通风报信,请焚天君过目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无比庆幸焚天君的英明,若是他把苏牧给斩杀了,那他们估计很难知道奸细是谁,更别谈什么利用奸细来迷惑云楼帝尊。

    相信只要苏牧和云楼帝尊陷入了这个局,这一仗他们绝对有反败为胜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但会胜利,还会大败云楼军,让他们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很相信焚天君的能力,因为焚天君从来不曾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凤墨邪闻言,意料之中,并未有太大的反应,接过纸条,凤眸轻扫,仔细浏览了一遍信上的内容,和自己预备传达的消息一样,他才放心的交给冷墨尘,“把纸条放回去,不要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冷墨尘重重点头,抱拳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切看似神不知鬼不觉,做得天衣无缝,然而却在静悄悄的酝酿着另一个阴谋——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庚州城

    军营重地

    尹揽枫不等士兵通报,火急火燎的冲进了君颢苍的营帐,俊脸绯红,洋溢着兴奋的笑容,扬起手里的信纸,高兴道,“帝尊,天燕城那边传来了苏牧的消息!”

    坐在案几前,低头看着地图,眉头紧缩的君颢苍听到苏牧二字,猛地抬起头,冰蓝眸子像是被火光照耀一般,瞬间升起两团火苗,里边浮动着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只见他迅速站起身,白皙如古玉的俊脸也罕见的布满惊喜,快步走过去,一把拿过信纸,快速展开浏览起来。

    鬼知道他等苏陌凉的消息,都快等得心力交瘁了。

    当初听到她被敌军俘虏,君颢苍险些崩溃,欲要冲进天燕城,营救苏陌凉。

    当时几位老将军极力反对,君颢苍一气之下,连老将军的面子都不顾,直接将他们打翻的在地,带领着人马赶往天燕城。

    好在,他在去的路上碰到了逃回来的林婉儿,这才得知苏陌凉平安无事,并无大碍,不但如此,她还彪悍的斩杀了敌军将领六名暗卫,处处牵制着敌人,并没有任何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君颢苍听到这等消息,松了口气,而尹揽枫和其他几位将军听了,都是惊得一脸错愕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苏牧会耍点小聪明,手段层出不穷,但能把敌军弄得这样狼狈,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尹揽枫与冷墨尘交手那么多年,他太清楚对方的厉害,冷墨尘不但武艺高强,还熟读兵书,就连尹揽枫都有好几次栽在他的手里,足以见得此人的能耐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苏陌凉才刚刚打了一个照面,就逼得人家把身边的六个暗卫千刀万剐,还让冷墨尘这种倔强刚毅的性格给她下跪求情,要不是林婉儿亲口提起,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。

    毕竟有哪个俘虏能狂到这种地步,作为一个阶下囚,把敌人耍得团团转,估计这世上也就只有苏陌凉了吧。

    尹揽枫一想到苏陌凉的机智,嘴角就忍不住笑容,心里也热血沸腾,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除了君颢苍,苏陌凉是第二个让他敬佩的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就算听到她平安的消息,君颢苍还是放心不下,想要派兵营救,但林婉儿说苏陌凉自有计划,让他们稍安勿躁等她消息,他才打消了营救的念头。

    可是这左等右等,君颢苍迟迟没有她的消息,那么冷静镇定的人都快要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等到了消息,君颢苍难免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而尹揽枫更是沉不住气,一拿到信纸就迫不及待的看了,现在脸上满是笑容,高兴的说道,“苏牧这次挖出了焚天君这么大个秘密,真是功不可没啊。没想到,焚天君沉默了这么久,没有丝毫动作,竟然是在筹划先攻占宜染城,再偷袭庚州城,幸好知道了他的战术,不然我们又得损失多少兵力啊。”

    宜染城他们驻扎的兵力不多,因为战线很长,算是大后方了,敌军要想攻占,十分有难度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个城市贫瘠,水源和食物都不充足,要是敌军的补给供应不上,就会困死城中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城市对敌人没有没有任何优势,这也导致他们对宜染城的疏忽,根本没想到对方会把注意打到这个城市上面去。

    可是细细查看地图才知道,这宜染城虽然是大后方,相隔甚远,却有一条通往庚州城的小路,这条路是条捷径,要是牟足劲儿赶路,也不过半天的时间,要是夜晚突袭庚州城,免不了给庚州城一个重创。

    尹揽枫想到这一层,脑海里浮现苏陌凉的身影,两个眼睛都在放光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的君颢苍却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,盯着信纸上的内容,微微蹙眉,面上没有任何喜色。

    高兴了老半天的尹揽枫也察觉出了端倪,唇边的笑容微敛,疑惑的问道,“帝尊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君颢苍面色凝重的点头,“总觉得没有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尹揽枫心里咯噔一下,余下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,严肃反问,“帝尊的意思是,这内容是假的,不是苏牧写的?”

    君颢苍摇头,“不,这是她的字迹,的确出自她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她写的,那还有什么假?难道她胡乱写的消息,来迷惑我们不成?”尹揽枫被他弄懵了,更加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没有反驳,反而认同的点头,“看样子,这消息真是她写来迷惑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帝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你这意思是说苏牧是奸细?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是奸细,那她为何要替我们制作毒气弹,杀了敌军那么多人,还攻下了融名城,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!”尹揽枫虽然生气苏陌凉欺骗了自己的感情,但在这种大事儿上,他是绝对百分之百的信任她的。

    她要是奸细,就不会救下快要毒发身亡的君颢苍了,更不会帮助他们斩杀了那么多敌人,现在听到她被怀疑成奸细,尹揽枫不知为何,心底顿时涌上一团无名火。

    君颢苍微微抬眸,蓝眸透出一缕冷芒,他真是看不惯尹揽枫对苏陌凉的维护。

    “本尊什么时候怀疑她是奸细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