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7章 她的真实用意
    尹揽枫被这话问得一愣,表情微微凝固,“你不是说,这是她写来迷惑人的吗?”

    君颢苍眉眼一扬,无语的冷觑他一眼,淡淡解释,“这的确是写来迷惑人的,但迷惑的不是我们,而是凤墨邪。”

    “凤墨邪?”尹揽枫惊讶的呢喃一声,愣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“你是说苏牧是故意做样子给凤墨邪看的?”

    君颢苍不置可否,默认了他的猜测。

    尹揽枫见此,双眸划过惊讶,不明白的追问,“那她真正想给我们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要知道苏牧每次动用奸细传递信息,就会多一分暴露奸细的危险。

    这个奸细被君颢苍安插在焚天君的身边那么久了,都没有露出破绽,就是因为君颢苍从来没有联系过他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奸细是一步非常重要的棋,必须在最重要的时刻起作用。

    可是苏陌凉这么随便的启用奸细,什么关键的消息都没说,只是故意说了一堆迷惑焚天君的假消息,简直就是白白浪费了这么难得的机会。让人想想就觉得肉痛。

    焚天君那么精明的人,这奸细一旦有了动作,很容易被他发现,若真是被发现了,那君颢苍好不容易安插进去的眼线就功亏一篑,绝对是个不小的损失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尹揽枫心头着急,面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君颢苍低头仔细观察着信纸,沉吟了很久,才缓缓开口,“本尊想她不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,她的意思一定就在这张纸里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尹揽枫就更是糊涂了,帝尊刚才还在说这纸上的内容是用来迷惑焚天君的,全都是假消息,并不是苏陌凉的真实意思,可现在又说她的意思就在这纸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都有些看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就在尹揽枫困惑之时,君颢苍忽然灵光一闪,想到了什么,而后拿着信纸,走到蜡烛的跟前,将信纸放到火上烘烤。

    尹揽枫盯着君颢苍古怪的举动,双目布满惊疑,看了半天没看明白他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信纸上渐渐显示出其他的字体,尹揽枫才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这——”看到信纸下方被火焰烘烤出来的字体,尹揽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刚刚除了那几行字,其余地方都是空白的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没想到被火这么一烤,竟然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字,这也太神奇了吧。

    尹揽枫是满脸错愕,而君颢苍见此,唇角轻扬,瞳孔掠过心意相通的笑意。

    果然,跟他猜得不错。

    苏陌凉的意思还真的全都在这张纸上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用了这种方式,不但迷惑了焚天君,还顺利的传出了她那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更是在焚天君自认为掌控一切的情况下,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凤墨邪这人骄傲自负,他故意设下一个局,看到苏陌凉往里跳,以为她真的在自己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却不料想,苏陌凉偏生是个出其不意的,不但没有被他操控,还布下了一个更大的局。

    凤墨邪应该永远想不到这一次的纵容会给自己,甚至整个焚血天城带来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若是焚天君知道了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,那一定会很精彩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君颢苍失笑着摇头,心里不禁感慨,他的女人总是不断的给他惊喜啊!

    尹揽枫不知道君颢苍的心思,此时的注意力全都在突然显示出来的字上面,满脸惊讶的问道,“帝尊,这突然显出来的字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君颢苍知道苏陌凉曾经用糖水在白纸上写字,然后用火烤出来的事情,但尹揽枫却没有见识过,不但没见识,连听都没听说过,自然是又震惊又好奇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个小技巧而已。”君颢苍懒得跟他解释那么多。

    但凡跟苏陌凉有关的,他都特别排斥让尹揽枫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敷衍,还是让尹揽枫震动不已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苏陌凉总是能出其不意,花样百出,实在是罕见的奇女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字说的是什么?”震撼之后,尹揽枫好奇苏陌凉的意图。

    君颢苍这次倒是没有隐瞒,“焚天君早就察觉出了奸细,打算用奸细来迷惑我们,所以这个消息是假的,现在凤墨邪身边唯一没有被她牵制的是樊将军,此人在军中的威望颇高,用兵如神,手里的兵权不小,这次,他是除了冷墨尘以外,唯一没有中毒的,所以他是这次战役的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“樊将军?此人可是深受焚天君的重用啊,而且实力很强,手里的兵也很多,要想扳倒他,简直比直接攻进天燕城还难。”尹揽枫听到这话,顿觉不妥的摇头反驳。

    想要扳倒樊将军,简直就是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蓝眸溢出一丝精光,“我们当然没能力扳倒樊将军,但焚天君却有这个能力!”

    “什么?焚天君?帝尊,你开什么玩笑,樊将军可是焚天君的得力助手,焚天君仰仗他还来不及,他是疯了吗,会斩断自己的手臂?”尹揽枫简直不敢相信的低呼一声。

    君颢苍却没有急着否认,而是重复了几个字,“苏陌凉提到了一句话,说这樊将军是除了冷墨尘以外,唯一没有中毒的人,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尹揽枫皱眉摇头,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呵呵,除了镇守天燕城的冷墨尘没有出征,所以没有中毒以外,但凡是出征的将军都中了毒气弹的毒,偏偏这个樊将军没有中毒,你觉得以焚天君那种生性多疑的性子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君颢苍勾唇浅笑,幽幽反问,这话显然是抓住了苏陌凉的精髓。

    尹揽枫面色一惊,“你是说挑拨离间,让焚天君怀疑樊将军是我们的奸细?可是,没有证据,只是怀疑,焚天君也不会把樊将军怎么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止怀疑,我们要做的就是坐实樊将军是奸细的罪名。”君颢苍冰蓝眸子绽放出一缕阴冷的幽芒,里边闪烁着让人沉醉的光泽。

    尹揽枫闻言,神情一震,连忙追问,“我们要怎么坐实啊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