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8章 心意相通的两人
    君颢苍盯着那几行小字,似乎已经领悟到苏陌凉字里行间的意思,会心一笑,缓缓坐下来,取过一张白纸,执笔写起来。

    写完了,他才将信纸递给尹揽枫,嘱咐道,“交给田开,让他小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尹揽枫接过信纸,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一眼,上面竟然写着“樊将军会带着大部队在天燕城西边的兴灵关与云楼军汇合,准备一举进攻天燕城,杀敌人个措手不及,这个时候田开会带着你一路往西逃出城,在兴灵关与樊将军汇合,他会护送你安全回到云楼暗域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段话,尹揽枫心中一惊,面色十分震动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开口,君颢苍已经解释道,“既然田开奸细的身份已经暴露,那这信纸必定是会落到凤墨邪的手中,只要他看到这封信,肯定会怀疑樊将军,并且会时刻关注他的动向,警惕他是否到兴灵关与我军汇合。”

    樊将军手握重兵,要是他的部队和云楼军联合起来,焚天君就算有把握抵挡进攻,也会损失惨重,更何况他们之前已经败过一次,实在经不起第二次,得知这种消息,焚天君必定疑神疑鬼,十分小心。

    尹揽枫听了,还有没想明白的地方,忍不住反问道,“可是,我们都知道樊将军并不是奸细,他根本不会去兴灵关啊,这样我们的阴谋不就败露了吗?”

    焚天君就算怀疑,但樊将军不去兴灵关,焚天君一旦查明真相,不就知道樊将军是被冤枉的了吗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们做的一切不过是隔靴搔痒,无济于事,反倒害死了田开。

    君颢苍闻言,却是唇角轻勾,眼眸微转,冰蓝眸子透出一丝隐晦的冷芒,“所以,我们要设计把樊天景引到兴灵关,让他坐实这个罪名。”

    凤墨邪做事谨慎,不会因为单单的怀疑就随随便便对大将动手,所以他一定会暗中调查,观察樊将军的行踪。

    只要樊将军主动前往兴灵关,那便是坐实了这个罪名。

    身为将军,却勾结敌军造反,这可是诛九族的杀头大罪。

    到时候凤墨邪一定大怒,依照他冷血无情的性子,要怎么处置樊天景,君颢苍几乎不用猜也知道后果。

    “让他主动前往兴灵关?”尹揽枫听到这话,两个眼睛都亮了起来,神情跃上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君颢苍微微颔首,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打着地图上宜染城的位置,蓝眸在烛火的映衬下忽明忽暗,隐隐绽放着冰冷的幽光,“既然苏牧说攻打宜染城的战术是假的,那焚天君的目的很可能是在庚州城上。所以在设计引开樊将军之前,我们要将计就计的丢掉庚州城,前往宜染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丢掉庚州城!这个代价会不会太大了?”尹揽枫没想到做事稳妥的君颢苍,居然会做出这样疯狂的决定,简直让他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这样做,你觉得凤墨邪会轻易相信吗?”君颢苍抬眸,目光如炬的盯向他,那样犀利刺目的眼神募得让尹揽枫心中一震,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他还是不太赞同君颢苍的决定,“帝尊,这实在是太冒险了,如果苏牧这次估算错误,就算干掉樊将军,也难成气候,动摇不了焚天君的根本,那我们不就是拱手将庚州城让给他们了吗,要知道庚州城可是我们最重要的据点啊,不能出丝毫差错啊。”

    虽然苏牧点子多,的确很有能耐,但难保有失误的时候,拿庚州城当赌注,他们可是一点都输不起啊,这一步棋走错了,那这一仗他们就彻底输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相信她!”君颢苍没有什么利害分析,只有简单的这么几个字,却是好重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尹揽枫被那双坚定的蓝眸,笃定的语气震得浑身一颤,深受震动的往后一退,表情瞬间涌上惊愕。

    就因为他相信苏陌凉,所以,他拿着庚州城当赌注!

    这是信任到什么程度,才会干出这等疯狂的事儿?

    尹揽枫忽然发现,自己在君颢苍和苏陌凉面前,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君颢苍总是能第一时间猜出苏陌凉的想法,领会她的用意,做出完全相信她的决定,很默契的去配合她。

    而他想要努力挤进去,融入苏陌凉的世界,却永远像个傻子一样被屏蔽在外。

    虽然他在得知苏陌凉是君颢苍深爱的女人时,就已经决定放弃,但他还是管不住那颗心,总是忍不住去在乎,去关心,甚至吃味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才明白他和君颢苍之间的差距,有些感情他是根本没办法插足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天燕城,观海堂

    “焚天君,末将截下了云楼帝尊的回信,请你过目。”冷墨尘快步走进观海堂的侧殿,气喘吁吁的抱拳禀报,看样子是一拿到信件就急急忙忙的跑回来了。

    黑暗深处幽幽传来焚天君慵懒的声音,“念给本君听——”

    冷墨尘闻言,立马展开信纸,将信上的内容一五一十的读出来。

    读到最后,他自己被吓了一大跳,整张俊脸惨白如纸,不敢相信的低呼,“这怎么可能,樊将军怎么可能是云楼帝尊的人?奸细不是田开吗,怎么会扯上樊将军,难道说奸细根本不止一个人?”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冷墨尘吓得捂住了嘴巴,瞳孔满是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凤墨邪紫眸微凝,面色同样阴沉得吓人,听到樊将军的名字,浑身冒着嗖嗖凉气儿,似乎也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本君疏忽了,给本君好好注意他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冷墨尘知道,焚天君是怀疑上了樊将军,而他以前受樊将军照拂,多少有些感情,忍不住求情道,“焚天君,也许这不是真的,很可能是云楼帝尊的阴谋也说不定啊,樊将军这些年任劳任怨,从来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,若说他是奸细,实在说不过去啊。”

    凤墨邪闻言,妖冶的丹凤眼微微挑起,紫眸冰冷,呢喃道,“没有可疑的地方吗?随本君出征的四名大将,其中三名都中了毒,独独他没有中毒,你说是因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冷墨尘闻言,吓得身形一震,神情大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