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9章 她没有一样比得上我
    冷墨尘都没想过这个问题,而焚天君却很轻易的联想到那上面去。

    足以见得,焚天君的心思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其实了解凤墨邪的人并不会奇怪。

    因为他本就是个不相信人的性子,就连这个跟自己一起长大,为他出生入死的冷墨尘,他都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信任,更别说在他登位后,半路辅佐他的樊天景了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人都是会变的,没有永久的朋友,只有永久的利益,任何人都可能背叛自己,他能信的只有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豺狼虎豹太多,一旦错信了人,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    为了扫除障碍,为了活下来,他曾经连自己的亲人都杀光了,更何况区区一个奸细。

    所以,一旦发现背叛,他就算杀光所有亲信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么残忍,这么无情!

    若是用别人的话来说,他就是个残暴的魔鬼,可怕的怪物!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可是——万一是巧合,樊将军刚好没有中毒,并不是预先设计好的。毕竟我们都没有证据,末将怕焚天君冤枉了好人啊。”冷墨尘心肝颤抖着,嘴上虽然在为樊将军开脱,但心里却忐忑得要命。

    连他都不敢肯定樊将军是不是奸细,要知道之前的田开掩藏得那么好,忠厚老实,尽忠职守,没有露出一点马脚,若不是这次和苏牧接头,他很可能还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而樊将军显然比田开一个副将,要经验老道,他要是想隐瞒,冷墨尘忽然没有把握是不是能识破他。

    再者,这次出征的将军中,只有樊将军没有中毒,的确惹人怀疑,他现在替樊将军说话,也是看在多年的交情上,说来,他其实是不愿意相信,更或者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凤墨邪听出他的维护,只是冷冷哼了一声,“他到底是不是奸细,派人注意他最近的动向就知道了,切记不要打草惊蛇!”

    他虽然多疑,但还不武断,凡事自然是要调查清楚才会动手。

    冷墨尘闻言,微微点头,抱拳领命,“是,末将遵命,一定会密切关注他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后天向将军会前往宜染城,埋伏敌军,而你和三位将军前往庚州城,势必拿下庚州城,听明白了吗?”凤墨邪想到后天的大规模突袭,声音都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冷墨尘知道此事的重要性,郑重点头,退出了观海堂。

    三日匆匆过去,焚血天城和云楼暗域又是经过了一次激烈的交战。

    这一仗打了两天两夜,都没有歇战的意思,最后还是焚血军大范围的胜利,才让云楼军丢城弃甲,落荒而逃,渐渐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庚州城失陷一事,在云楼暗域和焚血天城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庚州城对云楼暗域的重要性,连这个据点都失陷了,那云楼暗域基本已经输掉了一大半,要想反败为胜的几率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焚天君得到这个消息,自然是高兴的,实在想不到君颢苍还真是爱惨了苏陌凉那个女人,竟是对她全身心的信任,信任到丢掉了整个庚州城,令他这个无情无爱的人都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若不是以前他亲眼目睹君颢苍为了这个女人,连性命都不顾,现在他也没办法相信君颢苍能做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清楚,庚州城是君颢苍的命脉,若不是真的失手,除非君颢苍傻了才会丢掉庚州城。

    更何况焚天君骄傲自负的性格,他宁愿相信是君颢苍真的败在了自己的手里。

    由于这次焚血军大获全胜,整个天燕城一扫败仗的阴霾,全都欢呼雀跃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庆祝胜利,凤墨邪决定犒赏三军,在城主府办起了庆功宴。

    对这一仗有功的将军和副将,甚至表现出众的士兵都在邀请之列,就连苏陌凉这样一个身份卑贱的侍妾都被焚天君带到了宴会上。

    毕竟,在凤墨邪看来,能让君颢苍栽这么大个跟头,苏陌凉功不可没,虽然她的本意不在此,但变相帮他达到了目的,所以怎么也得带她来看看他的成绩,分享他大败君颢苍的胜利。

    他要君颢苍的女人亲眼目睹他把君颢苍踩在脚下的胜利。

    更讽刺的是,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,若是没有她,君颢苍也不会败得这么惨!

    凤墨邪倒要看看苏陌凉会是怎样的痛苦,煎熬,甚至崩溃。

    那一定很刺激,很有趣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落座大殿上位的凤墨邪妖媚的紫眸中闪烁起诡异的光泽,远看似乎带着阴冷,而近看却是一种变态的残忍,苏陌凉对上那样的视线只觉得心惊肉跳,立马避开了他的注视。

    看着她低下头,不敢瞧自己,那是一种看怪物的眼神,凤墨邪实在太熟悉了,心头顿时涌上怒火,眼眸微眯,冷声吩咐:“过来,给本君倒酒!”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苏陌凉被叫到,十分不情愿的蹙紧眉头,艰难的挪动步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坐在下方席位的冷絮月看到苏陌凉在场,再也忍不住的站起来,厉声质问,“焚天君,苏牧是俘虏,怎么能到宴会上来?”

    凤墨邪面对她的不依不饶,眉头轻蹙,面色带着明显的不耐,“她是本君的侍妾,让她在身边端茶递水,难道也要经过你的同意吗?”

    冷絮月被他呛得面色难堪,怒得银牙暗咬,一时说不上话。

    在坐的其他将军,副将还有些士兵,听了这话都是议论起来,那态度自然是不满苏陌凉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个俘虏没有被斩杀已经是网开一面,现在不但不好好在牢房待着,更是跑到庆功宴上来胡闹,成何体统!

    再者苏牧杀了他们那么多将士,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,就算焚天君性格古怪,行为乖张,他们也实在不能忍受苏陌凉的出现。

    看到大伙儿闹成一片,全都站在自己这一边,冷絮月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面对大伙儿的支持,她更是底气十足,得寸进尺的指责,“焚天君,你要人伺候,我冷絮月二话不说,任劳任怨由你差遣!就算不是我,至少也得选个优秀的,然而这个女人身份卑贱,相貌丑陋,没有一样比得上我,你为偏偏选她不选我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