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3章 原来是吃了易容丹
    别说冷絮月,就连冷墨尘和在场所有围观群众都被苏陌凉的脸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活生生的变脸啊。

    刚才还丑得不忍直视,眨眼时间就美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更何况脸上还带着伤口,竟然也丝毫不影响她本身的美感。

    那一抹纤细窈窕的身影站在大殿中央,绝美精致的容颜,高贵清华的气质,只需要一眼,便让大伙儿沦陷。

    苏陌凉感受大伙儿惊艳的目光,吓得神情大变,立马捂住右脸的伤口,顿时沾染上了血迹。

    心里暗道一声糟糕。

    这易容丹虽然能改变人的容貌,但脸蛋一旦受伤见血,就会败露原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苏牧,你不是丑八怪吗!你的脸是怎么回事?”全场之中,冷絮月最为激动,这话几乎是咬着牙齿吼出来的,那双愤怒的瞳孔燃烧着妒火,仿佛要从眼眶里喷出来,把苏陌凉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苏陌凉面对她刀子般犀利的目光,微微蹙眉,冷声回应,“你身为炼丹师,难道不知道有一种丹药叫易容丹吗!”

    冷絮月身形一震,表情忽然僵硬。

    没想到眼前这女人居然是吃了易容丹的缘故,她故意把自己易容成一个男人,被人发现女儿身后,自己还傻傻的,天真的以为苏陌凉本就是个丑女人。

    之前面对苏陌凉的时候,她总是有一种优越感,自傲感,从来不把苏陌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是等一切真相大白,望着那张比自己更加美丽的俏脸,冷絮月顿觉分外扎眼,极其讽刺,整颗心都被揪了起来,浓浓的屈辱在她血液里流淌,让她怒不可遏,瞋目切齿。

    她被苏陌凉骗的好惨啊,她以为自己很厉害,想不到弄了半天,她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话。

    冷絮月本就不讨焚天君的欢心,现在得知苏陌凉长相不俗,心里的危机感更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苏牧,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君颢苍专门派来勾引焚天君的奸细!”处于暴走状态的冷絮月指着她,一声厉吼,震耳欲聋,回荡在这个大殿上空,也吓得所有人都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当初苏陌凉是丑八怪,大家还不往那方面想,现在容颜暴露,是个超越冷絮月的绝色女子,他们也不得不生出这样的怀疑啊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大伙儿望着苏陌凉的眼神瞬间从惊艳变为了警惕。

    苏陌凉对他们的脑洞甘拜下风,无语冷笑道,“也不动脑筋想想,我要是君颢苍派来勾引焚天君的奸细,何必易容成男的,不是吃饱了撑的吗?”

    冷絮月闻言,还想跟她理论,话还没说出口,便被上边的凤墨邪一口打断,“好了,好好的庆功宴,被你们搞得乌七八糟,实在扫兴。今天就到这里,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凤墨邪蹙眉挥手,一脸的不耐。

    冷絮月见了,并不想放过苏陌凉,欲要上前找她麻烦,冷墨尘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,低沉安抚,“焚天君嘱咐过,苏牧动不得,别坏了焚天君的大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冷絮月今天丢了那么大的脸,如果任由苏陌凉嚣张,她这张脸要往哪儿搁啊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你没看到焚天君现在脸色不好吗,你们要是再纠缠下去,惹怒了焚天君,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提醒,冷絮月抬头看了一眼凤墨邪,见他冷着脸,心情的确不太好,这才忍下了屈辱和愤怒,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这场庆功宴本是庆祝打了胜仗,却被冷絮月给搅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焚天君没有阻止,是他想要试一试苏陌凉的深浅,现在试出来了,自然不想再看冷絮月像个泼妇一般,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听到焚天君下逐客令,大伙儿都是兴致缺缺的起身行礼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凤墨邪注视着樊将军离开的背影,而后微微挑眉,给冷墨尘递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冷墨尘心领神会,对着他一个抱拳,强行拖拽着冷絮月跟着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深夜

    冷墨尘火急火燎的冲进了观海堂,抱拳禀报,“焚天君,探子传来消息,樊将军今夜带领着他的人马朝着兴平关去了,据说是秘密行动,没有通知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到,樊将军那么忠厚的一个人,竟然真的是奸细。

    得知这样的消息,他刚开始还怀疑是不是误会,但樊将军秘密行军的动作,实在和误会搭不上边啊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什么急事儿,樊将军必定会请示焚天君。

    他都是征战沙场的老将军了,这点规矩还是懂的,可今晚他却悄悄的私自行动,连声最起码的招呼都不打,鬼鬼祟祟的,不怀疑他是奸细都很难。

    再者,他前往的方向正好是君颢苍书信上写的兴平关,几乎是坐实了这个罪名。

    如今所有证据都指向他是奸细,冷墨尘和他关系再好,也没办法说情了。

    “焚天君,你果然料事如神,说奸细会在庆功宴后动手,他还真的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凤墨邪闻言,唇角扬起一抹冷笑,冰冷的声音仿佛夹着冰渣子,“天燕城戒备森严,稍有风吹草动,就会被发现,而本君召开庆功宴,大家都沉浸在喜悦中,自然会放松警惕,所以,这么好的机会,狡猾的君颢苍怎么可能放过呢。”

    说来,今晚上这顿饭,焚天君的目的是试探樊将军,并不是真的庆功。

    没想到,樊将军最终还是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冷墨尘听到这话,佩服的抱拳,“还是焚天君想得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君颢苍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焚天君沉默了片刻,幽幽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敌军大部队已经往兴平关的方向来了,应该过不了多久,就会到达兴平关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立马派人半路截杀樊天景,有人反抗,不必留情,一并斩杀。到时候,你带领樊天景的军队,在兴平关与其他几位将军汇合,本君这次要让君颢苍有去无还!”说到最后几个字,凤墨邪的语气咬得极重,黑暗里那双紫色眼眸顿时绽放出妖冶的光泽,像是鬼魅一般,让人既惊艳又害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