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4章 把她炼成丹药
    冷墨尘听到这话,神情一震,立马抱拳,“是,属下遵命,只是那苏牧要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焚天君凤眸微扬,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些莫名的味道,“先让曹将军留城看押,不能有丝毫闪失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对他来说,可是很重要的一步棋呢。

    冷墨尘闻言,心底虽有疑惑,但却不敢多问,既然焚天君这样说,那必定有他的考虑,只有抱拳领命,快步退出了观海堂。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是不眠夜。

    夜空下,无数的行军队伍穿梭而行,密密麻麻的火把仿佛要将整个大地照耀得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因为两军都在朝同一个地方兴平关迈进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苏陌凉却被关在观海堂右侧的厢房里,门外重兵把守,只听到巡逻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焚天君害怕她跑了,竟然让堂堂曹大将军来看守一个俘虏,也真是看得起她。

    想着,苏陌凉失笑摇头,静心凝气的打起坐,修炼起来,努力吸收着体内的灵气,企图晋级到中期皇灵师。

    只是她还没修炼多久,就隐隐约约听到外边传来不小的骚动。

    “曹将军,我和我师父想要进去探望苏牧,还请你行个方便。”清脆悦耳的声音忽然扬起,打破了屋外凝重的气氛。

    苏陌凉神情一震,瞳孔掠过惊讶。

    这声音再熟悉不过,不正是一直吃飞醋的冷絮月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突然出现在这里想干嘛?

    不过,也不难猜,她跟自己有仇,出现在这里,八成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苏陌凉正想着,外边又传来曹将军为难的声音,“冷小姐,庞大师,实在抱歉,焚天君特意交代过,让末将看守苏牧,不能出半点差错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说着,曹将军微微躬身,做了一个请离开的姿势。

    嘴上说着拒绝,但态度却十分的谦卑,给足了冷絮月和庞大师的面子。

    因为冷絮月身份特殊,不但是冷墨尘的妹妹,还是冷家小姐,他得罪不起,更何况她师父还是焚血天城非常有名望有地位的炼丹大师。

    这样的超级强者,就连焚天君都会礼让三分,更别说他这种小喽喽了。

    冷絮月听他拒绝,当下火冒三丈,凶狠的骂道,“曹将军,本小姐敬你是条汉子,才跟你好好商量的,你连这点人情都不给?”

    曹将军惶恐,面色瞬间惨白,“焚天君的命令,末将不敢违抗啊。”

    冷絮月闻言,沉着面色,冷哼一声,“哼,这么说来,你是宁愿得罪我师父咯?”

    曹将军抬眸望了一眼冷絮月身旁的中年男子,见后者冷着脸,眸光犀利的盯着他,曹将军如遭芒刺,脊背起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焚天君他不能违抗,眼前这位尊贵的超级强者,他也不能得罪,进退两难,逼得曹将军握紧了拳头,“末将不敢!”

    “哼,什么不敢?竟敢将我师父拒之门外,好大的狗胆!今天本小姐进去定了,你给我闪开。”冷絮月脾气暴躁,哪里有什么耐性跟他废话,见他不上道,说着就要硬闯。

    曹将军吓坏了,快步上前,挡住她,“冷小姐,你可别为难我了,苏牧要是出了差池,我要怎么跟焚天君交代啊!”

    曹将军在宴会上目睹了她和苏陌凉的过节,自然知道冷絮月带着自己的师父前来,八成是要苏陌凉的命的。

    焚天君说了,苏牧不能死,她是对付君颢苍很重要的一步棋,她要是被冷絮月给弄死了,他简直不敢想焚天君会是何等的震怒。

    焚天君的脾气,他再清楚不过,光是想想就觉得心惊胆战,更别说让他去面对。

    冷絮月可不管他怎么交代,她现在就想要苏陌凉的命。

    之前,是因为焚天君在这儿,她不方便动手,现在好不容易等到焚天君出城迎敌了,这么好的机会,她怎么能错过。

    现在,她连师父都找来了,对苏陌凉的性命是势在必得的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把她耍得团团转,不但差点打死她,还让她丢了那么大的脸,不杀苏牧难消她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没办法让苏牧留在这儿,继续勾引焚天君。

    焚天君是她的,谁也抢不走!

    苏牧必须死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冷絮月怒火中烧,侧目望向身边的老者,“师父,我们别跟他废话,直接打晕他!”

    冷絮月知道曹将军是焚天君看重的将领,她没想过要他的命,但挡着她的路,她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被唤为师父的老者,眉头一敛,一个挥袖,重重击打在曹将军的身上。

    曹将军哪里是他的对手,都还来不及反抗便被拍飞而去,摔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见此,全都吓了一大跳,想要上前营救曹将军,可碍于庞大师和冷絮月在场,大伙儿都不敢随便上前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小兵可得罪不起这些大人物,一不小心,小命不保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冷絮月警告的瞪了四周一眼,才带着庞大师走进了苏陌凉的房间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已经坐在椅子上,等着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外边闹得这么凶,想不听到,也很难。

    冷絮月没想到她被关押,居然还能兴平气和的坐着那儿,没有一点身为俘虏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怡然自得的模样,简直跟被焚天君邀请来的客人没什么两样,顿时气得冷絮月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苏牧,你还真是悠闲,死到临头了,居然还这么淡定!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微微挑眉,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视线最后落到了她身旁中年男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眼前这男子,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的样子,双鬓斑白,皮肤黝黑,老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,但身形高大,魁梧,浑身散发着强悍的气息,一双细长的眼睛,犀利异常,阴冷的眼神望过来,顿时让人心头发寒。

    不用怀疑,此人很强,算是她到天燕城以来,除焚天君外,遇到的最强的高手。

    难怪曹将军也挨不过他的一掌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自己打不过我,所以就搬了救兵来帮忙吗?”苏陌凉微微勾唇,轻蔑的冷笑。

    冷絮月看到她就一肚子火,现在听她挑衅,更是怒不可遏,“师父,你不是缺药引子吗,这女人是个丹皇中期的炼丹师,精神力不错,用她来当药引子,绝对可以炼制出最纯正的丹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