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5章 吞噬异火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话,冷静的表情也微微一僵,望向中年男子的眼神闪过一抹诧异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此人竟然用人来当药引子,真是好狠毒的炼丹手法。

    看到苏陌凉变了脸色,冷絮月以为她是害怕了,愤怒的俏脸忽而跃上几分得意,“哈哈,苏牧,你不知道吧,我师父可是鼎鼎大名的丹宗,只要动动手指头,就能把你炼成一颗丹药,相信这个过程一定很好玩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沉了面色,瞳孔浮动起震惊。

    把人炼成丹药,这是要忍受多大的痛苦,多大的折磨啊。

    真亏冷絮月能想出这样残忍的办法来。

    看来真是恨毒了她啊!

    “师父,动手吧,要是焚天君回来了,我们就没机会了。”看到苏陌凉面色难堪,冷絮月觉得心中畅快,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她忍受烈火的灼烧了。

    庞建元闻言,微微眯眸,一个挥袖,放出了一座大鼎。

    这座大鼎呈青绿色,口上两立耳外撇,圜底近平,三蹄状足,鼎腹偏上部环饰蛟索纹,上下有蛇纹,相互颈绕交错,细密布于鼎腹,错综复杂,带了些神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空间里的真君老人一眼便认出了炼丹炉的品质,忍不住感叹一声,“竟然是四星的圣品炼丹炉,倒是个不错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面色划过诧异,落到炼丹炉的目光微凝,心情越加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的炼丹等级在丹宗,炼丹炉又是四星,这样的实力,她根本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再者,曹将军的灵力在她之上,连他都抵挡不了冷絮月师父的一招,那她就更不用说了,不用想,一旦硬来,绝对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面对眼前这位超级强者,她第一次有了束手无策的绝望感,不禁焦急的握紧了拳头,额头隐隐渗出冷汗。

    正在她脑袋飞速运转的时候,只见庞建元轻轻抬手,丹炉瞬间燃烧起蓝色火焰,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空间里的真君老人激动的惊呼一声,“是排名第十的异火,赤血海焰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吓了一大跳,猛地睁大眼睛,仔细的注视着在炼丹炉上翻滚的蓝色火焰,感受到那等凶悍的能量波动,心中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她实在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异火,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那泛着蓝色幽光的的火焰,非但没有任何温度,反而散发着阴冷的气息,诡异得让人心惊肉跳,苏陌凉的心也随着扑闪的火苗,上下浮动,心底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此人实力强大也就算了,还拥有异火,无论怎么看,她都没有半分胜算。

    看样子今天真是凶多吉少,要交代在这里了啊。

    她经历了那么多凶险,想过各种死法,却独独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人当成药引子练成丹药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感慨万分的时候,真君老人忽然笑着安抚道,“小主人别担心,你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微微一愣,连忙内心传音的问道,“难道真君老人有什么办法吗?”

    真君老人捋着胡子,轻笑着摇头,似乎丝毫没把敌人放在眼里,“小主人,他那只是排名第十的异火,而你拥有的幻地寒焰可是排名第七的异火,比他的高级了好几个档次啊,你完全可以操控幻地寒焰吞噬掉赤血海焰啊,根本不用怕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眼前一亮,一扫刚才的阴霾,俏脸瞬间明朗起来,“异火之间,竟然还可以相互吞噬?”

    “是呀,高等级的异火可以吞噬低等级的异火,碰到你,是他倒霉,应该他害怕你才对啊。”真君老人自信满满的笑起来,笑声里带了几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了这话,七上八下的心总算落了回去,眉眼一扬,瞳孔掠过一道隐晦的精光,唇角噙笑,戏谑开口,“我倒要感受感受你那异火焚烧的滋味,请吧。”

    冷絮月本以为苏陌凉看到异火,会当场吓得跪地求饶,没想到,她非但没有害怕,脸上还挂着兴奋的笑容,那跃跃欲试的态度,简直让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冷絮月惊得身形一颤,面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这个苏牧是疯了还是傻了?

    竟然主动要求尝试异火的滋味?

    要知道异火可是世界上最凶悍的火种了,她竟然丝毫不放在眼里,难道她就不怕死吗?

    冷絮月震撼的盯着她,得意的小表情直接被她的态度震得凝固了。

    “苏牧,你看清楚没有,这是异火排行榜第十的赤血海焰,可不是普通的火焰。”冷絮月始终不愿意相信,有人面对异火,都还能如此淡定。

    苏陌凉微微点头,嘴角依然挂着从容的浅笑,“我还没瞎,当然知道这是异火,既然要动手,就少废话,我可没时间跟你们耗。”

    冷絮月还从未见过有这么嚣张的将死之人,顿时怒火中烧,大声道,“师父,动手吧,我看这苏牧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就让她尝尝这异火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庞建元闻言,冷声吩咐一句,“你站远点,要是被异火溅到,就连为师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冷絮月见此,连忙闪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只见庞建元双手一划,瞬间掀起火浪,而后朝着苏陌凉隔空一抓,猛地将她吸入了炼丹炉里。

    苏陌凉也不反抗,顺着他的力量,进入了他的丹炉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冷絮月才彻底松了口气,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让苏牧进入她师父的炼丹炉,经受异火的焚烧,忍受莫大的折磨,也算是给她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再也没有苏牧这个人!

    然而,就在冷絮月高兴之时,炼丹炉忽然爆发出剧烈的声响,只见庞大的炉子猛烈的震动起来,而炉底的蓝色火焰像是被炉子吸收了一般,瞬间熄灭,消失不见,惊得冷絮月面色一滞,唇边的笑容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这时候,操控火焰的庞建元猛地捂住胸口,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黑血——

    “师父!师父你怎么了!”冷絮月吓得白了脸色,惊慌失色的大叫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