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6章 气晕过去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轰隆一声巨响,四星的圣品炼丹炉轰然炸碎,那等力量顿时将庞建元和冷絮月炸飞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顺利的从炉子里出来,刚刚吞噬了赤血海焰,觉得浑身是劲儿,兴奋的舒展了一下身子,而后抬起手,指尖瞬间涌出火苗,那金色火焰和蓝色火焰,相互缠绕相互映衬,已经彻底融为了一体,绽放出更加耀眼夺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摔在地上的冷絮月,疼得呲牙咧嘴,浑身狼狈,但是看到苏陌凉安然无恙的站在面前,她已经顾不得身上的伤,满脸震惊的大叫起来,“你——你——你居然没死!”

    那炉子里可是排名第十的异火啊,再坚硬的东西都扛不住它的焚烧,苏陌凉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,怎么忍受得了异火的折磨,竟然还从里边完好无损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天啊,她看错了没有!!!

    冷絮月震惊,她的师父更震惊,震惊得两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,皱巴的老脸惨白一片,已经没有任何血色,嘴里明明还狂涌着鲜血,却依然不安分的蠕动着,想要说什么,却半天说不出来,只看到他的身子抖个不停,显然是受了极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幻——幻——幻地——寒焰!”纠结了半天,庞建元才终于吐出了苏陌凉异火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身为丹宗炼丹师,对异火自然了解不少,此时看到那金色火焰,一眼便认出了它的品种。

    除了排名第七的幻地寒焰,他实在找不出其他火焰有这样的色泽和能量了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吞噬了我的异火,你到底是谁!”庞建元看到这一幕,再也不敢小瞧苏陌凉了,能拥有异火的炼丹师,可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冷絮月闻言,惊了一脸,焦急追问,“吞噬?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庞建元吞咽着鲜血,愤怒的声音咬牙切齿,“她吞噬了为师的赤血寒焰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可能!”冷絮月吓得瞠目结舌,狠狠抽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苏牧不过是个丹皇中期,怎么可能吞噬异火。

    “徒儿,你被她骗了,这人扮猪吃老虎,她体内有幻地寒焰,所以吞噬了为师的异火!”庞建元气得半死,整张老脸纠结到了一起,双瞳涌动着极致的愤怒和震惊。

    他实在没想到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黄毛丫头,竟然是这样的狠角色,等级不过在丹皇中期,居然就已经收服了排行第七的幻地寒焰,这样的天赋和实力未免也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都是这把年纪,达到丹宗的等级了,才收服排行第十的赤血海焰,收服的过程还差点丢了命,忍受了巨大的煎熬和折磨,跟异火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艰难和凶险只有他自己知道,除了要非常强大的精神力和天赋以外,还必须有非常好的运气,没有好的运气,不但碰不到异火,还没命活下来。

    排名第十的赤血海焰,已经足够凶险了,而眼前这黄毛丫头更是收服了排名第七的幻地寒焰,其中的难度,是他没办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冷絮月听到这话,如同雷轰电掣一般,吓傻了。

    她身为炼丹师,自然也听说过幻地寒焰的威名,现在望着苏陌凉手里的金色火焰,震惊的瞳孔更是扩大了一倍,刚才是震惊,现在直接变成了惊恐。

    要知道幻地寒焰可是排名第七的异火,是比赤血海焰还要牛逼的火种啊。

    怎么会在苏牧的手里?

    她不相信!

    冷絮月无法接受的直摇头,苏牧在灵力和炼丹方面打败她也就算了,没想到她竟然还拥有无数炼丹强者都梦寐以求的异火,这样的打击实在太大,冷絮月承受不来,“不,这不可能,怎么可能是幻地寒焰,那可是排名第七的异火啊,怎么会在你的手里!”

    冷絮月同样知道收服异火的难度,实在没办法将苏牧这样一个丹皇中期的炼丹师跟异火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多少比她强悍的炼丹师都没办法收服异火,她怎么够格!

    收服异火也就算了,现在更是变态到吞噬了她师父的异火。

    这个苏牧实在是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话,撩动着手里的火苗,感受到体内强大的精神力,勾唇轻笑起来,语气是相当的愉快,“冷絮月,要不是你,我怕是很难碰到赤血海焰呢,这次可真是多亏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冷絮月气急攻心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胸口郁闷得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她这还次第一次遇到这么难搞的对手。

    灵力打不过,炼丹炼不过,容貌比不过,现在想要杀她,还把他师父的炼丹炉和异火给赔了进去。

    搞来搞去,她面子里子全丢了,反而让苏牧吞噬了异火,变得更强了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还从没做过这么憋屈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到冷絮月气得差点歇菜,苏陌凉唇边的笑意更深,低头看了一眼炼丹炉的碎片,咂嘴感叹,“啧啧啧,可惜了,听说四星圣品炼丹炉挺难弄到的,现在碎了,看来你师父得重新购置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庞建元听到这话,看到地上的碎片,再一想到自己拼了老命弄来的异火,全都被她给毁了,当场眼睛一翻,喷了一口鲜血,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异火被吞噬,本就给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,怕是五脏六腑都受了重伤,现在被苏陌凉这么一气,只是晕厥没被气死已经算他命大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这一幕,无语的摇摇头,“不就是坏了个炼丹炉吗,至于气晕过去吗,这也太脆弱了。”

    空间里的真君老人差点笑出声,对苏陌凉的毒舌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不但弄坏了人家好不容易得到的炼丹炉,还吞噬了庞建元拼命收服的异火,她倒好,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庞建元没有被气死,已经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田开忽然从远处跑了过来,看到地上狼狈的庞大师和冷絮月,吓得目瞪口呆,惊愕失色的询问,“苏姑娘,这是?”

    庞大师可是德高望重的丹宗炼丹师啊,竟然被苏陌凉轰飞到地上,还晕死了过去,这也太不可思议,太惊悚了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