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7章 处处都在防备她
    苏陌凉看到是田开,心里松了口气,没有正面回答,着急吩咐,“别问了,先去兴平关要紧!”

    算着时间,这时候两军应该快要到达兴平关了。

    田开闻言,诧异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庞大师,强压下内心的震动,开口道,“曹将军已经被末将干掉了,这两人要不要也做了?”

    苏陌凉摆手,“不用了,他们没有伤害到我一根汗毛,反而给我送了个大礼,我感谢他们都来不及,怎么能恩将仇呢。”

    她嘴上这么说着,心底却有其他的顾虑。

    这些天,她在天燕城也听到些冷絮月的消息,听闻冷家是焚血天城的大家族,背景势力很强大,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。

    她要是杀了冷絮月估计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,而她的那位师父更是来头不小,她要赶尽杀绝,一定会惹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们的确没有伤害到她,她也没必要做的这么绝。

    田开听到这话,虽然不明白她口中的大礼是什么意思,但还是乖巧的点头,立马朝前引路,“末将已经打点好了一切,苏姑娘随末将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满意的颔首,随着他指引的方向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此时的天色已经蒙蒙亮,在那兴平关口,已经升起了一片轻柔的雾霭,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。

    直到天边渐渐有光芒射出,被雾气笼罩下的两军将士才渐渐显出身形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密密麻麻的军队,各据一方,战争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只见在两方军队的最前面,有两抹身影,极其的醒目。

    “君颢苍,你突然发动进攻,难道是不顾苏陌凉的死活了吗?”焚天君目光如炬的盯着对面的老敌人,紫色瞳孔跳跃着兴奋的戏谑,唇边挂着痞痞的坏笑,看上去分外的妖娆撩人。

    而君颢苍听到这话,幽暗深邃的冰蓝眸子划过一丝暗茫,白皙胜雪的肌肤在晨光的照耀下,,散发着银白莹光,他朱唇轻抿,似笑非笑,意味深长的反问,“你就这么确定苏陌凉还在天燕城吗?”

    凤墨邪似乎不吃他这套,轻笑起来,“别想吓唬本君,曹将军亲自守着,苏陌凉不在天燕城还能在哪。”

    曹将军可是他的得力大将,实力非常不错,要想打败他,也只有君颢苍身边几位老将军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但事实是,君颢苍的几位老将军都来了兴平关,只能说明君颢苍在使诈,故意吓唬他呢。

    可凤墨邪的话音刚落,只听在君颢苍之后,传来一道清脆甘冽的声音,仿佛娟娟泉水般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“凤墨邪,你这次可是失算了呢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只见在那千军万马之中,走出来了一抹窈窕身影。

    那粉雕玉琢的容颜,高冷清华的气质,那么熟悉,那么惊艳。

    她款款而来,整个人恰如一枝笑迎春风的艳艳碧桃,娇艳动人,此时却让凤墨邪神情大震,猛地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凤墨邪不敢相信的蹙起了眉头,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苏陌凉唇角一勾,牵起一个动人心魄的笑容,柔声解释,“这还得多亏了冷絮月呢,若不是她带着她的师父来找我麻烦,我估计还没那么容易出来。”

    凤墨邪闻言,气得沉了面色,妖媚的瞳孔瞬间涌上阴鸷。

    他哪料到自己部署好的一切,竟然被冷絮月给破坏了,实在可恶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他面色不佳,心情不错的揶揄道,“凤墨邪,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威胁的资本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苏陌凉,你还真是小瞧本君,你以为本君不用你要挟君颢苍,就打不过他吗?”凤墨邪从来就是骄傲自负的人,这些年跟君颢苍好几次交手,他虽然没占到上风,但也从未落过下风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君颢苍想打败他,可不是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的事儿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听苏陌凉那话,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不是滋味,一种被看扁了的滋味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他不见棺材不落泪,眼角轻挑,唇边的笑容越发的温柔绚丽,“好,那就试试看,是你的焚血军厉害,还是我们的云楼军厉害!”

    话落,苏陌凉猛然扬手,冲着前方操控投石器的士兵大声命令,“毒气弹准备!”

    凤墨邪看到她又打算用老办法,不禁冷笑两声,面色布满了不屑,“哈哈哈,苏陌凉,你真当本君傻啊,当你交出解药的那一刻,你的毒气弹就失效了。本君早已让人从你的丹药中提取了解药,你觉得你的毒气弹还有用吗?”

    当初苏陌凉为三位中毒的将军炼制解药,凤墨邪为了从根本上防御毒气弹,专程找人提炼了解药,现在每一个士兵都喝下了解药,根本不惧怕苏陌凉的狂轰乱炸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这么底气十足的迎接君颢苍的进攻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旁的向展大笑起来,轻蔑的讽刺道,“苏牧,跟焚天君玩花样,只有死路一条,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并没有任何意外,反而淡定的轻笑起来,漆黑的眸子闪烁着诡异的光泽,“向将军,你当初吃下了我的丹药,你就这么肯定里边没有放其他的毒药?”

    向展惊得面色一变,笑容戛然而止,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向展和另一位同样中毒,吃过苏陌凉丹药的郭将军都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他们当时解了毒气弹的毒素,身体很快康复,并没有任何不适,从未想过丹药里竟然还掺杂了另外的毒药,如果真是这样,这小丫头片子的心思未免太深沉,手段太歹毒了。

    凤墨邪听了,却没有任何惊讶,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,唇角轻扬,镇定的反驳,“苏陌凉,本君早让人检查过你的丹药,如果不能确保丹药的安全性,你觉得本君会让他们吃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笑了,心里由衷佩服,“不愧是焚天君,心思缜密,小心谨慎,处处都在防备我,可惜啊,焚天君棋差一招,注定要一败涂地的。”

    凤墨邪听到这话,目光微凝,瞳孔闪过一丝冷意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