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8章 暴毙而亡
    苏陌凉望着凤墨邪,迷人的笑容渐渐在唇边绽放,犹如一朵怒放的青莲,在晨光的照耀下显得光彩动人,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那个笑那么从容,那么镇定,那么自信,就连凤墨邪的心里都涌上一丝莫名的警惕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手段层出不穷,总是不按常理出牌,凤墨邪自诩最会掌握人心,却摸不透苏陌凉的心思,面对她那诡异的笑容,胸有成竹的他,居然都会生出片刻的迟疑。

    以前这世上只有君颢苍有资格挑衅他的威严,没想到现在多了一个人,这个人不但是个女人,还是来自下位面的蝼蚁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就连凤墨邪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着凤墨邪的脸色越发难看,心里十分畅快,扬眉开口,语气轻柔得似六月飞雪,飘进了对方的心里,“焚天君,你如果没有斩杀樊天景,今日一仗,你还有三分胜算,毕竟身边还有两名猛将帮扶者,不至于败得太难看,只是可惜啊——就这么冤死了,可怜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凤墨邪身形一震,脸色大变,妖冶的瞳孔猛然跃上震惊。

    他是何等的聪明,听到这番话,什么都明白了过来,望着苏陌凉那巧笑倩兮的俏脸,他的眼睛瞬间燃烧起怒火,鬓角有一条青筋跳动着,显然暴怒到了极点,“好你个苏陌凉,你竟然敢戏弄本君!害死了樊天景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真是好手段,故意暴露奸细,和君颢苍互通信件来迷惑他,让他怀疑樊将军,让他误以为自己的身边有两个奸细。

    却不料樊将军是奸细的身份根本是她凭空捏造的。

    而她正在抓住了他疑神疑鬼,不愿意相信人的弱点,一点一点的瓦解他,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他醒悟过来,轻笑着摇头,表情还带了些无辜,“焚天君,你错了,樊将军可是你亲自派人斩杀的,我连根手指头都没动,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凤墨邪闻言,怒得瞋目切齿,深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是呀,她连根手指头都没动,就害死了他委以重任的大将军,想到这里,凤墨邪就恨不得撕碎了她!

    “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,让他主动前往兴平关?”焚天君愤怒的同时,更多的是疑惑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既然樊天景不是奸细,那为什么会瞒着所有人独自前往兴平关,这也太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君颢苍听了,勾唇浅笑,接过话来,“本尊早就听闻樊天景是个大孝子,你说他的母亲要是落在我们手里,他会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凤墨邪瞳孔大睁,僵硬了几秒后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樊天景是出了名的大孝子,除了上战场打仗,平时就在父母身边伺候着,对父母千依百顺,有求不应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要是出了事儿,那他定会付出一切代价把救她回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君颢苍是抓住了樊天景的弱点,用母亲来要挟他,把他引到兴平关,以此来坐实他是奸细的罪名。

    真是好狠毒的手段!

    凤墨邪也得不得承认,苏陌凉和君颢苍两人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这出戏演得实在太精彩了,竟然把他都给糊弄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凤墨邪因为愤怒而变得青黑的俊脸,心头忍俊不禁,忍不住感叹道,“樊将军估计永远也想不到,自己为焚血天城,为焚天君,抛头颅洒热血,枪林弹雨,出生入死,结果却被冤枉成奸细,死在了自家人的手里,就连我都替他感到悲哀,感到不值呢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曾经隶属樊将军的士兵们全都震撼的议论起来,一个个交头接耳,神色愤怒,嘴里滚动的无疑是对焚天君的不满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以为樊将军真的是奸细,才被焚天君斩杀,没想到此事另有隐情,听苏陌凉那话的意思,分明就是焚天君误杀了忠心耿耿的良将。

    得知这样的消息,焚血军上下闹成一片,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士气,顿如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面对敌人,焚血军本该是同仇敌忾的,却因为樊天景的冤死,出现了分歧和矛盾。

    向展看到这一幕,知道再这样任由下去,会发展得一发不可收拾,随即厉声大吼,严肃命令,“大家别听这个妖女妖言惑众,这是敌人的阴谋,千万不要中计了!大家振作起来,杀敌人个片甲不留!冲啊!”

    向展害怕军心涣散,急忙大吼解释,而后一个振臂,率先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焚血军朝着自己的方向狂奔而来,唇角轻轻斜出一抹冷笑,冷着面孔,大声命令,“毒气弹,射!!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只见漫天炸药包投入了敌军的队伍里。

    砰砰几声巨响,前方瞬间烟雾缭绕,毒气蔓延,将敌人严严实实的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此时的凤墨邪却丝毫不把毒气弹放在眼里,面对苏陌凉的狂轰乱炸,也面不改色,继续命令着队伍往前冲锋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只听身旁忽然传来惊恐的吼叫。

    “向将军!向将军,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郭将军!郭将军你醒醒啊!”

    听到惊骇的叫声,凤墨邪迅速转头望去,只见向将军和郭将军双双落马,摔倒在地,口吐黑血,浑身抽搐,吓得大伙儿大惊失色,慌乱的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众人都还来不及反应,狂喷鲜血的向将军和郭将军,抽搐了几下就僵硬了身子,一动不动,眨眼便没了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凤墨邪看到这一幕,也吓了一大跳,望着暴毙的两位将军,他妖艳的面孔瞬间笼罩上了一层阴翳,浑身散发着铿锵杀伐的威震煞气,只听一声怒吼从他胸腔里爆发出来,震耳欲聋,犹如沉雷滚过,声势骇人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向将军和郭将军两人明明吃了解药,毒气弹根本奈何不了他们,为何会突然暴毙而亡!!!

    看到这诡异的一幕,凤墨邪脑海一闪,猛地抬起头,冲着苏陌凉怒吼,“苏陌凉,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眼角轻挑,瞳孔荡出几分戏谑的笑意,“我早就提醒过你,我在丹药里加了其他的东西,可你偏不信这个邪,非要强行进攻,可怪不得我!”

    “不!本君派人检查过,根本没有其他的毒物!”凤墨邪咬牙反驳,心底的怒火简直要把五脏六腑烧起来。

    苏陌凉轻笑起来,“在焚天君的眼皮子底下,我当然不会傻到在里边放毒物咯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卡得要死,熬到现在才憋出一章,想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