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0章 她居然没死!
    苏陌凉唇瓣轻扬,牵起一抹清雅如菊的浅笑,墨色瞳孔闪烁着点点星芒,“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浓妆艳抹,反而觉得累赘别扭,他们要是能接纳我,不管怎样都会接纳我,要是不接纳我,就算我穿着全世界最鲜艳的衣服,他们也能挑出刺儿来,何必费那种心思去讨他们喜欢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从来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,也从来不喜欢去迎合无关紧要的人的口味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,只有君颢苍,只要他喜欢,那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长公主和那些大臣们都不太同意主子跟帝尊在一起,我怕——”林婉儿心里始终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苏陌凉笑着拍拍她的手,“好了,担心也没用,我相信他会摆平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林婉儿了解君颢苍的性格,知道他霸道强势,决定的事情,没人可以动摇,更何况他那么爱她家主子,自然会让她没有后顾之忧的跟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婉儿也安心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边传来蒋征催促的声音,“主子,朝阳殿的庆功宴快开始了,你动作快些,别耽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这种大型宴会,可不能迟到了,她要是迟到了,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落到她的身上,肯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知道这个理,随即站起身,理了理自己的衣服,安抚道,“好了,我该出去了,你们乖乖的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宴会,到场的基本都是些权贵。

    本来君颢苍看在苏陌凉的面上,也邀请了血战团的众人,但林婉儿他们识趣,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合适,弄不好会给苏陌凉带来麻烦,再加上,他们不喜欢跟那些眼睛长头顶上的人打交道,还不如留在这里,跟自己的人庆祝庆祝,舒坦些。

    苏陌凉理解他们,所以并没有勉强,整理妥当后,便随着引路的宫女前往朝阳殿。

    此时的朝阳殿已经坐满了人,大殿中央歌舞升平,舞袖飘动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大殿两旁坐着不少的权贵之家,大家有说有笑,气氛十分融洽。

    而女眷们则是拣着关系亲密的坐在一起,小声的八卦着女人家感兴趣的话题。

    苏陌凉一踏进朝阳殿,目光匆匆扫了一眼殿上的状况,而后在宫女的指引下朝着自己的位子走去。

    她虽然进来得很低调,但不俗的外貌和高贵的气质,还是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。

    在场的女子多数是认识她的,上次选妃大赛上,苏陌凉过五关斩六将,表现太过出众,把所有优秀的女人都比了下去,早已成了这群贵族小姐的眼中钉,想要装作不认识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这苏陌凉怎么还在云楼暗域,她不是已经被长公主给处理掉了吗?”女人圈中,已经有人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旁的女子连忙点头附和,“是呀,我听说苏陌凉不得长公主的喜爱,被长公主秘密处理掉了,不知道怎么又冒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当初苏陌凉得知君颢苍赶往前线,她便领着血战团所有人追随而去,长公主都还来不及对她下手,她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只知道苏陌凉失踪不见,却不知道她上了前线,还为云楼暗域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。

    “哼,这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,本以为她死了,没想到又冒出来跟我们抢帝尊,实在是太可恶了!”苏陌凉是姑娘们最大的情敌,她们好多都见识过君颢苍对她的宠爱程度,知道有她在的一天,她们就别想靠近君颢苍,所以对苏陌凉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“是呀,这次庆功宴,是犒赏几位大将军的宴会,这么庄重严肃的场合,怎么能让下位面的蝼蚁在场呢,简直拉低了几位大将军的档次。”女人一旦嫉妒起来,嘴巴可谓是相当的毒啊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心目中,苏陌凉身份卑贱,根本就挤不进她们高贵的圈子,更没有资格出席高贵的场合,现在看她不顾四周的目光,优雅的落座,女子们都是嫉恨的握紧了手指。

    苏陌凉这边刚刚落座,不远处蒙着面纱的杜菲柔缓缓起身,走到了苏陌凉的身旁,冲着在位的女子打商量,“秦小姐,请问我可以跟你换个位子吗?”

    被唤为秦小姐的女子,惊愕的抬头看了她一眼,面色闪过诧异,随后点头,立马起身,走到了杜菲柔的位子。

    她也和其他女子一样,瞧不上苏陌凉,跟她坐在一起,似乎降低了她的身份,既然杜菲柔这个丑八怪主动要求的,她自己是乐意的。

    杜菲柔故意换位子到苏陌凉身边的举动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毕竟杜菲柔如今也算是暗域之城的名人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其他,而是因为毁容成了丑八怪。

    她天天戴着面纱示人,走到哪都会惹来嘲笑和非议。

    之前她还不羞愤难当,现在时间久了,她也渐渐习惯了别人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,好久不见了。”杜菲柔微微转头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虽然面纱遮住了脸蛋,但从那双眼睛里能看出她的笑意。

    苏陌凉想到她的脸,眸中划过一抹复杂,微微颔首,“是的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她们还以为你死了,真是蠢得无可救药。我早就料到你活得好好的,果然,你没有让我失望。”杜菲柔的口气很笃定,那是因为她跟苏陌凉打过交道,多少有些了解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苏陌凉这样阴险狡猾,手段诡异的女人,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死了。

    依照帝尊喜欢她的程度,怎么可能让她出事儿,若真是出事儿了,帝尊也不会高高兴兴的举办庆功宴了。

    若是猜的不错,这段日子,她都应该跟帝尊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些妄想攀龙附凤,成为帝妃的大家闺秀们,是彻底没戏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礼貌性的笑了笑,并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对杜菲柔,她没什么好感,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,当初她利用她扳倒楚月吟,而她也利用自己保命报仇,各取所需,只能是盟友,算不得朋友。

    杜菲柔见她不怎么搭理,也不生气,面纱下的唇角始终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“苏姑娘,你这次回来,危机四伏,不知道你可有心理准备呢?”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么莫名的一句话,微微一愣,眉头不自觉的蹙紧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自己肯定会有不少麻烦和阻力,但是从杜菲柔的口中吐出,为什么会觉得有些诡异呢?

    好像意有所指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