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1章 恭贤世子
    苏陌凉皱眉盯着她,神色多了警惕和怀疑,沉吟片刻后,沉声反问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杜菲柔轻笑一声,面纱浮动,表情看不真切,可声音却清晰可闻,“楚月吟死了,不知道苏姑娘听说了没有?”

    苏陌凉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到楚月吟,眉头皱得更紧,神色有些不悦,“她是生是死,我并不关心,杜小姐在我面前一再的提起她,到底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楚月吟对苏陌凉已经没了任何威胁,她根本就不在乎楚月吟的死活,而杜菲柔不知道是受了刺激还是怎么的,似乎对这件事始终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能有什么企图,我只是好心的提醒你而已。”杜菲柔看出苏陌凉的不耐,眉眼一扬,轻声解释了一句,瞳孔里似乎别有深意。

    苏陌凉觉得奇怪,正想追问,只听殿外忽然响起洪亮的通报声,一下子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恭贤王携恭贤世子驾到!”

    吼声落下,热闹的大殿瞬间安静下来,大伙儿纷纷朝着殿门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两抹英俊挺拔的身影,快步从外边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稍长,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模样,身穿藏青色锦袍,袍上绣着金线祥云,整个人气度不凡,贵气逼人。脸上虽然有了皱纹,但五官棱角分明,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英俊潇洒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的年轻男子,更是俊美绝伦。一袭蓝衣,镶绣着银丝流云纹,腰间束着一条白玉宽边腰带,其上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,随着步子轻轻摆动,晃出优雅的弧度。

    一头墨发用上好的银白玉冠束与脑后,看上去身形挺拔,精神矍铄。

    他玉面朱唇,眉目似画,一双晶莹透亮的褐瞳,深邃冷冽,蕴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情绪,俊美的容颜配着蓝白呼应的锦袍,整个人丰神俊朗,从骨子里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,俊逸绝尘。

    他的出现,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眼前一亮,女子眼中划过惊艳,而男子的眼中则是涌上忌惮。

    苏陌凉仔细的打量着这一老一少,对他们非凡的气质倒是不在意,反而好奇起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恭贤王?”心中疑惑,她情不自禁的呢喃出声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杜菲柔一直注意着她的反应,看出她的好奇,忍不住柔声解释,“这位恭贤王身份尊贵,是云楼帝尊父亲的兄弟,严格算起来帝尊还应该叫他一声叔父。恭贤王年轻时候辅佐先皇有功,所以朝野上下都十分敬重他,就连帝尊都会对他客气三分。”

    “而他身边的年轻男子便是恭贤王的长子,名叫君少泽,从小天赋异禀,被宗派长老看中,收为了入室弟子。要知道被宗派看上,是极其困难的事情,所以,足以见得此人的能耐,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番解释,诧异的看了杜菲柔一眼,不明白她为何要给自己解释这么多。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她上次帮助杜菲柔扳倒了楚月吟,就让她对自己推心置腹了吗?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!

    杜菲柔是什么人,她多少还是了解的,当初她能站在自己这边,也不过是走投无路的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她是绝对不可能真的把自己当成朋友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今天为什么会给自己说这么多,就好像在暗示她什么,又好像是准备看她的笑话。

    就在苏陌凉疑惑不解的时候,只见杜菲柔从恭贤王父子身上收回视线,目光灼灼的盯着她,幽幽开口,“这几年恭贤世子一直都在宗派修行,很少回到暗域之城,这次却突然回来了,你猜会是因为什么事儿呢?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心头咯噔一下,心底瞬间涌上些莫名的情绪,望着杜菲柔的眼神不自觉的锐利起来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,你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杜菲柔看她这才着急起来,不禁笑了笑,深深看她一眼后,转开了视线,那姿态明显是不愿再多说。

    苏陌凉知道她自从毁容后,精神有些失常,心里埋藏着对这个世界的仇恨,但她绝不可能莫名其妙的说这番话。

    她那么热心的介绍恭贤王父子,那这两人必定有点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陌凉的面色异常难看,视线再度投到了恭贤世子的身上,企图看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恭贤世子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注视,微微侧目迎上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两抹视线一碰撞,苏陌凉的心微微一颤,涌上些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就在苏陌凉打算避开视线的时候,世子唇角忽而划过一丝浅淡的笑意,虽然在笑,却掩藏不了骨子里的冷酷。

    苏陌凉看到这里,心下一惊,立马避开那双深邃的褐瞳,努力维持面上的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这人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坐在上边的君青染和君月夜看到恭贤王父子的到来,都满脸喜色,热情的招呼。

    “快给恭贤王赐座!”

    君青染这么一喊,宫女立马引着两人走到了贵宾席,好生伺候着。

    这两人刚刚落座,就听君月夜笑着朗声开口,“少泽,你可是稀客啊,本王都有好些日子没看到你了,现在看到,你倒是精神,英武不少啊。从宗派出来的人,果然不一样!”

    说来君月夜和君少泽是堂兄弟的关系,君月夜比他大个几岁,要显得成熟稳重不少,而君少泽则是跟君颢苍的年纪相当。

    所以,君月夜是看着君少泽长大的,说话也显得亲厚随意些。

    君少泽前些年还是个玉面小生,这几年经过宗派的历练,已经出落得更有男人味儿,也难怪君月夜夸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,劳平襄王记挂,这些年一直忙于修炼,倒是忘了回来报声平安,少泽实在愧疚。还望平襄王莫怪。”君少泽说话十分客套,没有君月夜的亲切,反而带着些疏远和陌生。

    君月夜闻言,朗声大笑,连忙摆手,“哈哈哈,怎么会怪罪呢,你可是咱们君家的骄傲,能被宗派看中,在宗派修炼,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耀,本王高兴都来不及呢。”

    从那一句咱们君家看得出来,君月夜是十分看好这位恭贤世子的。

    君少泽唇角微扬,谦虚道,“少泽惭愧,若要论君家的骄傲,只有帝尊能担此名,听闻帝尊十岁便实力了得,被宗派宗主看中,收为弟子,这样的殊荣,绝对是云楼暗域第一人,少泽不敢争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