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6章 被一口吞了
    众人看到这里,都是满脸好奇的瞪大了眼睛,眼珠子像是生了锈,死死盯着苏陌凉和通天火烈鸟,一动不动,生怕错过了契约凶兽的过程。

    此时的火烈鸟虽然散发着骇人的热度,却异常温顺,面对苏陌凉的靠近没有丝毫的反抗,似乎已经做好了被契约的准备,众人看了,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什么力气都没出,就轻轻松松契约到一头实力强大的凶兽,这样的好事儿,大伙儿光是想想就觉得美滋滋的,不禁咂嘴感叹苏陌凉的好命。

    一直担心她安危的尹揽枫,看到火烈鸟并没有过激的行为,紧张的心情才渐渐平缓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火烈鸟有心反抗,是绝对不会让人靠近的,因为光是它那炙热的火焰就能把人烧成灰烬,现在能让苏陌凉靠近,说明的确是有臣服之心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尹揽枫放松警惕的时候,只见火烈鸟猛地扑腾起硕大的翅膀,又细又长的火红脖子仰天长鸣,周身的火焰仿佛要从羽毛中爆射而出,张牙舞爪,声势骇人,吓得所有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尹揽枫见此,脸色大变,暗道一声不好,猛地站起身,神色惊恐的大吼,“苏陌凉,小心!!!”

    可是他根本来不及出手,只见通天火烈鸟一个振翅,将笼子震得粉碎,猛地张开大嘴,一口将苏陌凉给吞入了腹中,快得让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这样突如其来的转变,把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,心好像要从胸膛里蹦出来,惊悸得血液上涌,大脑的血管像要涨裂开似的,身体的每一处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而尹揽枫吓得目眦尽裂,已经从席位上冲出来,对着通天火烈鸟疯狂的袭击上去。

    可火烈鸟毕竟是凶兽,力量太过强大,尹揽枫哪里会是它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都还没靠近火烈鸟,便是被后者一个挥翅,打飞而去。

    火烈鸟根本懒得跟他交手,扑腾着翅膀,如离弦的箭一般,射出了大殿,一飞冲天,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,没入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尹揽枫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,还想追上去,可是跑到大殿门口,哪还有火烈鸟的踪影,只有黑漆漆的一片,连点火星子都不曾留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尹揽枫急得半死,猛地转过头,凶狠的瞪着君少泽,咬牙切齿的质问道,“世子,你不是说火烈鸟已经被你驯服了吗?为什么会突然反抗!你最好给我个解释!”

    尹揽枫的吼声如雷,在宽阔的大殿滚过,吓得大伙儿身形一抖,满脸错愕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在他们印象中,尹揽枫是个冷面将军,性格老沉稳重,不苟言笑,也很少发怒,今天却发这么大的火,着实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身为臣子,竟敢质问王爷的嫡长子,未免太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却不知道,尹揽枫看到苏陌凉被活生生的吞了,哪还顾忌什么礼数规矩,现在只恨不得冲上去掐死君少泽。

    君少泽被公然质问,立马走到大殿中央,冲着君颢苍抱拳请罪,带着满脸的震惊和惶恐,语气十分无辜,“帝尊,臣真的不知道通天火烈鸟为何会突然反抗,它的确是被臣驯服了,才被抬上来的,不然给臣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将没驯化的凶兽送给苏姑娘啊。若是帝尊不信,可以传召臣的师父和雷音宗的弟子来当面对峙!他们都曾亲眼看到火烈鸟被驯服。”

    君少泽说的理直气壮,没有丝毫心虚,似乎对刚才那一幕也感到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尹揽枫听了,更是气得不行,愤怒的瞳孔鼓得充血,简直能喷出火来,“世子,你休想推脱责任,火烈鸟是你命人抬上来的,是你送给苏陌凉的,如果不是因为你,苏陌凉怎么可能会死,你就是罪魁祸首的凶手!”

    尹揽枫指着君少泽,瞋目切齿的大吼。

    坐在上边的君青染见此,眉头紧蹙,一掌拍在桌上,发出一声巨响,“放肆!尹将军,你以下犯上的责问世子,是要造反吗!”

    尹揽枫不过是臣子,而君少泽可是王爷的长子,说来是皇室中人,是尹揽枫的上级,而他却丝毫不把君少泽放在眼里,大有挑衅皇室的意思。

    尹将军被她这么呵斥,才稍稍收敛怒火,不情愿的抱拳,“末将不敢!”

    “哼,本宫看你胆大包天,没什么不敢。听你那意思是认为世子故意将没有驯化的凶兽送给苏陌凉,故意陷害她,是吗?”

    听到君青染这话,尹揽枫黑着脸,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肯定君少泽到底是不是故意的,但苏陌凉的死是君少泽一手造成的,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

    苏陌凉死了,他实在没办法息事宁人!

    君青染看他不说话,变相默认了自己的猜测,更是怒不可遏,大声呵斥,“混账东西,恭贤世子跟苏陌凉无冤无仇,为何要故意陷害她?再说了,他犯得着用这么稀有贵重的凶兽去陷害她吗?苏陌凉自己实力不行,驾驭不了凶兽,被凶兽一口吞了是她活该,关世子什么事儿?她贪图凶兽,是她咎由自取,怪不得任何人,尹将军也不要在大殿上大呼小叫,随便冤枉好人,反倒失了身份!”

    君青染的一番呵斥也不是没有道理,如果不是苏陌凉自不量力的想要契约凶兽,也不会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。

    人家君少泽送出这么贵重的礼物,是难得的一片好意,结果被曲解成了陷害,实在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尹揽枫被君青染堵得说不起话,他的身份不允许他以下犯上,手里又没有指控君少泽的证据,君少泽一口咬定不是故意的,那长公主只会把这件事当成一次意外,不会追究任何人的责任。

    苏陌凉的死,只会被看成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尹揽枫气得咬紧牙关,抬头望向了君颢苍,愤怒的质问,“帝尊,你和苏陌凉感情深厚,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她死了也无动于衷吗?”

    尹揽枫知道君颢苍和苏陌凉都深爱着彼此,可是眼前的君颢苍却不动声色,一点悲痛愤怒的神情的都没有,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,让他捉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责备的声音刚落,只听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,“尹将军,谁说我已经死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