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8章 只是一场意外
    得知这样的噩耗,君少泽深深喘了几口气,强行支撑住单薄的身体,望向苏陌凉的眼睛像是粹了毒,恨不得冲上去撕碎了她。

    但理智告诉他,现在的场合不能轻举妄动!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冒险陷害过她一次,苏陌凉必然有了警觉,再加上她背后有君颢苍撑腰,现在想要强行夺她性命是不可能了,他非但不会成功,还会被当场拿下。

    到时候,证据确凿,就算长公主有心偏袒,君颢苍也绝对不会轻饶他。

    要是没要了苏陌凉的命,反而把自己搭进去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现在算看得清楚,刚才君颢苍稳坐泰山,不动声色,不是因为不在乎,而是因为信任,对苏陌凉相当的信任!

    他一早就料到苏陌凉不会出事儿,更或者连她能成功契约通天火烈鸟也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很明显,君颢苍明知道他要陷害苏陌凉,却没有出手阻止,一副看戏的姿态,完全由着苏陌凉在闹,由着她戏弄自己,摆明了是故意让苏陌凉开心的。

    只要她开心了,其他人和事儿都不重要,准确的说,其他任何东西君颢苍都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宠溺,纵容到了一定境界啊。

    当初,他听闻帝尊为了一个下位面的蝼蚁,竟然拒绝了楚月吟,感到十分震惊,几乎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看了这一出,他才明白过来,苏陌凉这女人的确是有点能耐。

    只可惜,蝼蚁始终是蝼蚁,想要飞到天空,与苍鹰为伍,注定是要摔得粉身碎骨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少泽的手指不知觉的握紧,那眼神仿佛藏了千万把尖刀,刺在苏陌凉的身上。

    苏陌凉被他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恨意,震得心头一颤,微微蹙眉,心里涌上不少疑惑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从一走进大殿就对自己充满敌意,更是想法设法的要弄死她。

    苏陌凉回忆了老半天,都没想起在哪里见过此人,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。

    所以,她非常肯定,这是他们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她搞不清楚,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让第一次见面,连话都还没说上的人,一回来就恨不得除掉自己?

    不对,这个君少泽一直都在宗派修行,已经好久没有回暗域之城了,现在却突然回来——难道说,是因为她?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苏陌凉神情一震,猛地抬头对上君少泽的视线,瞳孔闪过一丝震惊。

    看来,她必须得赶紧着手调查此人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就在苏陌凉沉思之时,上边的君青染急忙打圆场,“好了,今天是个意外,世子一片好意,想要真心祝福帝尊和苏陌凉,哪知道那畜牲太狡猾,装作臣服的样子,却突然反抗,也怨不得世子。好在,苏陌凉没有大碍,不过是误会一场,尹将军你也没必要揪着不放了。”

    君青染这番话不但为这场闹剧顺利的画上了句号,还替世子遮掩了不可告人的阴谋,堵住了悠悠之口。

    现在连长公主都这样说了,其他人自然不敢怀疑君少泽的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更何况,君少泽和苏陌凉从来不认识,无冤无仇的,也没有害人的动机,大伙儿自然更愿意相信这只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尹揽枫看到苏陌凉没事儿,也收敛了气焰,知道自己失态,表情有些尴尬的重新坐回了位置。

    君青染看到尹揽枫不闹了,其他人也不敢随便议论,这才抬手,大声宣布,“好了,宴会照常进行。”话落,她抬手示意退到一边的舞女继续表演。

    音乐奏响,舞蹈继续,大伙儿才渐渐的放松下来,接着吃喝聊天。

    只是经过这么一闹,大家聊天的内容自然是围绕苏陌凉展开,都十分好奇苏陌凉打败焚天君和契约通天火烈鸟的过程。

    杜菲柔看到苏陌凉重新坐回位子,眼含笑意,红唇轻扬,戏谑的声音从面纱下传出,“苏姑娘,连恭贤世子都栽在你的手里,你可真是好手段啊。不过,一直都是你在胜利,其实我还挺想看到你跌入万丈深渊的,相信那一定会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杜菲柔已经扭曲,她痛恨每一个比她长得好看,还过得比她幸福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苏陌凉这样一个阴险的女人,都能得到幸福,为什么她就不行?

    她满心不服,却又没有能力扳倒她,所以突然出现的君少泽燃起了她的希望,她期待着苏陌凉从天上跌入地狱。

    苏陌凉听到这话,红唇一勾,目不斜视的伸手举起酒杯,轻轻啜饮一口,似笑非笑的提醒道,“看来要让你失望了呢。你要知道,不管什么人对付我,我身后好歹有帝尊撑腰。可你呢,已经是杜家的废棋,你要是死了,谁会为你出头?”

    说着,苏陌凉放下酒杯,转目盯着她,漆黑的瞳孔闪烁着阴冷的暗茫,瞧得杜菲柔心惊肉跳,“所以,杀你,比碾死只蚂蚁还容易。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,祈求我的这些手段不要用到你身上,不然别说看我跌入深渊,就连坐在这里吃饭喝酒说话的机会都会没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苏陌凉咬得有些重,冰冷的声音,像是一股阴风般吹进了杜菲柔的耳朵,让她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杜菲柔被她那犀利的目光盯得心头发寒,面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僵硬,袖口下的手指也隐隐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苏陌凉再一次戳到了她的痛处,再一次让她面临血淋淋的事实,实在是太可恶太可恨了!

    苏陌凉见她神色不对,不屑的冷笑一声,便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她本不想对一个没有利用价值,没有威胁力的女人动手,若是对方非要挑衅她,那她也不会客气,苏陌凉这只是在提醒她而已。

    这场宴会没维持多久,便结束了,君颢苍封她为帝妃,目的已经达到,实在没继续留下的必要,所以早就等不及要散会。

    君颢苍要散,大伙儿自然不好久留,纷纷起身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君少泽看到君青染在嬷嬷的搀扶下,也要起身,准备离开,立马趋步上前,抱拳道,“长公主,臣有话禀报,能否借一步说话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