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0章 老嬷嬷挑事儿
    看到林婉儿憋屈得不敢动手,老嬷嬷的神色更加得意,轻蔑冷哼一声,气焰嚣张的呵斥,“哼,趁我好好说话的时候就给我滚开,要是耽误了我的正事儿,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老嬷嬷黝黑的老脸布满皱纹,一双塌陷下来的三角眼透着凶光,说到最后几个字,更是瞪大了眼睛,凶相毕露,恶狠狠的样子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林婉儿气得面红耳赤,她经历过这么多次厮杀,手里沾染过那么多鲜血,现在竟然被个卑贱的嬷嬷压了一头,当下就忍不住想要开口反驳,不料,房间里忽然传来苏陌凉懒洋洋的声音,“一大早谁在门外喧哗啊?”

    林婉儿闻言,神情一震,立马恭敬回话,“主子,是长公主身边的教养嬷嬷,说是来调教主子礼仪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既然是长公主派来的,那就请她进来吧。”苏陌凉淡淡吩咐了一声,长公主的面子,她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得到她的允许,林婉儿才推开门,让开身子,愤愤道,“主子请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倨傲的瞪她一眼,随后招呼着身后跟着的两名宫女,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苏陌凉的屋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已经穿戴完毕,正慢悠悠的从侧殿走出来,刚好跟嬷嬷打了个照面。

    苏陌凉眉眼一扬,仔细的打量老嬷嬷,随后扫了一眼林婉儿脸上红肿的巴掌印,眸光渐冷,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,“你就是长公主派来教我礼仪的嬷嬷?”

    老嬷嬷看上去至少有六十多岁,却丝毫不显佝偻,面对苏陌凉,那腰板挺得比标枪还直,眼睛更是长到头顶上去了,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铿锵有力,傲慢十足,显然是没将苏陌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因为长公主特意交代过,要她好好挫挫苏陌凉的锐气。

    得到长公主的默许,她对苏陌凉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再者,她也明白长公主想要折腾苏陌凉的心思。

    所以,背后有长公主撑腰,她当然无所畏惧,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然而,她还来不及挑刺儿,便见苏陌凉脸色一板,愤怒大吼,“放肆!见到帝妃,你个老奴才竟然不下跪行礼!是要造反了吗!”

    苏陌凉这一吼,声音如雷,吓得老嬷嬷浑身一抖,倨傲冷漠的老脸猛然僵住,一双三角眼瞬间涌上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个奴才,但好歹也是长公主身边的人,就连名门小姐见到她,也是客客气气的,不敢得罪,而苏陌凉这个没权没势的小贱人,竟敢如此凶悍的呵斥她,搞错没有!

    “我是长公主派来调教你的教养嬷嬷,你——你——你竟敢——”老嬷嬷鼓着眼睛,不敢相信的指着她,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苏陌凉哼了一声,冷觑着她,“你也知道你是个嬷嬷,是个奴才,现在见了帝尊亲自册封的帝妃,不但不下跪行礼,还出言不逊,更是用手指着帝妃,视为大逆不道!再加上,你又是个教导礼仪的嬷嬷,对宫中规矩应该熟谙于心,所以你是明知故犯,错上加错,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苏陌凉噼里啪啦一顿呵斥,震得老嬷嬷面色发白,额头冒汗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苏陌凉,你还没有被册封帝妃呢,休要拿帝妃的威严来压我!”她也算宫里的老嬷嬷了,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,虽然被苏陌凉的气势惊了一跳,但身后有长公主撑腰,她并不怕她。

    再说了,长公主压根就不承认苏陌凉的存在,本就没打算让她真的当上帝妃。

    所以,老嬷嬷才敢如此嚣张放肆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眼角一扬,冰冷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,射到老嬷嬷的身上,如刀子般刺人,“昨晚庆功宴上,帝尊当着所有人的面册封我为帝妃,你现在否认我帝妃的身份,难道是在质疑帝尊的决定?还是说,你想请帝尊回来,让他亲口告诉你我的身份?”

    老嬷嬷心中一震,堵得说不起话。

    帝尊在乎苏陌凉,她是知道的,若真是惊动了帝尊,那她铁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她只有硬生生忍下了怒气,鼓着眼睛狠狠瞪着苏陌凉,深深喘了几口气。

    她本来以为苏陌凉再怎么也会忌惮长公主的关系,给她几分薄面,毕竟她还得讨好自己,完成礼仪训练,顺利通过册封大典呢。

    结果,这人强硬得不给丝毫脸面,直接叫人难堪,实在可恶!

    只是,面对苏陌凉那张势要追究到底的脸,老嬷嬷知道,自己再强硬下去,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,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她被逼无奈,只有硬着头皮,跪下行礼,“老奴叩见帝妃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见了,唇角掠过一抹讥讽的冷笑,这人能屈能伸,还不算太蠢,不然可就要吃些苦头了。

    苏陌凉本来还打算对她用刑,但看她识趣,也忍辱负重的行了礼,服了软,她要是再揪着不放,就是她的不对了,所以只有放她一马,“算了,起来吧,看在长公主的面上,这次就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咬着银牙,努力抑制内心的怒火,在身边宫女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身子,沉默了很久才重新调整好情绪。

    “既然嬷嬷是来教导我礼仪的,那就别耽误时间,说吧,我们从哪开始。”苏陌凉开门见山的道。

    老嬷嬷闻言,这才抬起头看她一眼,沉声说道,“长公主这次要老奴从妆容,形体,礼仪三个方面训练帝妃,我们首先要进行的就是妆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从头到脚的打量着苏陌凉,看到她身穿朴素的白裙,全身上下连点贵重的首饰都没有,顿时皱起眉头,语气十分不满,“帝妃,你这身装扮不能过关!你身为帝尊的妃子,是云楼暗域最尊贵的女人,却是一副村姑的打扮,不是徒惹人笑话,给帝尊丢脸吗?”

    苏陌凉皱眉,她就喜欢这种简简单单的装扮,反而觉得雍容华贵的装扮累赘繁琐。

    然而,还不等她反驳,只见老嬷嬷已经冲着身后的两个宫女招手,“长公主有先见之明,知道你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首饰和衣服,所以提前为你准备好了,你们赶紧给帝妃换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