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1章 摔碎御赐之物
    苏陌凉排斥的皱眉,拒绝道,“不用了,我就穿我自己的衣服,其他的衣服,穿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没想到苏陌凉竟敢拒绝长公主的好意,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“帝妃,你可要清楚,这是公主的赏赐,由不得你拒绝。再说了,这么贵重的东西,你不但不感恩戴德,反而不领情,未免也太不识抬举了。”

    林婉儿听不下去了,不满反驳,“我家主子不喜欢那些贵重的东西,你难道还强迫我家主子穿戴不成?”

    老嬷嬷闻言,眉头一拧,凶神恶煞的斥责,“放肆,这岂是你说不喜欢,就可以拒绝的。你家主子一身寒酸,根本配不上帝妃之位,就算你家主子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但帝尊还要脸呢!长公主既然将你家主子交给老奴调教,改变她的着装是老奴分内之事,岂容你个丫头置喙!”

    呵斥完林婉儿,她便冲着旁边的两个宫女招手,“还愣着干嘛,快伺候帝妃更衣!”

    话落,两位宫女,一个拿衣服,一个拿首饰,顿时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苏陌凉往后退了一步,不悦的拒绝,“我不喜欢被其他人伺候,让林婉儿来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不喜欢这些玩意儿,但还不至于为了这种小事儿跟长公主闹翻。

    孰轻孰重,她掂量得很清楚,所以并没有跟嬷嬷硬着来,只是,她不喜欢陌生人近身伺候。

    嬷嬷闻言,也懒得跟她计较这么多,随即挥挥手,示意把衣服和首饰交给林婉儿,还不忘冲着后者恶狠狠的警告,“你给我小心点,这可是长公主赏赐的东西,你要是打碎了,弄坏了,可是杀头大罪,就算是帝妃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林婉儿听了,心头一跳,捧着衣服和首饰顿时慎重不少,而后小心翼翼的朝苏陌凉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嬷嬷眼里划过一道暗茫,悄悄伸脚,猛地绊住了林婉儿的脚踝。

    林婉儿的注意力全都在手里的衣服和首饰上,哪里注意到脚下,一个不慎朝着前方栽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眼疾手快,猛地接住衣服和首饰,这才避免了惨剧。

    林婉儿一个踉跄,险些跌倒,看到衣服和首饰没事儿,才重重松了口气,随后想到刚才有人绊自己,气得转过身,指着嬷嬷大骂,“是你!你好阴险啊,你想绊倒我,摔碎长公主赏赐的东西,给我扣个死罪!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冤枉老奴,明明是你咋咋呼呼,行为冒失,老奴还没找你算账呢,你反而倒打一耙,这世上可没这个理儿。”老嬷嬷理直气壮的反驳,脸皮厚到一定境界。

    林婉儿听到这话,怒得气喘吁吁,堵得语塞,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苏陌凉自然知道老嬷嬷的诡计,面上不动声色,冷冷劝道,“好了,好在这些东西并没有坏,到里边帮我换上吧。”

    林婉儿闻言,还有些不服气,但苏陌凉不计较,她也只有忍气吞声的接过衣服,随着苏陌凉走到侧殿伺候她更衣。

    不过半盏茶的时间,苏陌凉便穿着长公主赏赐的衣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嬷嬷见此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可目光触及到她头发的时候,再次皱眉,问道,“帝妃,刚才那些珠钗呢?怎么没有戴上?”

    此时的苏陌凉头发只插着一只白玉簪子,看上去极为的简陋普通,嬷嬷当下就不满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珠钗太过贵重,要是稍有不慎,摔落下来,我还得担上杀头的罪名,所以还是不戴的好。”苏陌凉从刚才就明白过来,长公主送来这些贵重的东西,不过是存心刁难她,存心找她的茬。

    她才不上她的当呢。

    果然,嬷嬷听了这话,表情一下子垮了下去,冲着两个宫女大声命令,“去把珠钗端出来!”

    两名宫女得令立马走进侧殿,再度将珠钗给端了出来。

    嬷嬷拿过珠钗,朝着苏陌凉走去,“帝妃,长公主把你的梳妆打扮交给老奴,老奴若是不尽心尽力的伺候你,是会被长公主责罚的,所以,还望你配合点,别让老奴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头上的簪子实在上不了台面,还是让老奴给你取下来吧。”说着,嬷嬷已经伸手朝着苏陌凉头上的白玉簪子探去。

    苏陌凉常年戴着这个簪子,从来不让人碰的,哪知道这个嬷嬷还动上手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惊,立马往后退去,瞬间避开她的触碰。

    然而,就这么一晃,白玉簪子顿时被嬷嬷的手给打到了地上,只听一声清脆,簪子摔个粉碎。

    苏陌凉见此,惊得瞪大眼睛,瞳孔猛然涌上火苗,仿佛火山爆发般凶戾大吼,“你竟然摔坏了我的簪子!!!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一次,苏陌凉是真怒了。

    老嬷嬷哪料到她那么大的反应,不可思议的看她一眼,不屑哼道,“不过是一只廉价的簪子,摔碎了就摔碎了,有什么好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苏陌凉的面色像是蒙上了一层阴翳,怒火在瞳孔里跳跃着,像是要喷薄而出,单薄的身子顿时散发出骇人的煞气,惊得老嬷嬷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只破簪子,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吗?

    “帝妃,长公主赏赐了那么多贵重的珠钗玉簪,哪一样不比你这破簪子好,你宁愿戴这些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,也不愿戴好的,你脑子不清楚了吧!”老嬷嬷有些看不下去,忍不住吐槽道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深吸一口气,阴鸷的盯着她,沉声反问,“老嬷嬷,你刚才说打坏了长公主赏赐的东西,是要被杀头的对吧?”

    老嬷嬷满脸疑惑的点点头,不知道她突然问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细细思考,只见苏陌凉唇角咧开一个冰冷诡异的弧度,阴测测的声音如风般飘来,不禁让她打了个冷颤,“那你打碎了帝尊的东西,岂不是要诛九族了咯?”

    老嬷嬷望着苏陌凉漆黑阴沉却闪烁着冷芒的黑瞳,吓得浑身一震,心底瞬间涌上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嬷嬷吓得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苏陌凉冷笑一声,低眸瞧了一眼地上摔碎的白玉簪子,幽幽道,“那簪子是帝尊御赐的,你摔坏了御赐之物,看来是难逃一死了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