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2章 脱了裤子打
    老嬷嬷闻言,吓得浑身大震,面如土色,只听轰的一声,脑袋一片空白,只觉得血液凝固,心像是被钳住了一般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鼓着双眼,惊悸的盯着地上摔碎了的白玉簪子,不敢相信的连连摇头,声音颤抖着,“不——这不可能——帝尊怎么可能送这么廉价的簪子?”

    苏陌凉挑眉,犀利的盯着她,淡漠的声音带着讽刺,“怎么?嬷嬷是不相信吗?若是不信,那我们可以到帝尊面前对质,你看如何啊?”

    到帝尊面前对质,那不是去送死吗!

    听到这话的老嬷嬷顿时吓得面色发白,起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本来或许是件小事,但要是传到帝尊耳朵里,就真会变成掉脑袋的大事儿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老嬷嬷感到一阵恐怖,连心脏都吓得掉到裤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看她吓得不轻,一旁的林婉儿心中高兴,故作忧心的凑到她的身边,落井下石的咂嘴感叹,“老嬷嬷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,连帝尊的御赐之物,都被你打碎了。你说,你这么咋咋呼呼,冒冒失失,一个脑袋怎么够砍啊?”

    听到林婉儿阴阳怪气的嘲讽,老嬷嬷的脸黑得吓人,整个心都被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刚才嬷嬷还在提醒我小心长公主的东西,哪知道自己下一秒就出了差错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林婉儿憋着笑意,故作伤心的摇头感叹,那眼里的幸灾乐祸可是把老嬷嬷气得银牙暗咬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也冷笑着接过话来,“我们如今到了云楼暗域,又进了宫,那自然得按照宫里的规矩办事儿,刚才嬷嬷自己也说了,打碎了御赐之物,是死罪,不过看在你老嬷嬷,为云楼暗域出过不少力的份上,我就赐你个全尸,杖毙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老嬷嬷吓得神情大变,猛地睁大眼睛,惊恐的大叫起来,“你不可以!我是长公主身边的人,你不能动我!”

    她身后好歹有长公主撑腰,之前长公主还说了,让她尽管折腾苏陌凉,有任何事情她一定为她做主。

    可她没想到,苏陌凉竟然狂到这种地步,还真的打算杀她!

    真是好大的胆子!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杀你?你要搞清楚,我都已经被封为帝妃了,难道还没有杀一个奴才的权利吗?”苏陌凉唇边勾起一抹讥讽,停顿片刻继续道,“你是长公主身边的人又怎样,高得过帝妃的身份吗?有时候,还是别把自己看得太高,其实你也不过是个被人当枪使的蠢货罢了。”

    苏陌凉鄙夷的声音,一字一句像是尖刀般插在了老嬷嬷的心上,震得她身形颤抖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不过,不得不承认这老嬷嬷的定力,就算面对苏陌凉的刁难,她心中虽然害怕,但面上却一直努力维持着镇定,态度强硬的反驳,“不管怎样,我是长公主派来调教你的,代表的是长公主,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,就等同于打了长公主的脸,不把她老人家放在眼里,你也不会有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林婉儿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奴才,当下就气不过的大声道,“主子,她一个奴才,竟然骑到你头上去了,实在太嚣张,刚才她还想陷害我们,要不是主子动作快,被赐死的就是我们了,简直坏透了。所以,千万不要对她手下留情,反正是个歹毒的老刁奴,杀了一了白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个嬷嬷,一来就赏她一巴掌不说,还想刁难,陷害她家主子,林婉儿绝不允许这种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苏陌凉却并没有冲动,黑瞳闪过一丝冷芒,沉吟片刻后,不但没有揪着不放,反而出人意料的软化了态度,“算了,看在你在长公主身边伺候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,就饶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一听这话,心里顿时松了口气,忐忑的老脸瞬间跃上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苏陌凉突然松口,很明显还是忌惮长公主的,她想要在宫里站稳脚跟,独得帝尊的宠爱可不够,若是得不到长公主的支持,那她就算待在宫里,也会麻烦不断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她聪明,就不会真的跟长公主撕破脸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老嬷嬷的唇角轻轻扬起得意的冷笑,比之前更加的从容自得。

    林婉儿看到这一幕,气得面红耳赤,着急的叫起来,“主子,你为什么要放过她,她就是存心想折腾,陷害你啊,要是不给他们个下马威,宫里的阿猫阿狗都能骑到你头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婉儿见不得苏陌凉被人羞辱,欺负,十分不赞同她的做法。

    苏陌凉一旦饶过老刁奴,老刁奴肯定会变本加厉的找她麻烦!

    听到林婉儿的控诉,老嬷嬷满脸挑衅的望向她,那得意的模样,瞧得林婉儿怒火中烧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眉头轻挑,冷声道,“我话还没说完,你急什么!老嬷嬷打碎了御赐之物,本是死罪,但念在她对长公主伺候有功的份上,死罪可免,但活罪难逃。来人啊,把嬷嬷拖出去打五十大板。”

    老嬷嬷刚还得意呢,哪料到突生变故,画风陡然一转,就看到外边冲进来两个侍卫,打算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这下子,她才是真的吓住了,面色刷的惨白,难以置信的吼起来,“你们谁敢!我是长公主的人,你们打狗也得看主人,动了我,长公主要你们好看!”

    苏陌凉闻言,笑着点头,“好一句打狗也得看主人,没想到你觉悟还挺高,知道自己是条狗!”

    老嬷嬷听到这样的侮辱,面色青白交替,怒得瞋目切齿,“帝妃,你今天要是动了我,长公主不会放过你,你自己掂量清楚!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经掂量得很清楚了,我连你们家的长公主都不放在眼里,更何况是你这条哈巴狗!愣着干嘛,给我拖到院子,脱光了裤子打,没有五十大板,不准放行!”

    两个侍卫听到这话,都是惊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老嬷嬷也一把岁数了,苏陌凉竟然让他们脱了裤子打!

    在院子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老嬷嬷的老脸要往哪里搁啊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